『需要搭把傘嗎?』

  那夜的雨,突然下得大了,不曉得是不是地上一道道彩虹為了奔放自由,毫無懼怕向前邁進所揮灑交織的淚水;也有人說,那不過是違背自然道德淪喪,導致老天爺嘆息悲憤而愴然涕下。

  我想不論答案是哪個,絲毫都不影響眼前正踏著水窪前進的男孩,除了手上的喜餅與袋子用外套遮掩避免淋濕外,全身無一處不是與這漆黑闇水融成一片,已經分不清究竟是他披著雨水還是本就是雨水中的一部份。

  看來沉浸其中的他,還是一如往常無法聽見我的問話,甚至對世界而言,雨落滴答不過是吵雜紛亂的聲響;但對男孩來說,現在卻是最寧靜無聲的時候,一個完全屬於自我不被打擾的片刻。

  我收起傘,跟著男孩踩過一個又一個水窪,此時飛濺的水花並不會有太大影響,畢竟淋了一身濕也不會有溼答答的感覺。

  「有沒有過那種一直放在心上的人...」,男孩嘴裡含糊著,「不論是喜歡或憎恨,未來的某天會在某些有所交集的場合重逢,縱使知道對方百分之兩百不會出現,仍抱著一丁點希望,所以沒有刻意也不曾主動詢問,只想著,大概是這輩子最有機會見面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和著雨水低聲呢喃,絲毫聽不清楚,「然而事實就是,根本不需要從任何人的嘴裡問出結果,就算是一句“不知道”根本不會讓人感到訝異。」

  可能不期不待就不會懷著情緒,畢竟堅強會在一次次的失落與心冷打擊下逐漸倒塌。

  如同相較於那些冰霜的互動跟無視的交集,此時此刻打在身上的雨水似乎還比較暖和些,笑著掃過每張記憶中那有所出入的面孔,驚覺昏暗與霓虹交織,彩繪在臉上的不只是光怪陸離更是一種陌生。

  一次次擁有長時間分離然後短暫相聚的杯觥籌影,有沒有過一絲疑惑地反覆問著,這些稱作是同學是朋友是兄弟是閨蜜是家人的關係,是否伴隨著不堪回首的往事浮現而變得疏遠,是否會因為現在的長大而漸漸忘了曾經不經意的傷害,只道自己在跌跌撞撞中學會虛偽的原諒,連真誠問候都成了一種奢求。

  因此在不符合期待下才會讓人產生負面情緒,同理,若不存在任何期待,又哪來失望,人與人之間一旦接觸,關係便會建立,剩下的便是深淺之別。

  是不是得學會放下割捨,至少失落感不會這麼重,如同無法沾黏在身上的水滴,順著肌膚滑落然後消逝,乾了便不著痕跡,只待哪天熟悉的感觸再次撩動寧靜湖面,任憑波光閃爍卻無法穿透。

  聽著走著然後默默撐起傘,遞過去,卻發現,遮不了雨水更遮掩不了男孩仰天迎面而落的遺憾與愧疚,深深地也重重地,刻劃描摹著一寸寸肌膚。

  「也許吧!也許從此不會再相見,也許不是不夠深知深惜,只是從未走進彼此的心,既然如此那就別硬擠了,卻仍要莫忘這一切。」

  在一片吵雜聲中,我對著沒有停下腳步的背影大喊,『或許不是放下也不是割捨更不是原諒,最重要的是,有過。』

  有過那微不足道的誓言,有過那簡單脆弱的友情,有過那天真愚蠢的愛情,有過那微小如塵的工作,有過那浮沉飄盪的人生,有過那匆匆消逝的青春,有過那與他人無異的前程,有過那悔恨不堪得過去。

  正因為有過,才會深刻了解能留在身邊的東西不多,才會不惜一切將手中僅有的牢牢握緊,甚至掐到拳頭泛白,任憑鮮血從指縫滴落也不自知,只是當鬆開的時候才發現,掌心早已空無一物。

 

20190518_190711.jpg

20190518_191918.jpg

20190518_192008.jpg

20190518_202115.jpg

20190518_202600.jpg

20190518_203341.jpg

20190518_204501.jpg

20190518_204638.jpg

20190518_205555.jpg

  

2019-05-19-22-48-19.jpg

  新娘究竟看見什麼驚人的一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