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一口氣看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並寫完感想後就有時間可以逛格子、看看書、打打球、玩電動或是寫小說。

  沒想到,上禮拜一陪塞ㄟ加班弄完隔天要audit的parts後,正準備要下班就被堅哥叫去老闆辦公室聊聊。

  其實他要跟我說什麼彼此都心知肚明,我大概也做好心理準備,本以為一個多月前談的那件事情過了這麼久已經沒有我的份,甚至不了了之。

  當一坐下,堅哥果不其然的說,『小慕,之前跟你談的那件事情啊,就是上面下達最新的命令,還是要派人過去,而且一去就是一年。』

  堅哥頓了頓,看看我的臉部有沒有什麼變化,但我看起來大概沒有什麼表情,『他繼續說,所以你過完清明就去中科報到可以嗎?』

  「這麼趕!?」我終於有點反應了。

  『對啊!所以對你比較不好意思,因為連假還要請你幫忙上班,如果這幾天需要請假或是幫助都可以來跟我說。』

  「幫忙上班是還好,可是怎麼會快到了才跟我說,本以為當初部經說好要把人檔下來假配合,現在又真的派人上去支援。」

  『我也不清楚,畢竟都是上面大頭決定的,然後才一層一層討論,最後把結果丟下來就要我這個小咖配合。』堅哥居然還比出小拇指表示自己身分卑微。

  哇靠,他居然這麼無恥的把自己說得這麼可憐,好像在公司超沒有身分地位,比一條流浪狗還不如,那我算什麼?狗蝨子嗎?還是狗大便?

  算了算了,我也懶得跟他計較這麼多,反正我只是個領時薪的打工小弟,不對,我很認真的算過,我的時薪根本就不如一個打工小弟,簡直比坑爹還要被坑爹。

  所以當天下班後,我很迅速地聯絡房東大哥並跟他解釋狀況,因為工作因素房間租到這個月底就要退租不住了,他很好心的跟我說沒問題,彼此還聊了一些未來方向跟生涯規劃。

  接下來這幾天都在忙著整理東西跟交接工作,其實這些Job,學長們跟勳勳都熟能生巧,主要是Vendor那邊連絡司機跟業務的對外窗口,要從我轉移給別人,所以都很容易解決。

  最困難的還是落腳地方,短時間內要立即找到,說實在我有點慌張不知道該重何下手,想當初租這裡的時候,也是住了一個多月的公司宿舍,看了幾篇租屋網站,花了兩天的夜晚,問了兩三間後才決定。

  可是現在的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一間一間慢慢看、慢慢挑、仔細比較,更無法台中、高雄兩頭跑,只好拜託還在台中當老師的慕妹幫忙找順便簽約,我想那個房仲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視訊簽約租房子。

  總之,本該越離高雄越近,現在卻越來越遙遠,從熟悉的地方到陌生的環境,彼此間,最短的距離,大概快要有200公里的差距,路途所花的時間,在快,也將近多了一倍,什麼都突然感覺好不真實。

  走去吃晚餐的路上,慕妹問我,“葛,你現在有什麼感覺?會興奮嗎?”

  我歪著頭簡單說,「大概就是淡定、慌張、不捨、分離、道別,然後就一切順其自然隨緣,不安也無所謂了!」

  嘴裡咬著有點偏甜的牛肉麵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腦子卻認真思考著,一開始得知消息的時候,心情沒有太大起伏,當我在跟家人討論的時候,漸漸起了漣漪,尤其是親親在電話那頭一直哭的時候,我只能強忍著鼻酸跟眼淚,假裝很鎮定安慰她,反正只有一年,最多一年完後就按照我原訂計畫跟台中的老闆談。

  上班交代業務,下班整理行李,找了個時間請幾位較好的夥伴吃了頓飯,那感覺不像道別更像離別,反倒有著可能不會再回來的念頭浮現。

  萬物皆有情,都希望活在有情的世界裡,但現實的環境下總要被迫壓抑跟偽裝,既使當下聽到學長說,﹝這裡以後會成為你的回憶。﹞【我會保留你的工具等你回來。】〈這樣以後就沒有五虎將了。〉等話語,我也只是微笑打嘴砲含糊帶過,但內心還是起了變化,縱使彼此間曾有過任何不快,就算這些話語半真半假,至少還是有那個心在,至少我相信是真誠的。

  最後,站在空蕩蕩的房門口,強烈的感覺是內心有部分被掏空,曾經像外來的細胞一樣一點一滴的侵占、擴散,熟悉,現在一瞬間被抽離,彷彿少了些什麼,拚命的想找回來,才發現,原來從不屬於自己。

  我很慶幸,活了20幾個年頭,算起來只有兩、三年的時間不在高雄生活,不像大學認識的朋友都要離鄉背井南下北上來到這個很熱的城市念書,那種滋味完全無法想像,就連新訓完被分發也是回來這熟悉的地方。

  雖說熟悉,每當朋友問我高雄有哪裡好玩的、好吃的、好逛的,我卻答不出來,因為太熟悉所以習以為常,而且我就是個庒腳小孩。

  有興趣的格友可以點連結逛逛,在此聲明,連結內容文章沒有做任何商業活動也沒有任何利益輸送。

  http://cat1204cat.pixnet.net/blog

  這是頭一次,長時間離開高雄生活在台南,即便如此只要放假或是哪天下班想到就直接開車回高雄,嚴格不算真正離開。

  沒想到,兩年又三個月,離開了第二個家,畢竟大學四年就有幾?位,永遠存留心房的女性過客跟許多好朋友都來自這個城市,所以認定是第二個家也不為過。

  然後,看著車窗外的景色,過了大學教授常常掛在嘴邊的濁水溪,『人就是要過濁水溪以上去見見世面,之後就可以衣錦還鄉。』

  套句學長回應的,(有沒有衣錦還鄉我是不知道,但或許能做到衣緊還鄉。)

  終於,我踏上這塊造訪過四次依舊陌生的城市,有別於《Eason Chen》的【好久不見】,我不是為了尋訪舊情故愛的足跡,而是懷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心情來到這裡。

  凝視遠方的燈火闌珊,努力眺望卻始終看不見家鄉,還不習慣四月天的夜晚還有些微涼,還不習慣一回家見不到隔壁的阿嬤跟吵鬧的樓友,還不習慣這麼遙遠的距離無法想回家就回家,還不習慣打從大學來到這裡就離不開的同學們有多喜愛的這個城市。

  嘿,晚安囉,老朋友,嘿,你好,新朋友。

  17796016_1234471743315248_1132048886005599224_n.jpg

  ---轉瞬就站在終點,揮別起點,憶起昨日的種種,忘不了最初的相信,只是在眷戀、在不捨,還是要不情願的走著,一邊分離一邊前進,最後繞了一圈回到原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