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五下班後參加課上的open house第一彈,打開房子??

  簡單來說,就是老闆請所有人吃buffet,聚會地點就是海安路的老闆家。

  在這裡,不用多說什麼,畢竟所有規劃早就在幾個月前已經安排妥當。

  當天居然連下午茶都取消沒有訂購,讓我們連一個不去的藉口都沒有,果真是居心叵測,啊不!是用心良苦。

  反正Leader連過問都沒過問就把人算在內,因此這些細節也不想太在乎,如果沒參加只是讓老闆難堪而已。

  所以接下來就直接用幾張圖帶過,來代表小職員的不滿跟無奈,反正根本不是重點,我也是吃飽就閃人,臨走前還順便外帶一份給樓友。

  

15134655_1110824969013260_7902672001079043662_n.jpg

15181291_1110824989013258_608306161922861645_n.jpg

  

  幸好老闆那天真的佛心來著,沒有不醉不歸的打算,如果按照每次聚餐的模式,如同先前PO過幾篇類似文章,我都不曉得該怎麼從海安路騎回南科。

  可能是在自己家裡辦聚餐,不想收拾一大堆空酒瓶,照顧喝掛點的下屬,還要清理一大堆的嘔吐物,畢竟現在還是有一些小朋友在場。

  在此還是要呼籲一下,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就連機車也不可以的。

  隔天起了大早,匆匆忙忙地趕回高雄準備搭高鐵上臺中。

  為什麼要上臺中?

  因為要替一對準新人上演THE HANGOVER,本來我是這麼期待著,不過根本不可能實現,畢竟我不可能讓準爸爸玩出人命來,不然我會被準媽媽殺死。

  抵達臺中出了高鐵站後,屁屁開車載著小依來接我,他們一路從高雄玩上臺中,還帶著狗兒子一塊。

  沒錯,真的是狗兒子,一隻比一般柯基還肥上一圈的柯基,如果不說是柯基,我還真以為是一頭迷你豬。

  坐在行駛的車子裡,久沒見面的閒聊寒暄,還有一些很基本的問候,例如,「最近工作如何啊?」「日子過得怎樣啊?」

  臥嘈!什麼時候話題變得這麼正常?

  轉個彎,在一條不知名的道路上,我莫名心悸不安。

  臺中一向是我最不熟悉的城市,不熟悉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照訪的數字只有三次,包含這一次。

  而是我絕大部分的高中同學都在這裡念大學,包括一個已經不存在彼此生命中的人。

  曾經幻想著,如果哪一天,我來到了有她的城市,走著她走過的每一條路,想像自己會是怎樣的孤獨。

  一張張迅速流失的畫面,如同閃過車窗風景的一幕幕,那是一種不屬於這樣情緒的氛圍。

  甩了甩腦袋,不想再掉進記憶的漩渦裡無法自拔,突然腦袋想到一件事情,直接開門見山地問。「三個月超過了吧?四、五?」

  二人異口同聲地答我,『五個月了。』

  『你怎麼會猜得這麼準?』『你是第一個猜到的!』

  他口中說的第一個,其實是兩個多月前賴的群組聊天。

  那天他們在臉書上的感情狀態改為結婚,大家紛紛留言灌爆祝福恭賀,沒多久,便號召群組的大家約時間聚餐告別單身。

  那時候我隨口說了一句,「聚餐當天我一定要把屁屁你灌醉。」

  屁屁回我,『我大概喝兩瓶就掛了。』

  「你掛了沒關係,小依會出來幫你擋酒。」

  『她現在已經不能喝了。』

  看到這裡,我立馬離開群駔的對話私訊他。

  「小依有了?」

  『現在還不能說啦,到時候再一起公布。』

  寫到這裡,其實各位格友一定看懂了。

  一個女孩子,在這個時間點不是變得不會喝,而是已經不能喝,這不是有身孕不然是什麼?

  而且在傳統習俗中,如果懷孕三個月內其實比較會選擇保密不公開,等穩定後或超過三個月後才會讓其他人知道。

  這麼明顯的一句話,我不相信群組沒有半個人看出來,但大家當時都被聚餐的話題吸引了,完全沒注意到。

  再來是時間多久的推算,從開始約聚餐到現在,至少有兩個月,依照時間來判斷,決不會小於三個月,也不會超過太多,所以不是四就是五。

  重點是小依這個準媽媽在臉書也有PO過類似小孩子相關的文章,怎麼有些人聽到她有身孕後很驚訝,聽到我的解釋更驚訝,感覺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一樣,臥嘈,誤會大了,其實我是送子鳥。

  閒聊瞎聊沒多久,好久不見的13減3終於到齊,雖然仍有一、兩個缺席,這倒是不意外,因為明白他們不能來的難處,所以能夠釋懷不會感嘆沒有下一次的遺憾。

  為了能夠把屁屁他家狗兒子帶進去,不用可憐兮兮地待在外面等我們吃飽,巫巫精挑細選了這間餐廳—懷特.朵兒 White.door 臺中市北區錦新街22號。

  https://www.facebook.com/HuaiTeDuoErWhitedoorYiShiLiaoLiYiZhongDian/

  http://rita11836.pixnet.net/blog/post/41388094-%E3%80%8A%E9%A3%9F%E8%A8%98%E3%80%8B%E5%8F%B0%E4%B8%AD%E8%A5%BF%E5%B1%AF%E5%8D%80%E2%80%A7%E6%87%B7%E7%89%B9%E6%9C%B5%E5%85%92%E7%BE%A9%E5%BC%8F%E6%96%99%E7%90%86(%E4%B8%AD

  http://jesse0218.pixnet.net/blog/post/31736119-%E6%87%B7%E7%89%B9%E6%9C%B5%E5%85%92

  http://salufear625.pixnet.net/blog/post/363986958-%E3%80%90%E9%A3%9F%E8%A8%98%E3%80%91%E5%8F%B0%E4%B8%AD%E5%8C%97%E5%8D%80%E2%94%82%E6%87%B7%E7%89%B9%E6%9C%B5%E5%85%92-white-door%E7%BE%A9%E5%BC%8F%E6%96%99

  有興趣的格友可以點連結進去參考看看,在此聲明,連結內容文章沒有做任何商業活動也沒有任何利益輸送。

  

15219532_1110825139013243_1078377440909929194_n.jpg

15094857_1110825115679912_5847692364936986233_n.jpg

15085718_1110825089013248_12002104072194230_n.jpg

15085540_1110825062346584_3684702737509118917_n.jpg

  

  看著送上來的主餐,真的有種已經老了的感覺。

  以前大家聚餐,不是找吃到飽的,就是要便宜又大碗,現在,隨便來碗湯,幾個麵包就已經吃不太下了。

  明明都才20幾歲,話題總是圍繞著職場遇到的任何狀況就是出社會面臨的問題,偶爾參雜拉不回來的軍旅生涯,再來就是被逼相親找另一伴跟或是結婚生幾個小孩的打算。

  然後都會深深地吁了口氣,淡淡然地用一句話最為結尾,「嘆,好像真的老囉。」

  往後還有五十年可以讓人傷感,我們並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裝模作樣,而是一種真的體會到長大後再也回不去過往的滋味。

  雖然不是一夜間被迫長大的揠苗,而是慢慢地隨著時間歲月逐漸磨練成長,走過每個必經的階段,但這樣的歷程到現在還是接受不了。

  適應不了也學不會勾心鬥角的職場生活,不會去暗箭傷人卻老是躺著也中槍,彼此間沒有利益關係的對等,更甚之是被人利用的一顆可有可無的棋子。

  但是悲悲苦苦不適合我們,嘻嘻哈哈也不是我們的風格,最簡單不過就平凡二字,很卑微也很難實現,每個人都是重感情很多情,雖然不是活在有情的世界裡,可是感同身受的人也不少。

  

15178294_1110825002346590_6132770197517468653_n.jpg

15135798_1110825015679922_5065287256656187411_n.jpg

15135844_1110825035679920_8883548453090166263_n.jpg

  

  至少走在一中街的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煩惱,有的只是為下一次聚會時間地點傷腦筋。

  再次相聚的時間,大概就是小依生完小孩坐完月子的前後,可是她堅持一定要在小孩出生前再聚一次,不然會無聊到發瘋。

  無憂的笑著,輕鬆的走著,彷彿又回到以前的光景,那種打嘴砲吵鬧講八卦歡樂的樣子,真的讓人懷念。

  這一分一秒彷彿想問,時間停了嗎?

  沒有,時間還是不停地走著,但是大家都回來了,回到熟悉的那塊記憶,最讓想人珍藏的時刻。

  在那一瞬我也看到了,那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容迎向我而來,慢慢的,周圍一切彷彿變慢,我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不清任何事物。

  原來現實生活居然會比小說更加狗血,這麼八點檔的劇情硬生生地上演,我無奈的苦笑也慶幸自己的好運。

  不過就只是睜眼愣愣地看著,然後,一步,我撇過頭去;然後,一步,她笑著和身旁的人聊著;在然後,再一步,就這樣擦身而過。

  我沒有叫住她,她也沒有看到我,時間依舊沒有停住,所以我們回不到最初的那一天,沒有遺憾也沒有然後。

  多少時間可以原諒一個人?多少告別才學會愛一個人,多少等待能夠忘記一個人?

  不曉得,因為選擇放手所以不再有更多的傷感,就當作是一個好久不見的人,遇到一個不會再見面的人。

  幸不幸福我不知道,開不開心我不再過問,至少現在被親親陪伴的我是幸福的,是開心的,那就夠了。

  坐在回程高鐵上,我感到些許疲倦,很久沒有這麼短時間內往來距離這麼長的縣市,尤其又沒有什麼熬夜的習慣,生理時鐘到點就想睡了。

  『什麼都會過去的,所以不要再糾結。』這是聽完我跟慈慈吵架緣由後,阿馨對我說的話。

  看著比漆黑還更漆黑的窗外世界,是啊!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笑著送她離開後,我腦子一直不停再回想的話語。

  反正就是一些芝麻綠豆小微不足道的事情,朋友不就是這樣嗎,吵完就沒事,沒必要鬧到老死不相往來。

  什麼愛恨情仇,什麼瘋狂感傷,看不透也沒關係,真正在乎那個人,不管是生氣或難過,不管是幻覺或是真實,終究還是要,走出回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