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起當兵的時候,新訓完還頂著菜兵頭銜就搭著火車下到單位本部報到,過沒幾天,又從本部調到進駐友軍營區的獨立小單位。

  身為最菜二等兵的我,畏畏縮縮地走在人家營區裡面,任何一個學長都能叫我立馬趴下、臥倒、匍匐前進,所以我很認份也很乖巧地逢人都會敬禮問好,這也是習慣,所以不覺得彆扭。

  不到幾個月,友軍營區來了幾批剛受完訓的軍官、士官,每個看起來給人的感覺如同當初渾身上下都充滿菜味的我,不過我完全沒有學長學弟制的觀念,或是擺老的架子。

  而且我對他們來說是友軍,不是直屬部下也沒有隸屬的關係,任何層面來說八竿子打不著。

  所以,當一個懵懂無知的士官對我敬禮問好的時候,除了點頭、微笑、揮手回應之外,其實有點心虛,所以低頭快速通過。

  我想他可能不曉得我只是個菜二兵,不過是多他幾個月入伍,早他幾個月來到這裡而已,論官職他還比我大。

  接著,當一個懵懂無知的校尉對我敬禮問好的時候,除了點頭、微笑、揮手回應之外,其實有點暗爽,但還是低頭快速經過。

  我想他可能不曉得我只是個菜二兵,不過是多他幾個月入伍,早他幾個月來到這裡而已,論官職他還比我大。

  然後,當一群懵懂無知的軍官、士官對我敬禮問好的時候,除了點頭、微笑、揮手回應之外,居然臉不紅氣不喘,還若無其事地緩慢走過。

  完全沒想過,這半年多一點點的時間,只是從二兵升到一兵而已,竟然能把這樣的行為當作理所當然,真是太厚顏無恥了。

  但我依然沒有學長學弟制的觀念,以及擺老裝老的心態跟那副機巴的架子。

  當初直屬學弟報到時,我不喜歡他們在我名字後面加上學長二字,也不喜歡他們叫我慕哥或歐巴之類的。

  我會要他們直接叫我的名字,不是年紀相近或是同年齡,雖然他們本來就是高中一畢業,沒讀大學就直接簽志願役士兵的小朋友。

  認真說起來,年紀差距上的確是底迪沒錯,可是我就不喜歡別人那樣稱呼我,除非是我真的很認真或是嚴肅的時候,但絕非生氣狀態。

  所以任何人叫我的名字或是隨便給我取綽號我都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對我的名字加上一個哥字,我就奇蒙子有點不爽。

  

  會提到起這段往事,其實跟今天的內容完全沒有太大關連。

  事情是這樣的,上禮拜在外婆家吃飯的時候有討論到,我二姨的孫子也就是我表哥的小孩,到底要怎麼稱呼我跟我妹妹?

  螢幕前的你(妳)有過這種困擾嗎?有時候不是很常見到的或是血緣有點遙遠的親戚,到底該怎麼稱呼才不會叫錯。

  讓我們一起想想看,可以把你(妳)的答案留言,並參與討論,只是答對了沒有獎品,答錯了也不會處罰。

  於此同時,直接公布答案,答案是,我表哥的小孩,要叫我做叔叔,叫我妹妹是姑姑。

  不過我葛格的想法好像是同姓氏的才能稱叔叔跟姑姑,因為他覺得他的小孩要叫我麻是姨婆,想當然我麻的女兒,就要叫阿姨。

  其實這是錯的。

  就自己而言,把拔的親、表兄弟姊妹,一論都要稱呼叔叔跟姑姑。

  就自己而言,馬麻的親、表兄弟姊妹,一論都要稱呼舅舅跟阿姨。

  不知道這個說法是不是正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被教導的,不論是阿公、阿嬤、外公、外婆、把拔,他們都是這樣回答我的。

  人說一表三千里、一堂五百年,身處在這種家族姓氏,很多時候疏遠也無血緣,但就是多了一層關係。

  口頭上的尊稱不過是形式,這些稱呼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尊重跟禮貌。

  如同。

  有些年紀老到可以當我阿公的,我要叫他伯父。

  有些年紀大到可以當我把拔的,我要叫他哥哥。

  有些年紀同齡或是大到可以當我哥的,卻要叫我叔叔或舅舅。

  剩下來年紀不管多小的,都要叫我叔公或是舅公。

  老實講,聽到的時候,除了有點爽以外感覺還挺酷的,因為我才20幾歲而已。

  

  然後。

  接下來就是今天內容的重點。

  剛進公司的我,對每位學長都會在名字後面加上稱呼,但事實上,我的年齡也比他們小很多,有些跟我相差了快二、三十歲,所以這樣稱呼他們實在不為過。

  可是我不喜歡的是,有些人好像是刻意針對,表裡好像很尊重,實際上卻很不屑略帶嘲諷、挖苦、訕笑。

  他們是不是都不曉得,未經修飾的口氣跟用語,其實連旁人都聽得很清楚,分辨出明顯的差異。

  打個比方。

  有事情拜託的時候就用著掐媚、獻媚、奉承的嘴臉和語氣說,「慕哥,可不可以幫我,拜託一下囉...之類的。」

  沒事情或是出包出錯的時候,就變回那副頤指氣使的模樣說,「阿慕,你又包了,又要幫你擦屁股...之類的。」

  很不習慣,到現在對這樣的假面具還是很不習慣。

  就算抒發過類似的文章,還是被這樣負面的情緒佔據。

  我寧可整天面對冰冷的機台,跟做不完的工作,也不要應付情緒起伏不定、完全按照自己心情喜好的人。

  明明在軍中,跟中校主任、少校副主任、少校政戰主任、上尉連長、士官督導長、憲兵士官長、區管上士,對礁過不只一次,也被釘過好幾次。

  挺過後回頭想來還真是不值得,為什麼當初互礁的時候沒有礁到底,縱然不是我該負的責任,我也不應該被抹黑背鍋。

  唯獨這次,就這一次,完完全全沒有任何想反駁的動力跟想法,有的只是,大不了,就換個工作而已,沒有什麼需要低聲下氣,委曲求全。

  當聽到同事、vendor或司機叫我哥的,當下真的滿反彈的,至少我聽得出那不是單純的稱呼。

  請問我有比你老嗎?資歷應該也比你淺!這句哥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然,有個老學長對我說,稱呼只是一種稱呼,這種小事不用太在意。

  但是我喜歡我拔、麻替我取的名字,所以我很尊重這也是一條底線。

  如果連自己都不尊重自己,連自己都失了那條底線,那別人還會尊重你嘛?只會覺得你是個沒原則的人!

  那我跟那些整天只會勾心鬥角、爭權奪利、暗箭傷人、假傳聖旨、自私自利的老米蟲有什麼倆樣。

  縱使不會跟前過一不去,但對這樣的行為仍是不敢恭維。

  

14390812_1053568991405525_3009126616378177811_n.jpg

14354941_1053568964738861_8918537959401309440_n.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