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將進酒的: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

  或是下終南山過斛斯人宿置酒: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還是月下獨酌裡的: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飲酒作樂不論何時何地,都和生活密不可分,尤其在進入職場後更加明顯。

  雖然沒有很頻繁,但下班後小酌的模式逐漸變成現代人的一種慣性,如同電視劇會上演的情節一般。

  像我租的地方附近的小吃部,偶而會看到不少外派的日籍廠商,下班後大家聚在一起吃飯喝酒。

  這些情形到是滿常見的,有時候參加課上聚餐,桌上少不了的東西就是酒。

  而且被猛灌醉倒的永遠都是那幾個,會狂喝不停的都是那幾位,不斷勸人家喝酒的基本上不是老闆就是leader,然後照顧醉倒在地的人就變成我的工作。

  雖然我不好酒也不貪杯,加上我討厭啤酒的味道,不管什麼牌子口味的我都不喜歡,因為真的很難喝,與之相比,我比較喜歡喝的啤酒以外的酒。

  再說身體是自己的,別人隨意你乾杯,最後死的也不會是別人而是自己,所以我對【男人絕對不會拒絕別人敬過來的酒】這句話鄙視到一個沒邊。

  跟課上聚餐次數不多,一開始我覺得在別人面前醉倒很丟臉,而且聽那些去過的學長說,每次不是被灌到醉死就是吐死,所以能推託就盡量推拖。

  尤其第一次參加公司尾牙的時候,我發覺所有人都像瘋子一樣,酒喝的一蹋糊塗就算了,連吐也要吐得水洩不通。

  當下有種自己的菊花如果被灌醉,醒來就會發現自己晚節不保的情況,隱約感覺蛋蛋的疼痛在跨下揮之不去。

  12002162_830823363680090_8135190466392361651_n.jpg

  記得有一次凱哥生日他和課上的學長吃飯,剛好那天我心情也是幹到極點,所以二話不說就跑去跟他們廝殺。

  最後被灌倒的果然是壽星,也是那次之後被文哥發現,其實我不是不會喝,只是不喜歡。

  接下來,三不五時想到就要找我一決生死,可是每次都被我裝傻帶過,原以為可以這樣被無視忽略,結果還是到了不得不面對的時候。

  12191066_848355701926856_7727357238680481065_n.jpg

  去年的萬聖節,John哥辦趴,準備滿滿一大桌的食物,又是烤肉又是火鍋,當然還有一大堆冰啤酒。

  既然人家都特地準備我也到場幫忙料理食材,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開溜說嘴,索性就陪他們喝個痛快、喝個盡興,喝到不醉不歸,至死方休。

  結果最先喝掛的人毫無疑問就是文哥,然後照顧他的依舊是那個一手拿啤酒,一手拿面紙給他的我。

  在此還是要聲明,不是我酒量好很會喝,而是他傻傻的,沒吃東西就先喝一手,空腹狂喝能不吐嗎?

  最後我和澤哥默默將剩下的啤酒喝完,為燦爛的夜晚,歡樂的氣氛,寫下一段完美的Ending

  說真的,我身邊有滿多朋友幾乎滴酒不沾,認識我的人也認為我酒量不好,隨便兩三下就醉倒在地猛流口水。

  但不論是現實世界或虛幻故事,酒精總能帶來一種利弊相對的效果。

  有些人很討厭喝酒,因為怎樣也喝不醉,只能眼睜睜的繼續清醒下去,停止不了。

  有些人很喜歡喝酒,因為一喝就能躲到夢裡的世界逃避,但終究仍要醒過來面對。

  初時微醺,而後酩酊,有時候想差一點念頭,行為一個踏錯,事情就會走偏很多。

  而醉生夢死,就是讓自己醉在生中,然後騙自己死在夢中,如同風消逝、花凋謝、雪融盡、月缺圓,人生都是藏在酒前的謊言,吐出酒後的真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