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多少都知道,其實我是個很難搞的人。

  「媽的,你終於良心發現了。」小真很有義氣的捶了我一拳

  「幹,認識你這麼多年,總算說句人話。」翔ㄟ非常不客氣的補了我一腳。

  「操基八,我們為你吃了多少苦。」連阿昊也來湊熱鬧。

  然後我把他們三個全部轟出房間。

  有時候,自己像是憂鬱的重度患者一樣,時常沒憂愁裝憂愁,也被抱怨三不五時就搞失蹤如同人間蒸發。

  有時候,又有超嚴重的過動症頭,有一大堆奇怪的想法就算了,還做出一些不解釋的行為。

  就拿慶生來說,不外乎就是刮鬍泡、砸派、有池子就丟池子,沒池子就找根電線杆綁人這些例行公事。

  之前有幾篇廢文提過,一個每年生日被都我玩的夥伴,從大一認識開始到大三,沒有一次放過他,而且一次比一次誇張。

  大一被綁起來丟學校的二一池、大二被我拿完整的蛋糕砸在臉上、大三當著課輔所有的社員跟老師面前毫不留情跟他喇記。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不解,不知當時哪來的勇氣跟他接吻還伸舌頭。

  537557_482507315099835_1725721011_n.jpg

  大三那年又SM我家社長,除了讓他體驗人體蛋糕之外(先澄清那個人體不是我),還扒光他的衣物把他綑綁起來給另一個人享用。(是吃蛋糕,不是OOXX)

  雖然當下很好玩,可是我覺得我一定是瘋了,才會玩起這麼噁心變態的梗,還玩得這麼起勁。

  SAM_3230.JPG

  大四那年算是最平穩的一年,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未來做規劃跟安排。

  考研究所的人整天努力K書,要去澳洲打工的人做行前準備,畢業後就要入伍的人開始過上紙醉金迷的生活。

  而我屬於前者加後者,今天去某間大學考碩班,後天人就在墾丁陪妹子。

  結果考上研究所卻還是決定先服役,反正我自認不是讀書的料,而且欠國家的早晚都要還,不如趁年輕力壯的時候進去比較不會被操死。

  進入軍中的那段日子,凡是遇到隊上弟兄生日,輔導長就會發一封祝福的MAIL給他,同時待在中隊的人也會為他慶生。

  這是一個溫馨又怠惰的好方法,所以我刻意在生日那天選擇排休放假,因為我實在是不想接受這種白癡又沒意義的行為。

  退伍進入職場後就更不用說,別說祝福,誰會在乎今天是某某某的生日,整個課上都是男的,而且每個人對我來說年齡都有相當大的斷層。

  最年輕的還大我兩、三歲,最老的大概差了將近二十幾歲,而且有家庭或是當老爸的占了絕大部分。  

  誰曉得我惡整他們的時候會不會發飆,活動能不能夠玩得起來,現場氣氛會不會變得很尷尬。

  所以我還是乖一點,保持低調,轉移目標。

  那麼今年該玩誰呢,於是我把腦筋動到另一位死黨兼兄弟的頭上。

  我這哥們是個喜好二次元的小宅宅,對動漫方面也頗有研究,他本人又不排斥COS PLAY

  在某次聚會的聊天中,他無異間透露出他想穿穿女僕裝,所以為了達成他的心願,今年特地為他精心準備了一套女僕裝給他換上。

  12928154_938154146280344_4404710976163263238_n.jpg

  12961691_938154122947013_6534224045635771018_n.jpg

  整段換裝過程全被我拍攝下來,但礙於尺度關係與考慮觀眾的感受,在此就不上傳影片供大家欣賞。

  結果欲求不滿的他並沒有區區的一件女僕裝就止步,有著極大野心的他希望我們來年送他巫女裝。

  但是我們決定直接進階,讓他挑戰泳裝推上高峰。

  nhlZ1eC.jpg

  只是能不能看又是重點,畢竟看過他穿女僕裝,我有一種被輪姦的噁心感,感覺視覺被強暴了。

  如果要玩得這麼大,我的心臟也要夠大顆。

  最後為昨日又不知不覺增長一歲的兩位正妹夥伴獻上最深的祝福,畢竟每過一次生日就表示,我們又離過去更遙遠與此也邁向未來更近一步。

  不再是兒童的我們懷念著那段荒唐的歲月,人生是平凡或偉大,就算想起來是遺憾,至少都是值得的。

  12919653_938154399613652_5090671041669808502_n.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