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從小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雖然從高中開始彼此就不在同城市生活,但我們時常聯絡。』

  『沒想到大學也和她讀同一所。』

  『那天,不論比賽結果如何,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在結束後向她告白。』

  『可是當我投進逆轉的一球後,看到的卻是她拿著毛巾替隊長擦汗的畫面。』

  『瞬間我跟洩了氣的皮球沒兩樣,什麼機會的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笑的是,身旁每個人無不歡呼尖叫,不斷圍繞擁抱並拍打我,可是我的胸口卻有股比輸球還要難受的滋味不斷擴散。』

  『那時候我真心希望輸球的是我們,至少還有理由可以逃避,告訴自己這股酸楚的感覺其實是輸球的自責和不甘心,因為我沒有投進致勝的一球。』

  吹著涼爽的晚風,看他把糾結於心的滋味緩緩吐出,又將濃濃的苦澀與酸楚吸回肺部。

  『助教放任學生在樓頂抽菸這樣算違反校規吧!』他苦笑著。

  看著遠方閃爍的霓虹和現在的寧靜相比,原來現實本身就充斥矛盾,我不疾不徐的點起一根菸。

  「這樣我們就是共犯了。」慢慢吐掉白煙的我笑著說。

  他也笑著回應,『那你呢?助教。』

  「我?」

  『你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是沒有還不想交。』

  「不想。」

  『為什麼?』

  「因為我愛工作勝過一切。」

  『屁啦,最好是。』

  「真的!」

  『是愛工作還是愛的人還沒出現。』

  「我想愛的人永遠不會出現。」

  『是不會出現還是你不敢愛。』

  「不敢愛也愛不了。」

  『你都沒開口,怎麼知道對方愛不愛你。』

  「你不也一樣,沒跟她告白。」

  『我告白過好幾次了,但她只是要我想清楚。』

  「為什麼?」

  『她說她很喜歡我,就像她的家人一樣,但那不是愛情,不管多親密始終隔著一道牆。』

  「藉口,喜歡就是喜歡,有什麼好區分的,那都是安慰對方的手段。」

  『起初我也是這樣想的,既然彼此都很熟悉也互相喜歡,為什麼不能當情侶。』

  『可是這麼多年來她給我的答案始終如一。』

  『後來她告訴我,如果我們因為喜歡而在一起,勢必會因為相愛而分開。』

  『有時候,想差一些事情,就會走偏很多,所以要在特別珍惜的時候選擇放棄。』

  『與其之後因厭惡而分離,倒不如把最好的回憶留給對方,就算以後思念起來有遺憾跟惆悵,但還能是懷念。』

  『畢竟沒有人會真的去憎恨自己曾經非常喜歡過的人,如果是打從心底討厭,那應該只想徹底忘記那個人所有的一切。』

  『而我不想忘記你,所以只能夠用另一種方式擁有你。』

  

  -你愛她、她愛他、他愛她、她愛你,我們永遠都學不會愛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