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句話說得好:

  「中國人怕鬼,鬼也怕中國人。」

  尤其現在正值農曆七月,我想在這個令人不敢鐵齒又不能造次的月份。

  就算看起來兇神惡煞,私底下卻很賣萌的流氓,或者看起來陽光帥氣,每天卻只想著怎麼打手槍的潮男也好。

  我想只要秉持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又不能整天疑神疑鬼似的中猴一般,只是需要多注意自身安全還有言行舉止。

  這樣就不會有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也避免碰觸到禁忌惹得一身麻煩。

  

  相傳在釋道兩教還未發展前,並沒有所謂鬼月這部分,可是在易經中就已經提到十二月份的劃分。

  一到六月是謂陽氣,七到十二月則是陰氣;七月剛好是陽氣轉陰氣,也是陰氣初發稱為鬼月。

  從巫術史來看,那些阿飄一年到頭十二月都存在,只是這些月份容易與人發出的頻率(另一說是磁場)相通,所以常常感應到一些所謂的靈異現象。

  老實講,有些人天生就是那種特殊體質,一年到頭無時無刻都感應著,差別在於感受程度上的強弱而已。

  

  民間提到鬼月由來往往較偏向兩種說法,一和洪武大帝有關;二與目連尊者救母的故事。

  亞洲大學台灣民俗文物館考據歷史文物發現,其實七月多為祭祖、孝義之月,直到明太祖朱元璋後才出現七月為鬼月之說。

  依照學者推測指出,當時篤信風水地理的明太祖刻意散播不祥之月一說,將七月視作諸事不宜的鬼月,其目的是為了共享天時、吉日。

  否則怎麼會流傳著一句堪輿口訣:「古來天子七月葬。」

  這意外之舉倒是保存了華人世界特有的文化。

  

  其二是從小熟讀的故事,目連尊者為救其母親脫離餓鬼道,聽從於世尊佛陀之意,於每年七月十五備齊百味五果和十方僧眾共同祭祀。

  於是目連尊者與十方僧眾舉行法會,誦念經文、布施食物,終於解救母親的靈魂。

  從此以後,佛教徒們都會在這天舉行功德法會,為孤魂野鬼超渡亡魂,這便是鬼月普渡祭拜「好兄弟」的由來。

  

  而且在釋道、基督教、回教,或是歷史經文典籍內中,其實並沒有明確有關於鬼月的記載或是完整的文獻。

  可追溯『淮安府志』記載:『中元,祭祖。』;又『夢梁錄』記載:『杭州七月十五日,其中又值地官赦罪之辰,諸官觀設普度醮。』;又『士喪禮』記載:『疾病禱於厲,故於街頭巷尾,供祭菜碗,焚燒銀紙,以求平安』;又『鳳山縣志』記載:『漢時民間皆秋祠厲』;又『諸羅縣志』記載:『俗諺,荒郊多鬼,故清明、『中元』,延僧道誦經設醮之事曰多』以上可見『鬼節』祭祀由來已久。

  雖說是以訛傳訛,不過台灣中元節祭典是隨著早期大陸移民傳來,也由於台灣的歷史特殊,在移民的過程裏,死於海難、兵災、番害、瘟疫的,不可勝數。

  而一般民眾又害怕無人祭祀的幽魂餓鬼會為害人命,因此對於普度就格外重視,才會在今日每到農曆7月都有大規模的祭祀活動。

  

  在這裡小慕跟大家分享幾個最近發生的案例,如果螢幕前的妳(你)有在家中發生類似情形時,不妨可以聽聽我的經歷,在試試我的方法,看看會有何結果。

  鬼月的禁忌當中有不要靠在牆壁、不要直呼“鬼”這個字眼、盡量不要熬夜晚睡,如果聽到聲音或是有人在叫自己本名時不要隨便回應......等諸如此類。

  好死不死就在七月初二,阿飄門開後的第二天的子時,我躲在被窩裡講電話,不知不覺長針與短針都走到相同位子了我還不知覺。

  奇妙的事情就由這通電話的內容開始,當然沒有出現阿飄情節那種,電話開始出現沙沙沙的干擾,突如其來聽不到對方聲音,話筒傳來好像便祕幾十天非常痛苦的我好恨之類、或是笑得很沒氣質的高八度音。

  

  在我閉上眼睛沒多久,突然發現我的頭頂有一股清涼感逐漸傳來,當時我不以為意,因為我知道那是牆壁傳來的溫度。

  在我感受到涼意沒多久,突然聽到我的書桌傳來劈哩啪啦的悅耳聲,當然我也不在意,因為我知道那是用手指甲刮桌面造成的。

  在我聽到聲音沒多久,突然發現有人在叫我的名字,當時我怎麼會注意就隨便應答,因為我知道那聲音是從已經關機的手機傳來的。

  在我應答完沒多久,突然感覺到臉部上方傳來為微微徐風,當時我也沒想太多,因為我知道那是人在上吊後身體失去重量結果不斷旋轉擺動,就像家裡的百葉扇。

  在我開始想熟睡沒多久,突然有股黏稠感在臉上,當時雖然不舒服倒也沒有關係,因為我知道那是自殺後不小心將自己舌頭吐出來,經年累月才伸得這麼長。

  在我被顏射一段沒多久,突然腹部以下傳來繃緊的感覺,當時我還是閉著眼睛不為所動,因為我知道這是人體的自然反應。

  在我有尿意沒多久,突然腦袋想起一個方法,當時我假裝根本沒有這回事,因為才能騙到那位一直在妨礙我睡眠的阿飄。

  祂可能是新來的,不知道我這個人沒有嚴重的起床氣,只有嚇死人不償命的睡覺氣,還是以前那幾位阿飄比較了解我,但也是被我嚇到之後才收斂。

  

  於是我將頭盡量的往後仰,雖然是躺在柔軟的床鋪上,然後用盡全力的向前一頂,同時半個身子向上抬起。

  「伸縮自如的,頭錘!!!」

  敲中阿飄的頭之後,然後再穿過祂半透明的身體,經過其肛門出來,最後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來。

  過程中絕對不能夠張開眼睛,除非你(妳)想要三個月都不吃肉,不然會看見深淺不一還腐爛的人體器官內臟。

  光是聞到那股餿水加上腐肉的味道就足以讓我吐整整一個禮拜了,何況是參觀整滿蛆蟲的身體,木乃伊都沒這麼嚇人。

  因為我曾受過暗部嚴格的訓練既使在閉著眼睛也能夠清楚的辨別方位,所以這一招建議未達學齡前的孩子不要輕易嘗試。

  

  我想剛剛那一擊應該已經讓他嘗到教訓,行為會收斂一點,我也不需要用到霸氣。

  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的褲襠前居然傳來強大的寒意,害我整個人都抖起來打了一個大寒顫。

  原來這阿飄居然用不知名的部位(因為我閉上眼睛)在挑釁我的大象鞭,正所謂士可殺不可辱,就算祂弄得在舒服我也不能輕易繳械。

  可是最讓我感到害怕的並不是人家說,對阿飄洩陽氣會精盡人亡,而是當舒暢完才發現原來阿飄是男的。

  

  這時候我毅然決然睜開雙眼打算利用禁術給祂致命一擊,只是看出去的世界卻是由鮮紅色堆砌而成。

  「菊花筒,輪迴眼!!!」

  殺負平生意三千,勝負只一瞬;眼挑歲月轉流年,一瞬勝負定。

  「這哪招!!!」

  只見我在笑,哪聞阿飄哭。

  秒針緩慢的走過下一秒的時間都未到,便收得乾乾淨淨,一點痕跡都不著。

  而世界依然轉動,彷彿剛剛所發生的讓人忽略,忽略到一點動靜都沒有,人們還安穩得沉靜在夢鄉中。

  

  雖然說鬼月的禁忌很多,但其實古時聖賢都倡孔子名言:「子不語怪力亂神」,「敬鬼神而遠之」。

  司馬中原爺爺說過,中國人對於這種月份的各種禁忌,加起來就像是捆粽子一樣。

  一個人一出生就被綑,一道一道的捆著,就變成了綑蹄,根本動都不能動

  可是看人生的態度來決定,被綑的程度。

  有一種人譬如說樂天知命的,就是萬不得一的,那些近乎聖賢的人,根本就無所謂陰陽。

  另外一種就是平俗順命的,好像我們這些人,都會跟別人借據點什麼,不會去挑戰這些禁忌。

  其實在這些時候,就像呼應我前面所寫的一樣,是用什麼心來面對幽冥世界的人。

  而與此同時也能感受到,這種露白霜青天高雲淡的時節;心如鏡、明如水的一個季節,同時也是增長智慧好讀書的時分,但是別做甯采臣就是了。

  


  403911_303633906399041_270031874_n
  

  2012/7/15蚵子寮觀海府五府千歲進香大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