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六百多個日子,終於在今天告一段落。

  沒有任何留戀也沒有任何感覺,或許是因為有太多傷痕存在在這裡。

  打開畫面的瞬間,狀態提醒仍然來自程式邀請,或是遊戲需求的幫助。

  沒有停過鍵盤,沒有停下滑鼠,只是一則又一則的刪除,一篇又一篇的回覆,一封又一封的寫下。

  「會回來嗎!?」

  在確信停用的瞬間,系統告知這項訊息,還有離開的理由。

  不知道也沒個譜,就純粹選擇了不會回來,不想告知,不給理由。

  就這樣,六百多個日子,毅然決然的將它結束。

  「隨時回來都可以啟用,只是對方看不見你的相簿跟資訊。」

  讓人啼笑皆非的設定,感覺離不離開都沒有差別,又或者幾年後回來看現在的自己像個笨蛋。

  如同赤裸裸的呈現在所有人眼前,只好迫使化起妝,硬是戴上面具,然後躲在自己築起的城垛中,深怕與世隔絕又沒勇氣探頭。

  沒有黯然的放手,沒有獨自回到孤單角落,沒有留下任何遺憾,終究剩下的還是看透與心碎。

  可能又必須等到之後再來後悔,那就在後悔一次又何妨,反正人生早就已經糟糕的一團亂。

  就這樣,六百多個日子,已經記不住那段心力交瘁的歲月。

  關上就是關上了,也不用太在乎什麼,放開都已經放開了,只是還愛著卻不能繼續喜歡。

  自私的心態總想著要有人呵護,被喜歡的感覺,受到任何人注視還有存在的重要性。

  總是殘忍說著,分手卻不想失去這個朋友,還是要繼續當朋友。

  甜蜜又悲慘的藉口,說的人自私,卻沒有顧慮到被提分手人的心情,因為心態根本就還沒準備說再見。

  如同一根扎進心肉的針,被緩慢的拔開,臨死前受盡折磨,最後不只是眼淚流盡連血水都乾了。

  果然現世報來的快,當初怎麼對其他人,今天換成其他人怎麼對待,原來上天造人只為了看這樣戲碼,百看不厭又免不了通俗。

  就這樣,六百多個日子,沒辦法後悔的過去,也沒未來的目標,卻還要漫無目的走下去。

  瘋過、哭過、鬧過、吵過、打過,前仆後繼的人也累倒了,終究還是只能接受事實而開始沉默。

  理性的,裝作若無其事繼續過生活;感性的,拾起一塊塊散落各地的拼圖。

  家人是什麼?朋友是什麼?愛情是什麼?生活是什麼?人活在這世上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個人如果失去生存的動力和目的,那是一件很悲慘的事情。

  但如果失去生存的動力和目的,仍要繼續活著走下去,卻不曉得為什麼,那將是天底下最悲慘的事情。

  頓時傾斜的重心來自家庭,來自朋友,來自課業,來自生活,來自愛情,哪一角崩塌,都讓生命不完整。

  就這樣,六百多個日子,段落故事說完,詩詞曲賦完畢。

  少了聯繫談天的方式,歲月還是過得下去,沒有它的從前不都走過來。

  要用了才知道好不好用,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不會迷上它,因為碰觸的東西有太多傷痕。

  讓人忘記最快的方法,就是這輩子不再有任何交集;不要再失去朋友的方法,就是不要將關係複雜。

  畢竟果報集於三身源頭來自煩惱,六界因緣都在輪迴中了無痕跡,善惡色相到頭來只是空。

  因果輪迴、報應不爽,相欠只求這世還清,下輩子或是身處無間地獄都不要碰見。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