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科技大樓門口,夜晚的山嵐迎面而來。

  雖冷,卻沒酷寒的凍意,倒像是吹散酷暑最後的涼爽。

  昂頭望向了無星痕的天空,腦子卻沒因此平穩,反而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

  揮毫手中的紅色簽字筆,內心沒有掌握生殺大權的痛快,只剩趕工下班的心態。

  七上八下,不停在心裡頭縈繞,越是振作越是焦慮,動筆的速度也相對減慢,錯誤也頻頻發生。

  只是在怎麼無力感,仍要將工作完成,還是必須笑臉迎人,裝做一副沒事的樣子。

  至少發頓脾氣,能讓精神注入活力,但對象是院長級數,看來學分岌岌可危。

  

  沒有半點掙扎也沒有一絲吵鬧,只是做著該做跟想做的事情。

  靜靜的將事情處理完畢,想好頭緒娓娓道來,親吻直到最後一刻。

  立即轉身沒有回頭,默默的加快腳步,不理會背後的複雜心情。

  坐進車子裡面,急速膨脹的壓力瞬間爆開,痛苦的後勁一直衝擊身心。

  接著,沒有下雨的天,從擋風玻璃看出去的世界,竟然是模糊又扭曲。

  然後,音樂大到讓我聽不見車子的喇叭聲,也聽不見自己的哭聲。

  因為,真的累壞了。

  

  坐在柔軟的床鋪,懷中摟著抱枕,嘴裡咀嚼著魷魚條,卻索然無味。

  小真面對著我,不時抽著手上的菸也不停喝著手上的啤酒。

  「我說啊,要喝、要抽、要吃你也選一樣,還要一次通通灌下去。」

  他還是沒理會我,只是反覆咀嚼剛剛向他細說所說的一切。

  終於他面色凝重的看著我,喝掉最後一口啤酒,熄滅只剩濾嘴的菸,慎重的提出他的結論。

  「那男人真賤,明明知道有男朋友了還不知進退。搞到人家分手,才藉故猛追撿現成的。」

  我點點頭。

  「那女生也不對,明明值班時間變少,而課業變重;不但不體諒就算了,還責怪沒交集。」

  「明明知道你不住學校,無法時時刻刻陪伴她;明明清楚那男生想近水樓台,還放任人家追她。」

  「不然以前都是陪假的,當她生病難過的時候,是誰帶她掛急診,又是誰無時無刻的照顧她,逗她開心。」

  我又點點頭,「但我也有錯。」

  「當然,我還沒說完。畢竟會造成現在的局面,千錯萬錯都是你的錯,你的出現就是一個錯誤。」

  他捧著我的臉,「看你這張臉,不只不會變有錢,交不到女朋友也是正常的。」

  下一秒,我把他踹出門,將他反鎖在外面。

  「幹!開門。這是老子的房間耶。」

  

  依然坐在柔軟的床鋪,懷中依然摟著抱枕,嘴裡依然咀嚼著魷魚條,卻依然索然無味。

  阿哲面對著我,不時抽著手上的菸也不停喝著手上的啤酒。

  「我說啊,要喝、要抽、要吃你也選一樣,還要一次通通灌下去。」

  他還是沒理會我,只是反覆咀嚼剛剛向他細說所說的一切。

  終於他面色凝重的看著我,喝掉最後一口啤酒,熄滅只剩濾嘴的菸,慎重的提出他的結論。

  「分手前,還帶人家看電影吃飯;分手後,還不嫌麻煩的接送她、關心她,帶她看花海,外加日式料理。」

  「結果還沒分手前,他們就有老地方可以相見,每天不是熱線通話就是一封簡訊,連對話內容都跟情侶沒兩樣。」

  「為什麼不可以。」我反問。

  「沒有不可,只是看看付出到現在的你,這麼多好康加起來,那我當你女朋友好了。」

  下一秒,我把他踹出門,將他反鎖在外面。

  「幹!開門。這雖然不是我的房間,但你敢踢老子。」

  

  還是坐在柔軟的床鋪,懷中還是摟著抱枕,嘴裡還是咀嚼著魷魚條,卻還是索然無味。

  小慕沒有面對著我,也沒有抽著菸喝著酒或是吃著魷魚條。

  「我說啊,要喝、要抽、要吃你也選一樣,悶不吭聲的很無奈耶。」

  他還是沒理會我,只是反覆咀嚼剛剛向他細說所說的一切。

  剛剛被鎖在門外的兩個人也抱著看好戲的心情等著。

  終於他放下手中的小說轉向我,然後看著大家,說了一句話。

  「情場失意,賭場得意,但你卻人財兩失,偷盡我們的臉。」

  他一說完,我就被三個人踢出門外。

  

  在這進入冬天的腳步,我漸漸跟不上任何人的步伐。

  雖然早明白有這天的到來,內心還是止不住悲傷。

  而我也不能阻擋任何人前進,因為她要開始振翅高飛,展開新人生。

  精采絕倫在前方等著,憧憬未來的希望,沒有浮雲遮蔽。

  人生道路,總有野草,不可不除。

  置諸不理,路終會被掩蓋。

  
  11092416197790339bd6cf37fd.png

  妳就放心的飛翔,我是妳道路上最大也是該除掉的野草。

  縱然芒刺在背,也會永遠會守護妳的後方。

  花海紅,鶴頂更見丹紅,鳴於九皋。

  在深澤之地,悄悄地起飛,聲聞於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