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色傾雲,赤染天際,如思人的眼,總是滿佈著血絲,回顧往昔。

  曾經有一個人,總是喜愛站在高峰上聽風聲,他說,風中婉轉著世態百息,只要願意傾耳,世無希聲。

  就因為人的一生,有太多承載的情緒,恨太多,勢必溫情的部份就要拋卻。

  一入世浪翻騰的江湖,如海深,雙月不再寂寥情,半月南園,花飄零。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前幾天,一如往常的作息,看完想看的卡通,終於在遙控器轉無想看的情況下。

  上樓窩回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本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就在我打開前房電燈開關的時候,僅僅一秒的時間,撇見了邪惡的氣息壟罩在眼前。

  那匆匆的一眼,黑色的身軀並不受燈光的影響而躲進深深的幽冥之中。

  凝視著這古老的傳說,注視著這永垂不朽的傳奇,千年來亙古的生存,在在都顯示了這樣的偉大。

  面對如此強大不可摧毀的神話,暗自提飽內源,手捏劍訣,暴衝的殺氣已經瀕臨最高點。

  如此劍拔弩張的局面,蓄勢待發的氣勢充斥著整個房間,正所謂高手對決,生死只在一瞬,勝負僅僅一招。

  敵不動、己不動,熟獨兵法兩條身影都謹記著。

  汗水沾溼背部,額頭不斷的冒著豆大般的水珠,滑落的次數早已不計其數。

  同時間發動圓跟練的我,冒著白漿熱汗,血液循環高達好幾百倍,賽亞人快出來了。

  終於按耐不住的身影,緩緩的動了,此為試探也為嚇阻。

  下一秒,身形移動的我,像前虛晃一招,接著使出最驚天動地的舉動,這招叫做,“奪門而出。”

  喊完我馬上挾著尾巴逃離現場,頓時像被打破瞬間流失的蛋一樣,槁木死灰。

  這世界上的人,看到蟑螂的反應一定有千百種。

  我剛好是屬於那種,雙腿發軟、冷汗直流、心跳加速、大聲尖叫、無計可施、兩眼發直、九死一生的類型。

  雖然說阿飄比起蟑螂來說有如天壤之別的相比,但我寧可被阿飄壓也不要跟小強更枕眠。

  最好的情況當然兩者都不要,三者不能共存於事,有他們就沒有我。

  結果當天晚上,因為殺蟑劑沒有了,而且小強也逃竄在前面房間逍遙法外。

  無奈可施的情形下,雖然是很想叫救命,但很確定,喊破了喉嚨也沒有人會差小我。

  這樣艱難的氣氛,我只好將前房的電燈開的整夜通亮,感覺小強會怕光這種說法,是用來唬白痴的,我剛好就是相信的白痴。

  所以整晚睡的很不安穩,遇到小強就算了,最怕牠還張起翅膀肆無忌憚的飛行。

  我看今晚就把房間讓給牠好了,我想客廳應該還滿舒適的。

  終於捱到隔天早上,睡前的我還跟牠打個商量。

  ㄟ!小強哥,我放你一條生路,求求你離開好不好。

  當然是連理都不想理所以起床後,我立刻飛奔到附近的五金行尋求幫助。

  看到一整排殺蟑劑的那一刻,我感覺我好像看見救贖的光芒,不停的印入我的眼簾。

  頓時感動到想下跪膜拜,眼角流下白色的液體,要虔誠的信仰著。

  回到房間,戰戰兢兢拿著武器,不想打草驚蟑。

  我緩步的前進,深怕任何一個風吹草動,又會奪門而出。

  當然現在是大白天,所以見光死的蟑螂一定躲在暗處,等待黑夜來臨的機會。

  等待要取代我的機會,就像獵人與被獵者的角逐。

  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最後得逞,還能站著大笑的人一定是我。

  終於,這場名為正邪不兩立,聖魔大戰的對決,勝利者終於雙手合十的膜拜對手死前的屍體。

  留下一滴淚水,是為了弔祭這強大的對手,感謝牠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耗盡全力的比試,讓彼此的潛能都逼到極限,衝破這條界線,又更上一層樓。

  此生此刻,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場戰鬥,無法抹滅的痕跡。

  尊敬這畢生難忘的經驗,跟未逢敵手的遺憾。

  看著牠屍體在馬桶的水中載浮載沉,最後消失的那一剎那。

  象徵的一個生命的消失,更是凜然浩氣的隕落。

  為了讓牠走的安心,我選擇最簡單的方法;為了不損壞牠的屍體,我選擇用掃把搬運;為血跡斑斑的英雄史增添一比英魂,我選擇讓牠坦蕩的離開。

  踏回房門,走進後面房間,我感傷著也痛心著。

  此時此刻,在打開電燈後,心情有如坐上雲霄飛車一般落差。

  幹!還有一隻,去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