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這禮拜一去了趟內門,我都不曉得原來內門有這麼多供奉觀音菩薩的寺廟。

  除了南海普陀山外,通常要是“紫、竹、林”這三個字,總會與觀音大士做聯想。

  那天去的觀音寺廟,就以紫竹林下去命名的,當然我看到的不只一間。

  這間廟的特色倒是多了點,除了前面空地,打造一座可以散心又能散步的公園,右手邊還有一間佛祖的祖厝。

  本想一探究竟,卻沒這機會,只能繼續走在一整片榕樹底下。

  繞過公園後方,這裡有座吊橋懸這那,整體看上去好像完工沒有很久。

  原以為現在吊橋都設計成不會晃動,沒想到用力一踩,搖晃的感覺隨之而來,讓我想起很久走過的吊橋,不曉得還在不在。

  畫面一轉思緒一飄,想起跟小黑去的北埔和清泉。

  或許等哪天有機會,一定要再上新竹,因為我所懷念的不只是回憶,更是一起製造回憶的人。

  摸著不會發燙的扶手,望著不是很湍急的水流,已在不知覺中走到盡頭。

  行此一盡頭,不是折返回頭,而是眼前的下段路,但目的地卻不是在此。

  下一秒,另一頭只剩下家人的招手跟殷切的呼喚。

  越往北走,所呈現的景致像火車在行走山線一樣。

  靠著山脈而行的感覺,好像奔馳在美國大峽谷的荒野中。

  沒有荒涼的沙漠跟孤影的山峰,只有淒美的盎然和迷樣的山嵐。

  這樣舒適的心情,當下有感而發,就算景致不同,天候不同,身邊的人不同,感動卻是不會改變,擁有最坦誠的最初。

  車窗外,是不斷攀升的高度。

  風輕雲淡,登五峰山而小台南。

  龍湖寺前的巨大觀音像,安靜座落在高聳的山海雲霧下。

  終年陪伴的是老早就生活在此的居民,過著與世無爭的安貧樂道。

  比起壽山那群無法無天的獼猴,這裡的原住民倒可愛許多。

  或許是餵食行為沒這麼泛濫,所以很有分寸的保持距離。

  看著越多旁觀者,牠們的不解如同我們對牠們的好奇。

  早在演化過程中捨棄掉,也是永遠比不上的渴望,曾經有過才懂得選擇。

  告別那群可愛居民,望著比撥墨還淡的天空。

  上升的迴旋氣流透過指尖、皮膚、甚至是髮絲,毫無縫隙讓整個人沉浸在山嵐的氣泡中。

  耳邊只有強韌的風聲,還有天際抹過的孤鴻,這年頭應該不常看見老鷹的。

  繼續閉上雙眼,四周聲音變的更生動清晰,突然好想就這樣倒頭就睡。

  吃過好吃的小南便當,車程開始由東往西前進。

  經過芒果的故鄉“玉井”,看見了愛文芒果地標,接著就是一條很漫長的道路。

  從東到西,官田、下營、善化、麻豆、西港這些呼嘯而過的標誌牌,這趟旅程就屬這條最漫長。

  家人醒來的那一刻,都以為身在回家的路上,睡飽準備下車接受黃金海岸的擁抱。

  誰曉得仍在七股而已,下一站是土城的鹿耳門天后宮。

  鹿耳門天后宮,看這眼熟的字,很久前也發過一篇關於鹿耳門天后宮的文章。

  但那不在土城,而是隔著馬祖溪另一邊的天后宮。

  當時還以為是國小戶外教學去的寺廟,直到踏進土城這間天后宮才真正的想起來。

  是這裡才對,面向寺廟的左手邊,擺放一大塊長的像鱷魚的木頭。

  印象中最後殿的第一層,並沒有供奉很多神像,而是很單純的供奉著佛祖。

  在一、二層和三、四層樓梯中間的牆壁,到處貼滿了紅色的心型剪紙,和許多情侶佳偶的照片,兩側的樓梯都有。

  告別這座雄偉的天后宮,這大概是現在為止看過最大間的廟宇。

  如果下次有機會到南鯤鯓走一趟的話,真想親眼見見馬麻口中說的大神像。

  走在稍嫌冷清的安平老街,避開人潮擁擠的時段,卻少了些許的熱鬧,多了點落寞的氣味。

  是否將不該留存這時代的一切,隨著前朝走過的浮華歲月,如同黃昏落下的安平港。

  腳底下踏著黃色污泥,走過青石板堆砌而成的路,離開一層又一層鋪成的水泥地。

  下一個世紀,又有多人會記住;下一個年頭,又該身在何處;下一秒,又有怎樣的心情在。

  殘陽沉入地平線的那瞬間,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晚安台南,晚安安平,晚安我心縈的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