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琉璃的吧檯上,我用手枕著頭。

  看著桌上那杯五顏六色的調酒,四周昏暗不清的燈光,打在分不清是妝還是霓虹燈的臉上。

  表情隨著音樂鼓舞跟歡樂氛圍而顯得沉重,好像我不該出現在這樣的場合。

  躲在這裡格格不入,被世界遺棄的滋味,比酒還難嚥入喉。

  「一個人?」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內心卻有股熟悉。

  我沒正視他的臉,只是斜眼上下打量著。

  高挑的身材合著筆挺西裝,金屬眼鏡下透著玩世不恭的放蕩。

  『剛下班?』

  他笑著用手指指著後邊那桌,跟他一群同樣裝扮的人,正左擁右抱笑的闔不攏嘴。

  我立刻瞥眼不看那樣的交際應酬,因為打從心底讓我厭惡。

  這樣的快樂是要用多少謊言跟哄騙,才讓床上的另一半帶著偽裝起的安心入睡。

  難道他們不曉得,空掉的另一隻手是多麼寒冷。

  『你老婆呢?』

  我喝口酒,火辣滋味嗆的差點噴出口,此好裝作鎮靜用手捂著嘴。

  「第一次喝酒?」

  他壞壞的笑了笑。

  咳了幾聲,我仍不服輸的瞪他。

  『這麼晚了,你是怎麼跟老婆說要晚歸的?』

  果然臉色開始不悅,我仍輕鬆的笑著,他扯扯嘴乾笑幾聲企圖化解尷尬。

  

  透著茂密的枝葉,微光打在我倆肩並肩的身子。

  看著地上不停晃動的身影,我們誰也沒停下任何話題。

  就像打著網球一樣,不停的來回,只是誰都沒讓球落地。

  走累了,我們便席地而坐,男生嘛!連髒都不怕。

  坐久了,就起身四處晃晃,既使同樣的景色看過幾遍,彼此間的話語還是不斷覆蓋在他們身上。

  看著他與另一半的互動,我開始相信緣分這種說法。

  只不過到現在還是不想去承認,因為扯上緣份都沒有好事發生過。

  我不打擾他的生活,也不想被干擾的介入。

  正準備下一科目的妹妹跟小明,還在努力的考倒對方。

  此刻的心情如同天上的顏色,不過一個穿堂的距離。

  眼前是前空萬里無雲,仰頭向後看卻是有點憂鬱的灰色。

  但迎面而來的風,卻讓髮絲不規矩的亂動。

  想起砍進心中那些對話,現下的我還在旁惶不定。

  「要走啦!」

  我點點頭。

  「我陪你走到門口吧!」

  我笑著又點點頭。

  『送到這就好,進去吧,天很熱。』

  我沒有轉頭看他也沒有看她離去的背影,但我的心裡頭卻是一句老話,“謝謝你,好久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