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祝您旅途愉快。」

  我笑著接過護照又禮貌性的向櫃檯小姐點點頭,「謝謝妳。」

  或許是鮮少有人會有此動作,我從她的表情看出驚嚇跟欣慰。

  離開幾步之遙,又回首對她點點頭。

  將包包扛負在肩上,裡頭裝的東西不多,所以倒挺輕盈的。

  當踏在一望無際的綠草上,我興奮的像個小孩一樣,大步狂奔向前。

  顧不得還有其他遊客在,一個翻身就大字躺在草地上。

  混著泥土味道的青草,天空不停變化的顏色和形狀,每一吋肌膚都在呼吸。

  看著《村上春樹》老師的【挪威】,耳邊是一首又一首的輕音樂。

  因為太過專心在書本上,結果被空服小姐突如其來的輕撫嚇到。

  原來是她看我從一上飛機就沒吃半點東西而擔心。

  接過她手上的水,禮貌性的要她不用擔心,我沒有任何不適就是沒有食慾。

  潤了潤喉,我將手指在眼睛周圍按摩舒緩。

  相較於我位子旁的小弟弟,從上飛機到剛剛他吃了兩份空中餐點,看了兩部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愛的動畫卡通。

  現在則是安穩的睡著了,輕輕將滑落的毯子覆在他身上,看著規律起伏的胸膛,還有那張安祥的臉孔。

  我居然有一絲的羨慕,羨慕那皺不起來的眉角,是多麼無憂。

  望著漆黑的太平洋,真有種幽深靜謐到令人害怕的恐懼。

  

  我倒掉盆子中的髒水,將手上的拖把重新洗過一次。

  擦掉額頭的汗水,我拉拉貼黏在背部的汗衫,它濕的像可以擰出水來。

  吞完難以下嚥的期末考,第一件一定事便是要將課本燒掉。

  清出那堆課外讀物,居然還比上課用的書還多,有兩本還是昨天才剛買的。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將它們全部放進大號的紙箱子裡面,還不是說很輕。

  走在建國路兩旁琳瑯滿目的3C店家,真的還滿驚訝的。

  不過凃仔對於日本橋比較有興趣,雖然剛剛在光南我們已經買了一堆書。

  但他念念不忘著公仔跟抱枕,在在克制不了他高漲的慾望。

  我倒是不停穿梭在電腦用品上面,當然包括電玩遊戲囉。

  可是那種東西也有不感興趣的時候,就是當我肚子哭窮的時候。

  「買好了沒,我想快點回去吃披薩啦!」

  我對著要買螢幕跟鍵盤的毅ㄚ發出抱怨,因為不是普通的餓,而是真的餓到再靠腰了。

  從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好像連打開巧克力包裝的力氣都快沒了。

  不過打麻將的時候就很有精神,因為我幾乎都沒有什麼動,倒是笑的很厲害。

  因為阿謙跟阿許他們兩人的對話,就差點讓我笑到岔氣。

  結果真的不小心吞進巧克力的碎堅果,不停咳嗽還猛灌飲料。

  最誇張的還是伏地挺身的次數,還沒一圈就已經兩、三百。

  我連莊三次還自摸,胡的牌不小,幾乎一把就一百,最高紀錄是一百四十下。

  難怪他們都要暫停存檔一下,不然連拿牌的力氣都沒有。

  不過阿謙是真的連翻牌都沒有力氣,還發生斷橋的情況。

  阿許是明天要進軍營報到,今天就來個魔鬼訓練。

  『記住,你要先打掉伙食房。』

  ﹝這樣單挑不贏班長的時候,可以在他飯菜裡面下藥,你也可以在裡面補充體力。﹞

  你們兩個是在亂教什麼啦!

  『買好了,回家吧!真好一次解決兩件事。』

  還是跟他們一起自在些,可以聊的東西真的很多。

  就連武裝色霸氣纏繞在某部位,才會堅挺不已的欲望也只有他們才懂。

  回到家我們狼吞虎嚥著披薩跟炸雞,感覺就是又活過來了。

  當阿姨也加入我們三缺一行列的時候,她的兒子,我們的好團長就崩潰了。

  『吼!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跟妳打,贏不了就算了,根本進不了牌。』

  無奈的我們只好將砲口對向讀護理系的阿嘉囉。

  『ㄟ!你需不需要帶小帽子跟小裙子。』

  ﹝幫男生體檢的時候,會不會是你摸啊!﹞

  「你只要出現在抽血車上,我一定會要求換人。」

  『有沒有幫人灌過腸,從裡面到外面都要學嗎?』

  ﹝都不跟阿姨介紹一下你讀什麼系,這樣很沒禮貌唷!﹞

  “奶茶是代名詞啦!”

  「什麼鬼啊!」

  喝光杯子中的綠茶,我們還是不停的笑。

  看著丸哥在鬧毅仔的牌,他又快崩潰了。

  「改天,殺到台南找H好了。」

  『你是認真的?』

  「我很認真!」

  其實我最想說的是,「你喜歡那個曾經我也喜歡卻沒讓任何人知道的她,是認真的嗎?」

  你可以對我回答,『反正沒有其他人喜歡過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