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既使是你,也有許多做不到跟看不到的事情。』

  我說:「因為,我們還不夠強。」

  你說:『不要去害怕不該害怕的,只有幼稚的人才能改變這世界,因為他們幼稚到連害怕都不知道。』

  我說:「但我卻從你幼稚的行為看到害怕,越極力用幼稚隱藏,就越容易被發現。」

  你說:『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的,我這輩子都不會試著喜歡。』

  我說:「當你無法選擇的時候,你會發現喜歡跟不喜歡是一道很好的選擇。」

  你說:『這是個強才能生存的世界。』

  我說:「當你爬的越高,超出這時代太多,換來的不過是任何人對你的害怕,跟【不是人】的稱號。」

  你說:『世界上最可怕的敵人就是【無形的敵人】,摸不到也碰不到,在突發狀況下,也只能無奈,就算曾經假設會有這情況,只是腦子盡量不去想罷了。』

  我說:「當自己的強悍與目標都逐漸從眼前消失時,至少了解到隨時都在堤防的敵人,會突然出現並且伺機對付自己。」

  你說:『卻只能無奈的任由他給我致命的一擊,卻不能還手,馬的!也許什麼都不知道還比較好,至少並不會知道輸了,還是輸給打不到的敵人。』

  你說:『 明明覺得很難過但仍想大笑,那就繼續大笑,就像我以前對你說過的,開心的時候要大笑,難過的時候也要大笑。』

  我說:「越是困頓,就越要大笑,因為這樣你的對手才笑不出來。」

  

  你輸了,輸給自己的情感。

  我輸過,是被感情給打敗。

  栽在同一個人手裡,這感覺還不是普通的糟糕。

  差別不過是在我舔傷口的時候,換你追逐這份得不到回報的愛慕。

  經過這些時間,我告訴自己,老早就走過去。

  等你邁開第一步的時候,會發覺用掉不少時間。

  這世界並沒有絕對,只有對時間的公平性。

  有些人需要幾年,甚至是一輩子來忘記一個人。

  但有些人卻只要幾個月,更短的或許是三分鐘。

  該說他們是無情無義,沒有半點情面嘛,還是又要怪罪到星座不合、血型方面、個人生長環境不同......等等,狗屁不通的藉口。

  錯,等自己變成跟他們一樣,就能開始體會到底帶著怎樣情緒,那時便會乖乖安靜下來。

  老罵小三的人成為某個愛情裡面的小三。

  說不會劈腿的人成了花心大蘿蔔。

  不屑跟年紀小的交往,卻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一個羅莉(正太)。

  安慰他人的同情心,不曉得哪天會用在自己身上。

  嗤之以鼻的瘋狂行為,從沒想過有一天也會有哭的死去活來的時候。

  老歧視他人性向的人,或許在哪次睡醒後,才發現自己愛的是同性。

  等到漸漸變成那群掛在嘴上的人,就不會再說自己絕對不會犯全天下男人(女人)都會犯的錯。

  因為啞口無言的窘境,居然是毀掉自己的一大笑話。

  也許你從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看見她的頭是依靠在某個男人的肩膀上。

  不曉得當下是否有椎心刺骨的傷痛,也不明白這段療傷期會有多長。

  看著喜歡的人笑,卻不是因為自己才笑的感覺,這滋味並不好受。

  最可悲的依然是,明明距離近到可以在一起,卻無法彼此相愛。

  就好像拱手割離自己的靈魂,殘破到連心都碎了不知怎麼還。

  最近又重看《hiyawu》老師的夏日之詩,扯爛的話又在心裡結實罵了一遍。

  隨便就可以跟女孩子上床,這般糜爛的砲友生活,或許可能在現實發生,卻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曾經並不是沒明示或暗示,身邊認識又有好感的女孩子,但女孩子真的這麼好拐嗎?

  到那種燈光昏暗的夜店,搭訕個幾句就可以帶回去睡,反正又不是要看她們卸妝後的模樣。

  在極度融入小說情節的情況下,想讓人生同於故事一樣猜彩且撲朔迷離。

  上演著電影也會的劇情,有一位紅粉知己的異性,隔天醒來卻不知道躺在自己身旁的人叫什麼名字。

  不然就是一個交過一個,上至另一半的兄弟姐妹,下至另一半的朋友同學。

  我不是沒見過這類的人,也不是不認識這樣的人,唯一不懂的是他們那顆愛人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

  ﹝幹!為什麼我就不行像他一樣玩。﹞

  這句話是看完愛情大臨演之後,從阿哲嘴裡吐出來的。

  好死不死,她女朋友就在旁邊,所以他被打了。

  『因為你沒像他一樣有錢,如果我跟他一樣有錢就會這樣玩。』

  這句話是小真吐槽阿哲的話。

  好死不死,他女朋友也在旁邊,所以他也被打了。

  沒接話的我並不是因為羨慕那樣的玩樂,而是為那段得來不易的感情傷感。

  兩個靠近的人,打破這層界線關係後,可能一切都會走樣。

  如同癌細胞的入侵,一點一滴住進自己的心房。

  等解毒過後,一顆完整的心,卻很難承受一個人的跳動。

  愛情也像蛋糕一樣,分出去的同時,也會得到以保持完整。

  可如果只有一方在分享付出,那塊蛋糕就不再是完整的。

  一直以來,早已習慣感情方面從不找你們談,也不會有人提出。

  問過幾個糟糕的畜牲,得到的不過是唬爛的答案。

  可是這條路真的不是那麼好走,明明經歷不少,殘存的還是一樣的問題點。

  當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放棄一段早已追尋不到的夢。

  就在認為忘記的時候,會再次掀起內心的漣漪。

  最後卻只能笑著對他(她)說,「你(妳)好嗎?好久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