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淡風輕,吹起一股怡然自得的快意。

  不問歲月任風歌,聲響宛如秋楓漫天凋零。

  可惜,這夏蟬鳴叫的季節,已經分不清愁滋味。

  緩步撻伐,一雙又一雙踏在水泥地上的名牌,混亂的腳步聲,竟譜成一段不成曲調的詩詞。

  如同哀泣的靈魂,盼望一絲救贖,但真相的背後不是歸人,而是錯誤的過客。

  短暫的噓寒問暖,一瞬間情感翻湧,卻是觸景生情。

  不知覺,扶持緊握的手,駐足在冰冷把手上。

  坐在輪椅上的人不語,靜靜凝視著,縱然百感交集也哀無人聲。

  那眶盈盈水波,看似勾出塵封在記憶的深黯。

  歲月,囚禁在與己心悖違的身軀中,日漸淡忘內心的脈動。

  透視的眸光,似是淺水倒映人世百態,在灼灼烈日下,逐漸蒸發。

  眨眼,緊縮斂微的眉角,是人在轉視中之必然。

  乎乎一瞬,化作脈脈暗流,沖激成一股,看穿與被看穿的角力。

  兩個彼此不同的人,眼神追逐著眼神。

  散落的金粉,滴滴滲入泥中,染成一片耀眼的燦爛。

  疏風零落,婉轉著世態百息,只要願意傾耳,世無希聲。

  人的一生,有太多承載的情緒,恨太多,勢必溫情的部份就要拋卻。

  數十載人生,縱觀世間萬物,一切恍如夢幻。

  光與暗的漸次,形與影的分際,如衝破歲月匣的兇獸,欲用鮮血點染一身黯淡。

  腐朽的氣味,佝僂的型態,暢述著拋灑揮虹已不復燃。

  多餘的談話只剩無聊,渴望共識在一念之間。

  比比皆是的孤獨無依,我的腳步不停,歷歷在目。

  吵鬧的歡愉,在這空氣迴盪中,增添一抹色彩。

  舞台上,是生動活潑的戲子,不斷散發年輕的歡笑。

  瞥向這木倚上蒼老的面容,眼裡何嘗不是一個奢望,對時間的渴望。

  透過鏡頭,我疑惑不解,思考欲尋出路。

  卻仍然無限期的迴盪下去,激動的心海撩起千丈萬丈。

  分秒卻在指間中流失,只徒留滿地的傷悲。

  享受於世之人,豈有不滅,無奈春秋夢斷,夢如人生戲。

  紙短難容思念萬千字,只期盼歸屬。

  霞色傾雲,赤染天際,如思人的眼,總是滿佈著血絲,回顧往昔

  有知覺,並不代表活著,行屍走肉就像聽著時間涓滴敗血。

  揮之不去的念頭,生存只是在等待,最後一場死亡。

  無可避免又不願面對,每天活在矛盾與痛苦的煎熬下。

  必要的解脫過程,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

  益感內心沉鬱無法釋放,抹去滴濺在手心的淚,抬頭,依舊雲起雲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