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與上上禮拜,剛好卡在期中考。

  所以有些許日子沒發文章,但考試也沒因為這樣就變好。

  當然大部分的原因都出在...我也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讓成績溜走。

  不過這不是重點,先為自己默哀三秒鐘。

  發生的事情很多,很想用這篇帶過,這樣也不會傷大家的眼睛。

  只是想一篇文章裡面,就有五味雜陳,酸甜苦辣盡在其中,還是猶豫半天。

  這種味道就像把隔夜冷食、剛剛吃剩的,通通丟到鍋子裡煮。

  讓人極度吞不下去,光聞味道就很受不了。

  只好分開寫,把事情纏在一起解決,對腦袋來說是有難度的。

  決定先從甜點開始,因為甜食是無法抗拒。

  表哥迎娶表嫂後的小辦桌說起,那時候很期待晚上可以大吃大喝,喜宴在晚上。

  誰叫天不從人願,當初也沒想到,晚上是壓榨勞力的時候。

  送酒送飲料真的很辛苦,尤其又非常的重。

  不過現在也沒對不起肚皮,那些廚師煮的很好吃。

  幾個人加起來,被稱為孩子的有三個。

  我跟另外兩個......反正跟他們比起來輩份大的還是我。

  另一邊是把拔、大姑丈,還有那些叔、伯、丈的,一起開懷大暢。

  他們把“歹灣畢魯”當成茶水喝,下酒菜眼前滿滿一桌。

  這,不會是二三十年後的寫照,難怪都會說男人都有啤酒肚。

  不過說起那些認識的,應該會是人手一罐飲料才對。

  他們也很不習慣那種味道,也不會想去喝。

  「要喝就要喝最好的。」

  本想說把把拔載回家,再跟丸丸他們去打撞球,但是大人們還想續攤。

  只能拜託沒喝掛的親戚,將他平安的弄回家。

  明明是熟悉的撞球間,但愚蠢二人組就是忘記在幾樓。

  我還打算從十三樓往下,一層一層去慢慢試。

  (好孩子不可以亂玩電梯喔,哥哥們是有練過的。)

  今天丸丸的運氣很差,母球根本就不想屌他。

  不是洗袋就是飛出桌子,發生率高達百分之七十,讓我撿現成的。

  其實當成娛樂,至少打起來比較沒有壓力,他比我們幾個都厲害很多。

  何況每次大家出去,就發生好玩的事情,所以這次也不例外。

  晚上吃喜宴,難得馬麻梳妝打扮,補起好多年都沒抹過的粉跟口紅。

  很厲害,這對母女仨人從幾個月前就在準備衣服。

  把拔跟我倒穿的很隨性,想輕鬆一點,結果還被要求穿哪一件。

  吃的時候最好是跟較好的親戚坐,因為他們吃不多。

  就可以很不客氣,也不用太在意。

  到了那邊才曉得,姊姊跟妹妹是收禮金的。

  還好至少是坐著,但是我就不同了。

  跟姑丈還有幾位大哥搬飲料,外加以公斤為計算單位的冰塊。

  年紀小的,只能多出點氣力,多勞動服務。

  這感覺不是很意外,別小看這種搬著飲料,每桌問人家要不的工作。

  而且自己的廟裡有辦桌,有時後也要幫忙。

  還記得另一位表姐歸寧的時候,就看過表哥做這種工作。

  老實講等以後身邊的哥哥、姊姊、弟弟、妹妹請客,還是想繼續。

  有些驕傲的fu,只有親近的人才會有這樣的“特權”。

  雖然吃不到什麼東西,但感覺還是很喜歡。

  那時候跟我坐一起的人都很熱情,只是沒半個人我認識的。

  他們對我很好,知道要搬飲料所以會留些東西給我。

  最好笑的是一位伯伯,飲料跟酒都放在他旁邊,我想伸手跟他拿。

  還沒開口他就說,『要紅酒對不對啊?』

  我很不好意思的說不是......

  『還是要畢魯?』

  喂,我看起來像酒鬼,怎麼盡拿酒給我。

  想說先喝點果汁,跟吃點東西,這樣胃比較不會吸收酒精。

  等我伸手要拿紅酒的時候,那位伯伯居然非常興奮,『對嘛!笑年人,就是要吃酒。』

  居然還幫我整杯添滿滿,『來、來、來,我先敬你。』

  喂,這位ㄋ桑,你是半杯耶,沒有搞錯吧!

  搞的讓我覺得是這位老伯沒人可以拚酒一樣,整桌只有我跟他喝。

  一旁討海的中年人,杯子也只是麥茶而已。

  看來,這樣的犒賞好像還滿特別的。

  但怎麼我嚐起來是辣辣的,不是吃甜食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