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養身風一過,就輪到大學生的熱血瘋。

  怎麼說呢,喝口沙士在慢慢說。

  上禮拜六的隔一天,就是上禮拜天。

  (廢言!不要再拖臺前了,不會增加收視率的。)

  好啦好啦,不要猴急咩!

  就是上禮拜日,天氣很好、風和日麗,才華洋溢的我依然在家宅。

  幾通未接來店讓我心跳加速、冷汗直流,內心頓時陷入天人交戰的局面。

  (是正咩嗎?上、上、上)

  這位人客倌很不好意思,你猜錯了而且還不是普通的錯。

  禮拜天固定會打給我的人,只有我那賭性堅強的毅哥。

  不過今天並不是打麻將。

  (難道是有好康的。)

  也不是,他們秉持著『有福我想,有難你當』的精神。

  這是非常不容易的理念,多麼偉大的情操。

  所有這個好康的,就是再玩一次。

  (玩什麼咧!)

  問的好,我們Etoiles的成員當中,曾經有一位在壽星的時候被我們埋過。

  (難道是!)

  沒錯,整叢好好。

  就是航海士兼紅牌小姐的涂仔。

  這次夥同阿猴一起,原本又要埋他。

  可是沙灘那邊被管制,我們只好另行他法。

  看著水桶裡五顏六色的水球,地板上一大攤的水漬。

  可想而知,等等戰況會非常激烈。

  但是他們都錯估了一點,他可不是這麼容易說話的。

  涂仔的習性跟脾氣,早在認識他的時候,我就摸的一清二楚了。

  不加入追捕他的行列,我想這炎熱的天氣下,他的怒氣應該漸漸攀升。

  走了一小圈,她跟跑皮還有毅哥,終於停止這愚蠢的狩獵。

  可疲倦的並不是獵物,而是狩獵者本身。

  因為他的極限已經到達臨界點,一聲嘯天怒吼赫止住眾人的興致。

  (你們是在動物園嘛,還狩獵咧!)

  看吧!看吧!

  我就知道,一定會這樣。

  (哪樣?)

  就這樣啊,國小沒畢業啊你!

  看不到一隻動物在怒吼咧,害的大家轉移目標。

  把全部的水球都砸到丸哥身上,還有身旁的每一個人。

  這個時候別指望誰是戰友,兵不厭詐、這就是戰爭。

  所以這熱氣逼人一天,我們用力的揮灑熱血。

  不論是汗或是水,水球破的瞬間,流經四肢百骸的。

  都是大家的歡笑,跟難得的時光。

  沁涼的水蒸發於高昂的水泥地,也揮散於我們的四周。

  

1390901750.jpg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