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三對bluesky來說,又是另一個難忘的回憶,但相對,再一起的日子又少了一天。

  期初社員大會,一學期都總有這麼一次。

  見見新夥伴搞不好能將他們推進火坑入社,跟老人們敘敘舊與學長姐打屁。

  算是很有意思的活動,老中青同聚一堂的感覺。

  我們總說這是家也不為過,因為相聚的時間總會多那一點點。

  做著熟悉的工作,很快就能夠上手。

  雖然出了點小狀況,彼此間升起一股莫名的摩擦,可活動一下,很快就冰釋前嫌。

  借地牛跟大聲公當天,無聊跟小白在學生會聊了一個半天。

  當天值班的人只有小白,還有桌上一大袋的便當。

  會長睡過頭、兔兔剛出院、婕倫在山下,其他人該請假的都請假,該到的都很放心的沒到。

  才吃一口便當的小白,不是有社團歸還器材就是送企劃書要審核。

  好死不好鑰匙又剛好在會議室睡著,很任性的死不出來。

  沒辦法借器材的我,還跟小白兩個人同流合污想撬開門鎖。

  「要不是社服社有人,我早就一腳把門踹開了。」

  這句話,出現在我們兩個白痴用鐵絲勾了老半天,還是勾不到桌上鑰匙,心灰意冷下的結論。

  「我突然想將風孔扇拆下來,不然就是將門鎖直接砸爛。」

  這句話,出現在我們兩個智障用電話卡、信用卡跟名片開了老半天,結果喇叭鎖連個鬼動靜都沒有,滿身大汗下的共識。

  搬回地牛的時候,我哄著阿亮跟小黑去上課。

  就算出了點小包也不至於補不回來,因為後續的很容易處理。

  善後這工作一向都很適合我,況且這並不是一時間解決不了。

  不過除了大聲公之外,因為我是完完全全的呆掉。

  一切前置作業直到我、小黑、達達跟狸仔在下面宣傳的時候,都算完成妥當。

  我們四個人,拿著牌子賣力的喊著,就是沒有半個人願意看我們一眼。

  「我們乾脆騎去分部算了,搞不好上面連半隻貓都沒有。」

  這句話,出現在我們努力走上百階,只有足球系隊願意理我們,垂頭喪氣下的中肯。

  結果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結結實實的讓所有幹部嚇了一大跳。

  到現場人數不是普通的多,就連活動進行途中都有人陸續參加。

  最後結算簽到單的時候,真是讓阿亮這個總召臭屁了一下。

  「看,我的魅力就是這麼大呢!」

  他很開心嗆著上物總召-達達,可是不知道從何處傳來謎之聲。

  「但女生才幾隻貓,你的魅力什麼時候開始吸引男生的。」

  開心不到幾秒,現實就讓阿亮夢碎了。

  不過算下來四十幾個人真的不算少,帶團康場地就顯的小很多。

  阿柳跟達達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帶,因為人數真的太多。

  所幸愛嘴砲二人組腦筋動的特別快,一下子就想到應對辦法。

  就連處罰也玩的很high,幾乎都是cue我們上去出醜。

  幹部介紹當然就是彼此互相報料的時候,笑果跟嘴砲沒停過。

  當初PPT也被我們惡搞一番,照片跟特效都是kuso方式下完成的。

  表演舞蹈的時候,我把那句話講的太大聲,結果還被ㄉㄧㄤ。

  「會跳的站前面一點啦!」

  這首舞蹈可是我花幾個小時才惡補起來的咧!

  不過小丸子那一首,我倒是發揮的淋漓盡致呢。

  記得有些活動,教舞的他們都很忙。

  練到最後都變成是我下去代打,只能發揮記憶臨陣磨槍。

  有時候還滿佩服自己的肢體動作,能夠短時間內記舞序跟舞步。

  多跳幾次就背起來了,跟寒營的時候一樣。

  我只比大家多一點點時間去練,就立即下海了。

  互相幫忙不然他們真的都太辛苦,社團的掃地水電工,最沒事做也是最沒路用的一個。

  活動介紹到一半,馬麻把我找了出去。

  這次帶動換我當總召,所以要努力找願意協助的學校。

  上個禮拜才被當面打槍而已,現在還是很煩惱。

  因為沒學校就不能丟企劃書,就連宣傳跟報名都要延後。

  還記得那天裝扮超像要找工作面試的人,還特地起了一大早連資料都準備好。

  想了許多應對進退的對話,還有臨場反應該有的方式,就連阿諛奉承的話都準備妥當。

  但天不從人願,叫我再接再厲。

  不過看到大家都做好自己的角色,盡到該盡的義務,應該沒時間停下腳步。

  有些時候很多事情都看的很開,就連摔車的時候也是。

  可能許多事情影響的太過深遠,也是鮮少將痛苦輕易透露。

  活在三個世界裡頭,往往都忘記自己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情緒都在轉換途中流失掉,表現出來的行為也不在刻意。

  想簡單的多過一些平凡,該熱血就不要讓自己後悔,難過就不該輕易的在人前掉眼淚。

  有時把複雜的事情牽扯在一起解決就簡單多了,輕鬆的時候就不該再有任何不愉快。

  沒想過的事情,很多。

  很多事情,都是想過。

  如同那年,浪費許多跟大家製造回憶的機會。

  如同那時,擁有過的根失去過的,都是一樣的遺憾。

  如同......

  「不可以偷喝飲料啦!我哪曉得這次來這麼多人,出包了。」

  「還有連這個也要報料,這麼想紅喔!」

  累嘛!不會,因為好像沒了知覺。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