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盤上,鮮嫩多汁的牛肉正吱吱作響。

  鍋內,翻滾的濃郁湯頭正香味四溢。

  我的筷子,不停的從我口中來回。

  但思緒卻飄往一個奇怪的日子,不停的不停的閃爍在我腦中。

  想到那次我們四個也是去吃第一名,而且丸哥跟大便都是吃飯才會有飽足感。

  就跟堃堃還有巫巫一樣,像是那次去吃逐鹿的時候,我們三個人就吃了四碗海苔飯。

  巫巫都會笑著說,沒吃飯的感覺就是怪怪的。

  也因為這個白痴涂連吃三碗飯,最後還是我們把吃不完的嗑光。

  重點來了,不是他吃太飽的關係,所以腦袋血糖過低。

  而是他那晚整個人就是怪怪的。

  哪裡怪也說不上來,可是在回大中路地下道的時候,坐後座的我就很想跟他交換,換我來駕駛。

  知道為什麼?

  有騎過這段路的朋友都該知道,要往翠華路的大中路地下道,是先下去在上來。

  騎上去的時候有點向右邊傾斜弧度,所以要盡量避開。

  誰知道這個白痴,居然直線前進,重點速度還很快。

  害我的左膝蓋距離牆壁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後照鏡幾乎都快接近。

  那時候的我笑的跟他反應,他也笑著回我“歹就捕”。

  就衝著這句話,我就很放心的“歹就捕”。

  沒多久歹運就來了,還真的快到讓我覺得莫名奇妙。

  畢竟,我才復元,不想再摔一次車,不過世事難料嘛!

  那晚騎到世運巨蛋,我們享受著清涼的微風。

  飄逸身法,只徒留我倆感傷的背影。

  揮一揮衣袖,拍下歷史見證的這一刻。

  下一秒,多麼難忘的一秒,讓這短短幾句描述變成一個天大笑話。

  碰!

  簡單、輕脆、響亮、悅耳的一聲,埋沒在吵雜的光亮中。

  沒有任何行人發現有輛車子倒在地,外加一個白痴,抱著一個驚魂未定的腦洞。

  幹!

  簡單、清脆、響亮、悅耳的一聲,劃破了寧靜的夜空。

  那個驚魂未定的腦洞,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摔車。

  只有意識清醒的白痴,將倒地的車子扶正,把腦洞塞在後座,就揚長而去,不帶走任何雲彩。

  「我完全沒發現自己摔車耶!只是看到眼前的事物飛起來而已。」

  那個腦洞還笑笑著拍拍胸脯。

  「沒辦法,我剛要提醒你前輪快騎上人行道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我快速的摧油門,卻藏不住滿臉笑意。

  那個時候,要從中海路右轉的時候,因為他心不在焉,想知道在巨蛋比賽的隊伍。

  雖然速度已經很慢,但是前輪式斜向的方式要騎上人行道,所以車子就倒。

  那時候我的反應很快,為了不讓車子倒向人行道那邊。

  所以將重心往左邊,企圖讓車子導正。

  就算會撞也不會撞到另一邊的車子或是樹幹。

  另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右手還是緊握油門不放,一定要讓車子倒地不動。

  所以當車子像左邊躺下的時候,我快速往右後方跳離,臨走前還不忘雙手將他抱走。

  從發生到結束,過程不到三秒。

  我整個就是,帥啊!

  「娘,換你吃一口了。」

  畫面被拉回來,眼前出現的是加了冰淇淋的烤玉米。

  而且這烤玉米還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烤出來的,連烤的方式都怪怪的。

  我實在很懷疑到底有沒有熟。

  但是這四個小妮子,就硬要我啃下去。

  實在是,想整人殊不知整到祖宗,想也知道我不可能會咬。

  沒人想到我居然整段玉米張口吞下去,還原封不動的吐出來。

  在玩就要比我會玩,哪像阿柳跟阿亮,這次遇到對手了齁!

  以為沒人敢玩,這四個小妮子可是很敢玩的說。

  畫面切回來,這次是打麻將的時候。

  整個寒假我們為了強身健體,就在“毅氏賭間”狠狠的訓練下去。

  有幾篇都說過,每次打麻將的時候就是做伏地挺身的時候。

  而且底跟台還一次又一次的加高,還有一把就破百的。

  每次我們都有紀錄,不管什麼都有一個冠軍。

  沒糊過的、做的次數最多的、殺最大的、先達到最高的......,什麼玩意都有。

  真是過了一個充實的寒假,以後當兵可以跟班長單挑。

  回程,明莼這小妮子一直在看電子書。

  每次停紅綠燈的時候我們都會故意鬧她。

  「下集待續啦!」

  「看,有流星耶!」

  在不然就是達達會搖晃車身,讓她尖叫不已。

  看來她熱愛小說的功力跟涂大便有得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