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魚的記憶只有七秒。

  七秒一過,就蕩然無存。

  下一個七秒,又不留痕跡。

  就算曾經愛過哪條魚,或是跟哪隻魚交配,時間一過,短暫在一起的又形同陌路。

  比較起來,魚的感情世界遠遠比不上一夜情。

  因為人,還需睡上一覺等天明。

  過去是用來回憶的,但很難擺脫;當下是要活過去的,卻令人掙扎。

  要是回憶過去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是否該將自己躲在夢境中。

  如果當下一直不停的走下去,每一分、每一秒,現實的掙扎會不會讓自己逃避。

  人人都知道夢境是美麗又虛幻的破碎,還是一昧的作繭自縛。

  人人都了解現實是殘酷又真實的悸動,仍然不願睜開雙眼面對。

  或許一線之隔,恍如天與地的殊途同歸,到死都沒有交集的那一天。

  

  望著馬克杯中的液體,深邃眼眸沒有半點靈活只剩下無盡的空洞。

  窗外不停打入的,掙扎在划過短暫存在的痕跡,隨即又消失在另一端。

  鼻尖緩緩吸入令人窒息的氣味,但深植在肺腑間的苦澀,是尼古丁特有的蠱。

  我不記得認識的朋友中有多少人會吸菸,可是我討厭的不是人而是香菸。

  小真喝著啤酒,帶著醉意笑著說,『你其實很會記仇,老記得別人對自己不好的事情,就是不代會回憶美好過去。』

  我呀然的喝了口礦泉水,拿起喜歡的薯片吞下一口。

  不是記不住別人的好,而是忘不了自己曾經所犯下的過錯。

  沉浸在後悔的折磨中拔不開,又時時刻刻的警惕自己,刻骨銘心的字字句句,烙印疤痕的切切實實。

  身子總會做出自然的保護反應,不是怕痛才會怕死,而是怕死才會痛。

  因為記住所有謊言與過往,就是不想再一次的嚐到那椎心刺骨。

  吸收過多的負面情緒,卻不能任性的是放出來,只能獨自消化。

  大家都是一樣,何必去分彼此,何苦要將心中的垃圾倒給別人。

  堅強一些、獨自咬牙,人與人的空間就是這樣界定出來的。

  替自己畫了一條線又限制不能跨越,往往約束後的結果就是潰堤,獨自不堪寂寞。

  四處訴說著苦楚跟抱怨,換來短暫的同情與憐愛,一覺醒來,謊言與委屈就被遺忘在腦海中的角落。

  等著下一次觸景生情的到來,原來記憶不是在腦海,而是身體的各個感官。

  “躲在文字背後的你,雖然找到抒發情緒的管道,卻隱藏不了你的懦弱。”哲翔吐出一口長長的味道。

  我又吃了口薯片,卻嚐不出任何滋味。

  人說隨著天氣變化,心情也會跟著起伏不定。

  但此時此刻,除了夜風吹拂之外還是夜晚的風。

  走出陽台,裡頭的人醉倒了,睡了,就跟這城市一樣的安靜。

  暫時掩蓋不了自己的疲倦,消失一陣子好了。

  「在想什麼啊你!阿哲跟小真都睡了。」

  ﹝小慕啊!沒什麼,只是在想,還有多久才能夠開始。﹞

  小慕遞出可樂,「等想通的那一天,才是開始。」

  接過他手上的可樂,我沉默著。

  喝了一口,「起步不難,難是難在跨出去後的猶豫。」

  「因為你會後悔或矛盾。」

  兩個肩靠肩沉默的人,互相敲擊的杯子,沙發上呼呼大睡的鼾聲,以及這沒有月亮的夜晚。

  晚安,這城市。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