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六,天氣是晴天。

  不對,不只是晴天,高雄的天氣簡直就是熱,還是悶。

  結果我居然這麼傻傻在“透中島”的時間,頂著太陽前往壽山動物園。

  我也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放假放到頭殼壞去,遺憾的是這絕對不是作夢,因為我不會痛。

  只是感到非常非常的熱,熱到我跟糖果兩個人分別喝光三瓶罐泉水跟一瓶運動飲料。

  原來我們得到的結果,就是付幾十塊錢被動物參觀,而不是參觀動物。

  牠們心裡大概都很OS:『這麼熱的天氣還擠來擠去,是不是有病啊!』

  印象中好像沒來過壽山動物園,只記得這條路線不外乎元亨寺,還有中山大學、柴山跟西子灣。

  自從會騎機車之後,有空閒的時候就會到處跑,所以這裡我倒是挺熟悉的。

  因為自己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或是逛街、看電影跟人擠人。

  偶爾走走夜市,還有玩玩夜開頭的活動,只是剩的時間就會想找沉澱的地方。

  所以壽山這個地方,也算是不可或缺的選擇。

  其實動物種類不算少,可是數量並不是那麼多。

  比起小港的牧場,也算是多不勝數。

  只是最有印象的木柵,倒是記的比較清楚,因為去的次數多,而且當時年紀也不小。

  如果要跟屏東海生館又不望塵莫及,旅行的時候去過,一家人出門也會不落人後。

  可是那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只有現在這種感覺,我想要牢牢記一輩子,連毛細孔都不想忘記此時此刻。

  『你看、你看,他們好可愛唷。』

  我知道是因為有妳,才會這樣的感覺。

  看完黑金剛的時候,有一對外國夫婦,他們帶著很可愛的小男孩。

  當下我突然好想衝過去抱住他,因為真的好可愛喔!

  只是他看看我突然笑著冒出一句話,“舅舅!”

  最經典的是他華僑馬麻,抱著他笑著說,﹝不是舅舅啦!是叔叔。﹞

  真是晴天霹靂,我十九年的少男玻璃心,就這樣硬深深的破脆。

  當下我是有點傻笑,糖糖則是笑到快翻過去,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我死命的照著鏡子怎麼看也不像是舅舅或叔叔,最近睡眠不足是真的,鬍子沒刮是因為懶。

  實在很想跟那個馬麻說應該是叫哥哥,不管怎樣就是想拚命的否認。

  不過小孩子的童言童語有時候真的會讓人啼笑皆非。

  像是小朋友看到的反應都會說,“馬麻或是把拔,好大喔!”(是指河馬很大)

  還有小朋友只著旗子上的動物說名稱,有些小朋友就會說,“那個哪是牛,是犀牛才對。”

  然後會爭論,不然就是要去玩旗子。(喂!你們搞錯重點了吧!)

  還有看到斑馬的時候,因為他們都待在黃土上,所以身子都有些黃黃的。

  「喔!斑馬學壞了,居然跑去染金毛。」

  笑著笑著,真的會有種神空錯亂的感覺。

  「啊!那裏有戲水池耶!」她興奮的說。

  「真的耶!我突然好想裸泳喔!」我性奮的講。

  「啊!」

  「我還要當壽山動物園的第一隻水怪!」

  厚厚的水泥板,有過多少足跡。

  相同的欄杆,有多少雙手撫摸過。

  從牠們的眼中看到的,只是曇花一瞬的影子。

  可那短暫的交會,卻是深深印植在無邊際的腦海當中。

  有隻台灣黑熊很色,他都爬到最高點,還站著偷窺另一邊。

  真是男人的風範,是該好好的表率一番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