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125的感覺還在而已,今天我就換到駕駛座的位子。

  之前,騎著黑的機車,還載著他。(他還滿高大的。)

  真的不誇張,他那台大到可以跟一般重機比了。

  我光是要站立,就已經要墊腳尖,而且已經坐在坐墊的前端了。

  他當時也不敢把性命交給我,畢竟都沒有人騎這台車載過他,頭一個居然是身高矮小,體重還在五跟四開頭之間遊蕩。(不是侏儒好不好,我只是瘦。),任誰都會感到怕怕的。

  不過說起來,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載的動他。

  說穩的話,只有在起步前,會左右晃動一下。

  因為我還不習慣,這種好車。(不管是多便宜多爛,我那台可是我外公留下來的耶!)

  「慢慢來就好,先習慣踩踏版的感覺。」

  我聽從哥哥的指示,讓自己去感受車子的速度跟方向。

  打擋方面幾乎不用擔心,有些困難的是抓方向的感覺。

  說實在的,自己身子不高大,開的又不是轎車,而是比休旅車小一點的車子。

  很多有死角的地方,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知道。

  還記得第一次碰方向盤,應該是在小四的時候。

  當時坐在外公的大腿上,不過是在跑直線。

  我緊抓著,只看的到前方,讓車子維持著筆直前進。

  後來,都沒機會了。

  一方面,我喜歡被載的感覺;一方面,我還未到法定年齡,總不能再坐在他們腿上了。

  來回三趟,我們選擇練習的地方是小公路。

  不像駕訓班那種,也沒有很空曠的地方,不過沒什麼人煙就是了。

  因為附近都有公墓跟工廠,這應該是來練膽量的才對。

  不過,螢幕前的你(妳)應該很好奇,為什麼我突然想學開車。

  當初我的兄弟,就一直邀我去訓練班,但我就是意願不大。

  可是現在,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衝動,也許只是想找事情做吧!

  老實講,我這個人很容易被人說服,很輕易的就會改變想法,也許只是一句話或是一個動作。

  看個電影、看個動畫、看個漫畫、做個蛋糕、彈個鋼琴、看本小說,我都可以隨時隨地改變心境。

  有人說我是心太軟,我卻覺得是自己不夠堅強。

  只要我有點脾氣,只要很簡單的哄騙,其實就能夠很快就忘。

  原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們老要ㄠ我,結果每ㄠ就成功。

  就因為這樣,我跟我的頭(社長)有同樣的個性,有一樣的情緒。

  所以我很開心,因為跟他,我才能放心的暢談,也因為他,我才會想跟他同進退。

  頭一次,我好像看到自己,好像在跟自己對話。

  或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一個讓我下決定的機會。

  以前,還沒有手機的時候,還不用聯絡系統的時候,我可以不用煩擾很多事情,因為做任何事都是我承擔。

  現在,除了手機之外,我幾乎都不太上msn之類的東西了。

  將這重擔放下之前,在事情結束之前,我都會逼著自己離開一切。

  在深山、在大海、在陌生的環境,好像這世界只剩下我一樣。

  要有茂野吾郎的自信
  

  也要有幕之內一步的決心
  

  更要有國見比呂的討戰性。
  normal_z1.jpg

  不過,絕對不能跟火鳳的陳某大人一樣。
  20090508132834853.jpg

  他有本事,有限期的嚴重拖稿;我沒本事,無限期的延宕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