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要再過去一點,先裝上去沒關係。」

  我照把拔說的,終於把塑膠板裝上去了。

  前天,把拔在幫鄰居裝潢,身為一個好兒子,當然不能在家閒閒沒事做。

  雖然我連個學徒,都比不上,但耳濡目染的情況下多多少少都會。

  從換燈管到一些木製敲打,還有修補牆壁跟漏水的,這些小一點的都不算太難。

  做著做著,老實講真的沒有恍神的時間。

  不只沒時間,還很危險,更重要的,就是去想怎樣才能達成客戶的要求。

  遇到不能為的時候,方法跟作法就要改變。

  這真的是一門學問。

  但,身為這個版的管理員。

  螢幕前的你(妳)應該早知道,隨時隨地恍神是我的天賦了。

  所以我又漂流到了16號那天。

  16號的凌晨,我們一行人剛從台南飆回來。

  龍哥、黑、馨、圈、巫、蜜、屁、達、陳、冠,跟我。

  說真的,前一天在台南,淋了不少雨,身上的衣服乾了又濕、濕了又乾,雖然穿著外套但還是有冷到骨子的感覺。

  到了客廳,接著他們開始參觀每個房間,然後又到了黑的房間去討論事情。

  其實那天的氣氛跟話題,都一直圍繞在共同的點上。

  就算講的都不盡相同,可是討論出來的結果就是這樣。

  吃過宵夜,那時候大概也兩點多了。

  除了午夜場的濫節目,剩下的時間我們都在喇賽。

  因為我們真的沒有什麼好做的,除了屁、龍哥跟我之外沒人會打麻將。

  玩牌,又沒興趣,只是等著長針跟分針的賽跑。

  在龍哥房間的時候,大概是最好笑的時間吧!

  因為都在嘴砲,還講出一大多豐功偉業。

  從我們系,一直說到馨的系,然後屁屁也遭殃了。

  霎時整個房間,充斥著鬼話連篇,跟鬼魅的笑靨。

  沒那麼誇張啦!是我們笑的很誇張。

  到了四點多,終於要就寢了。

  這個時候,只有達不肯去洗澡,圈在一旁威逼利誘他。

  我們睡著的人,就只有馨一個人。

  快五點,燈也關了,人也躺好了。

  不過沒睡的人,大概就只有我吧!

  屁睡柳的床,巫跟蜜睡另一張,我是睡兩張床中間的木板,圈跟馨睡另一邊。

  在睡覺前,他們還跟我說,馨真的很會翻,所以沒人敢睡她旁邊。

  當時的我,還很懷疑,就算再會翻應該也是這樣而已吧!

  但我錯了,我醒來三次,總共看她換了三個地方。 

  我一直都很淺眠,只要他們有人翻身、或是一些聲音,我就會有點感覺。

  我也知道屁打呼,但最誇張的事,他打第一聲呼聲的時候,我就睜開眼睛。

  接著,巫跟蜜有醒過來的動作,但還是睡了。

  我也閉著眼睛,畢竟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我真的想說的事,徹頭徹尾我都沒有深入睡眠。

  到我醒過來的時候,也是一樣的。(那時候大概六點多吧!)期間我還被冷醒咧!

  幫圈蓋上我的外套,給他枕頭之後。

  我便跑到客廳,去看晨間新聞。

  看到早安七點晨間新聞,我又跑回房間。

  這個時候,換巫跟蜜跑到地板了,所以當我醒過來的時候,躺在床上一點也不意外。

  這時間應該是八點多了,但有睡意但睡不著。

  屁、蜜跟我都醒過來了,圈跟巫有短暫的清醒,但馨是徹頭徹尾的不醒人事。

  中途醒過來,是因為她要枕頭,說完就躺著枕頭昏過去了。

  想到這裡真的很好笑,畢竟這種經歷真的不多了。

  可以這樣,玩到很晚、笑到很累、睡到很冏。

  我想只跟他們才可能,才會有這樣的感受跟趣味。

  「笑啥?」

  我遞水給把拔喝,「沒事」

  「那繼續吧!」

  我握著木板,「嗯!會繼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