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行前訓的器材,已經是最後階段了。

  達在努力的打草稿,我跟黑在清點東西,只有柳一個人在打嘴砲。

  因為他想不出來,到底該煮什麼菜來餵牠們。

  每個人只有五百元,隨便買個什麼大概就沒了,更別說要吃營養。

  只能想辦法灌到每個人有飽足感,而且又便宜的。

  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畢竟這攸關大家的性命。

  雖然只要餓不死、撐不飽,剩的還能放進我倆的口袋,何樂而不為。

  不過,我可不要聽到廁所交響曲。

  也幸好,我沒去,所以我可以不用怕。

  反倒是他們的飲食,卻是全掌握在我們的手上喔!

  煮什麼就吃什麼,再吵就餓肚子。

  之後我、黑跟柳三個人,逛了台糖量販店。

  原本我跟柳打算買一大包的狗食,畢竟這可是經濟又實惠,吃的飽,又能省錢。

  但是被黑給拒絕了,齁!真的很挑食耶!

  買了一些東西,卻發現根本就不用推購物車。

  不對喔!那原本是要給柳坐的,只是他最近很害羞。

  原本要找把拔一起去吃飯,但是馬麻不肯。

  我想還是不要打擾人家好了,畢竟我也很嚮往兩人同居的小築。

  只是我們三個男人,就好像路邊沒人要的小公狗。

  還要搖著尾巴,乞求帶我們回家。(嗚嗚嗚)

  吃著韓八醬,這感覺很特別。

  第一次嘗到這種拌飯,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不過,柳不喜歡山粉圓,我是覺得還好,可是黑很喜歡。

  所以我們幫他用很多,加上一片檸檬片。

  吃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

  「不然就讓你們吃這個好了。」

  「哪裡來的石頭鍋啊!」

  「我家那邊磚頭很多,不怕。」

  之前他們都吃的超克難的,我真的不知道是怎樣活過來的。

  不過,如果天天讓他們吃大鍋菜不知道會怎樣。

  吃不完的就放到隔一天,繼續加進去,讓他們不斷的回味。

  如果這樣做,真的會集體送醫院,我還會被當成殺人兇手。

  回到社辦,這就是屬於我們三人之間的秘密了。

  看著之前活動的照片,還有許多豐功偉業。

  「我要發誓,剛剛講的、做的、說的、幹的,只要踏出社辦我一概否認。」

  幸好,沒人錄音、後面沒鬼,不然真的會死的很難看。

  拿起ice fire我想要配著生魚片一起吃。

  「你滿十八了嗎?」店員看著我問。

  「不像嗎?」我抬起頭。

  「的確不像,我可以看證件嗎?」他笑笑的說。

  我笑笑的講,「沒帶耶!」

  他又笑笑的說,「這樣不行喔!」

  「你是基於哪點,看不出我滿十八?身高還是長相?」我也笑笑的講。

  「呵呵!兩者。」

  「那我是不是要配著一張曾X偉的臉才行。」

  「你很幽默耶!小弟弟。」

  「通融一下嘛!大哥哥。我真的是大學生耶!」

  「好啊!等你哪天上大學,我在賣你。」

  走出便利店,我的頭髮是溼的,不是沒吹乾,而是一頭霧水。

  原來像黑一樣,老起來放也是有好處的。

  真不該笑他的,我想他們的三餐就是防腐劑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