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透著溼潤的眼淚,窗外的孤影拍動著疲倦的翅膀。

  望向天際的絢爛,這夜似乎又不寧靜了。

  站在田埂,無光害的天空又明亮的許多。

  聲響不絕的鞭炮聲,一道又一道的流星。

  或許這就是映入天際的歡喜跟祈求。

  建醮加上南巡,梓官城隍真的好多年都沒有這麼熱鬧了。

  三天兩夜,到旗津天后宮再回來。

  這陣頭真的很龐大,因為算是整個五村的境主,加上其他地方的境主。

  這算是忙的焦頭爛額期末考當中,得到一絲慰藉跟休息的空閒。

  幫忙抬轎的他們,真的很辛苦。

  賺來真的是血汗錢,體力就可以看的出來。

  浸濕的是印著圖案的汗衫,這虔誠也是發自內心的。

  看著陣頭,因為我始終是個旁觀者,說穿了只是找個快樂。

  不、不一樣。

  我知道我也是不一樣的。

  「舅仔,多謝。」

  拿著我送過去的冷飲跟檳榔,他們笑的很欣慰。

  或許這都是有害身體健康的東西,但心靈上的健全才是無價的。

  躺在床上,我想要的,應該不是散亂在桌上的書本。

  而是他們的笑。

  跟把拔一樣,雖然先鋒官跟主帥轎是不能放下的,但他都會要他們休息。

  「拿金紙墊一下,休息一下吧!」

  「舅仔!快考完了齁!」

  「嗯!」

  「真好,終於可以放假了。來去啦!」

  毛巾是濕的,我的臉也是濕的。

  因為天在下雨,而我只是用力的緊握那條毛巾。

  祢真的能保佑嗎?他們的心酸,信徒的奢求祢聽的到嗎?

  他們不是不求回報,只是要求溫飽跟家人的平安。

  我知道祢可以的。

  我問的是自己,因為我比他們還不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