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訓第二天,幾乎都是殺死腦細胞跟體能訓練。

  當我們腦袋還在昏昏欲睡加上消化早餐的時候,上了出納跟核銷之類的東西。

  簡直就像是催眠曲嘛!

  摧殘了數億個腦細胞之後,我得到一個總結。

  就是會計系還缺不缺人啊!我們很需要旁聽兼開課輔導。

  挖耖!就連器材都要自己來。

  是怎樣,掃地、拖地、擦玻璃、到垃圾都要器材。

  這是人幹的嗎?台傭還沒錢拿咧!

  ㄎㄎ,我要加薪啦!不然我也不會跳樓。

  之後是各個幹部的傳承。

  要把經驗跟各式各樣的方法或是問題告訴我們。

  我跟亞錚姊到社辦去摸器材,還有分類跟清點。

  這種感覺就像虛竹接受北冥神功一樣嘛!我不要你還硬塞給我XDD

  「不要這樣!當心我叫救命喔!」

  「你叫啊!就算較破喉嚨也沒人會理你的。」

  (不要把人家的台詞亂用啦!)

  回到社辦,其實該怎麼說捏!

  只有一句話,就是,「好啦好啦,我整理啦!」

  啊!沒辦法,這種東西就是要自己摸過、碰過才知道該怎麼放、怎麼用。

  大家一起整理是很好啦!但是歸類的時候還是自己來。

  像亞錚姊一樣,一箱一箱的放好,還有貼註明標示。

  至於很多東西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說她們很珍惜。

  但是也該看情況吧!

  大致瞭解之後,回到座位。

  是小凱學長在教??(我真的忘了。)

  好像要我們從團康、帶活動去腦力激盪的樣子,還有就是團結。

  因為我們玩的一個遊戲,就是要我們從中去學習。

  不要拘泥,不要只顧眼前,要懂得去聽每個人的意見,統整所有的想法,理出頭緒找對方法。

  我們是個team不是個體,要尊重也要接受。

  就像『球不是一個人能踢低。』(世界盃!世界盃!我期待已久的世界盃。)

  藉由這樣的方式,讓我們更進一步的有默契。

  短時間要說有成長不是這麼明顯的,至少我們會用時間去證明。

  因為我們是一個家。

  既使現在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秘密跟負面情緒,但不想感染大家的心情。

  所以我們會體諒的。

  又是寒天當中餐,我沒有胃口。

  是沒有想裝東西的動力。(又要被婊不愛自己了。)

  我躲到樓梯間的逃生口,看著外面。

  因為他們在舉行早上出納考驗的對抗,這東西我本來就不在行了。

  不是說很揮霍,也不會很摳。

  因為會讓我想到自己的爺爺跟父親。

  他們一直都是我無法超越的目標。

  不是成就,也不是外在的欲望,而是做人做事的態度跟道理。

  清廉是大家對爺爺的印象,還有跟人交際的氣度。

  如果當初要形容的話,真的就是豪氣干雲、義薄雲天。

  不像電影的雷洛就是陸雲生了,就唯獨對錢,爺爺不執著。

  就是為什麼回到古厝那邊,親戚跟在地人都會搶著說爺爺的事蹟。

  他不是人而是我心中的神,能當他的孫子我很驕傲。

  父親遺傳到的也是那份豪邁跟血緣。

  氣度跟心胸總是能放的很開,對人做事任何眉角規矩都清清楚楚。

  將心比心,會很懂得別人的話語透露出心事。

  他對母親的摯愛,對我們的厚愛。

  我想天底下的父親都是一樣的。

  他不是神,因為他是我效法的跟敬重的目標。

  只是我用錯很多地方,也做錯很多事情。

  越是想做好,越是想像他們一樣。

  我得到的就僅僅是教訓跟受傷,可是仍會試著去站起來跟做到。

  只是心中那塊的遺憾卻使我不敢面對。

  (謎之聲:哪一塊?)

  「你知道有人的出生就是家人的死亡嗎?」

  (謎之聲:挖!忌日跟生日同一天耶!好屌喔!)

  (該不會是你吧!)

  我沒理會謎之聲,如果我晚一點出生,或是不要生出來,是不是就能讓爺爺多活一點?

  是不是就能讓爺爺教導個幾年?是不是能多多少少親身感受到爺爺?

  不需要用聽的去想像、去揣摩、去騙自己。

  回到活動,我藉由身體的勞累想忘記好多好多的事情。

  邊跑還要邊喊著「藍天、加油!」

  只是堃堃發生了一點小意外,害我們嚇出一身汗。

  接著是跑樓梯跟伏地挺身,還有發聲練習。

  我懂得運用丹田,只是喉嚨曾經有小手術,所以真的沒辦法。

  身體真的傷很多。

  從以前累積到現在,不是運動傷害就是我忽略不理。

  像以前翻船(籃球用語,是指手腳折到)我都沒在休息的,只是稍微停一下就繼續。

  踢足球的時候,我知道不是故意的,只是被踢中胸口跟肚子。(你是踢球還踢人啊?這不是少林足球耶!)

  下次可以拍電影了。

  我們躺在地上感受肚子的起伏,我故意鬧屁屁還有阿冠。

  不是滾到身上,就是看著他們發聲,手指還到處遊走。

  逗著阿馨她們笑。

  「來一個左擁右抱。」

  最後就是傳承跟處罰。

  我故意在亞錚姊的頭上比了個ya字,這樣比較有紀念性嘛!

  處罰是因為我們利用這兩天的活動下來,比看兩隊得到的積分。

  幸好柳為我們扳回一分,所以可以處罰另一隊。

  直到結束後,我跟亞錚姊在收拾東西。

  還有阿凱學長也在傳授我許多偷吃步跟旁門左道,因為他也當過器材。

  只是我想的卻不是這些。

  而是黑跟我說的,他好像會搶走我的丰采。(因為我們帶活動要講評,只是我都是讓黑發言,因為我真的累到快睡著了!)

  丰采是聚光燈下的焦點,當一離開褪下這塵色彩。

  才發現只是個戲子,一個帶著面具演著別人故事的戲子。

  擁有的是短暫的,不是永久的。

  如果當別人發光發熱時,就要有舞台跟推手。

  我不是一個好演員,也不是一個會收放的內斂,至少在之前我都不是。

  現在,我要的只是簡單。

  屁屁!19歲快樂,祝你順心。

  順便一提,二一池的水,學長說是化糞池的再生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