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次,我想真的有些時日不見了。

  騎著車,吹不到所謂的自由,感受不到任何放鬆。

  會到速食店見面,與其說是妳,倒不如是我的決定。

  不過捐完血的隔天就吃速食店,會不會太慰勞啦了!

  那下次捐精之後不就要吃牛排犒賞自己,如果天天都自我安慰的話,不就要破產了。

  題外話,以前有個不知道什麼的廣告,就是老公賣完精之後,老婆點錢清算後來看著一個量杯(正常尺寸),居然對老公點點頭。

  加害喔!那個老公。

  回到速食店啦!

  走在通道,選擇性的坐到後面,因為我還記得。

  「不用在坐這麼後面,沒關係啦!」

  「為什麼?」那個症狀?

  「因為那個毛病早就治好了。」

  「治好了,那就好。」

  「都過這麼久了,你還記得。」

  妳給了一個笑容。

  我也是笑著回妳。

  等餐的時候,我拿起妳給的畫冊,認真的翻閱。

  「在哪裡買的?」

  「大陸。」

  「大陸啊!」

  「對啊!因為那是託大陸網友買的。」

  又是另一頁。

  「對了!改天你要的話,我在幫你留意一下。」

  「可以啊!不過送我鋼琴譜的話會更好。」

  「你還有再彈鋼琴啊?」

  「稍微,畢竟會吵到家人的睡眠。」我吐吐舌頭。

  「那下次送你不會吵的好了。」

  「那我要炒的。」我笑笑。

  「吵的?」妳喝著柳橙汁狐疑的看著我。

  「送我食譜好了,現在想研究甜點。」

  時間如飛雪,不知不覺中的消逝。

  桌上只有凌亂的餐盤跟包裝紙。

  但對話就像網球一般,一來一往。

  沒有像網球選手的緊張情勢,沒有比賽的勝負,只有不間斷的內心。

  很愜意,就這樣愜意的結束。

  「妳等等要去哪裡?」

  「回家吧!你呢?」

  「我想,可能會去一個地方吧!」

  「哪裡?」

  「一個久違的地方。」

  跨上機車,妳我消失在迷霧當中,誰也沒有見到誰。

  因為背道而行,因為風雨不同路,因為不會不見,是一定會再見的。

  騎在台17線的路上,我靜靜的吹著海風。

  看著綿延不絕的浪花,跟鹹鹹的海水味。

  脫下安全帽,就只是為了。

  「來吧!淹沒我的感官。」

  一路向北行,我絲毫不知道疲倦。

  經過觀海橋的時候,還刻意放慢速度,完全無似自己身在快車道。

  只有一波又一波的淡忘,跟一陣又一陣的悸動。

  看著橋上很多人在垂釣,我不禁想問這樣線夠長嗎?

  難保不會在拉的過程斷掉,如果魚兒有掙扎跟反抗,那會不會中途又掉下去了。

  繼續前進,但標示的牌子卻減少了。

  我自己都很疑惑,怕會走錯路,加上天氣不是這麼好。

  一路上,都有一些些的毛毛雨。

  畢竟,那個地方我只有去過一次,還是坐遊覽車。

  當初年紀又很小,所以印象沒有這麼深了。

  懷著怕怕的心情,一經過門碑後我的心情終於放心了。

  因為到了,而且映象越來越清楚。

  將車子停好,我堅持要走正門。

  因為我很幼稚,因為我想看著門樓進去,因為牌坊上面寫下了氣宇軒昂,龍飛鳳舞的大字。

  『鹿耳門天后宮』

  柱子還提上詞,寫上字。

  兩邊各有類似展覽館的東西,可惜時間已經過了。

  走進廟,那種描繪並不是可以形容的起來的。

  可是內心的平靜,跟莫名的莊嚴感真的可以體會。

  看著大把大把的香在每個信徒的手上,我想映入天聽的不只是祈求而是一種虔誠。

  走進大殿,望著栩栩如生的聖像。

  此時此刻的自己,不再是一個旁觀的旅遊者。

  而是滿腹酸苦的孩子,但有任何委屈卻說不出口,只是默默拜著。

  走到後面,從右手邊左殿的太歲星君、三官大帝、南北斗星君,再來中殿的觀音佛祖跟十八羅漢,接著左殿的臨水夫人跟文昌帝君,最後三川部右的關聖帝君、三川部左的延平郡王。

  難怪我要說,香要一大把在手。

  漸漸的離開,第一次踏進這裡是小三的時候吧!

  那時候是戶外教學,唯一比較清楚的大概是後殿吧!

  因為建築風格很有特色,加上供奉的神像很多,所以印象比較深刻。

  跨上機車,我從前面呼嘯而過。

  內心的澎湃,就如同這古蹟面對的大海一樣。

  我相信幾百年的流傳,就算是前朝的古物,也會流芳千古。

  形雖滅、意長存,如同我現在的情感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