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我從鳥松回家的時候,路上發生一件很怪的事情。
  有個很像流浪漢的流浪漢一直跟著我(其實應該是乞丐啦!),但是他的照型好像在哪裡見過。
  
  身上都破破爛爛的,卻沒有半點酸臭或是沒洗澡的味道。
  是怎麼了!因為大陸那位大哥帶起的風潮,成為一種流行嗎?
  
  索性!我跨上車從美山路騎回家。
  看著後照鏡的身影,總覺得隱藏在長髮後面,他的眼神透露出很奇怪的訊息。
  犀利的像把我的靈魂看透了,讓我有種在他面前我無所遁形的感覺。
  好毛喔!我只想快點回家。
  
  夜色暗了!騎在田埂的道路上很危險,加上視力受到沒光的影響,能見度好差喔!
  當時想說快到了,而且我又慢慢騎吹著晚風。
  並沒有想太多。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
  一個緊急煞車,一個人影從我面前有快速的向前飛。
  喘著大氣,腦海中只有兩個念頭。
  「我有撞到他嗎?」「他死了嗎?」
  
  我趕緊停車,跑過去看。
  不可能啊?沒有撞到東西的聲音,也沒聽到他的哀號聲。
  怎麼可能?加上我的時速只有20多耶!
  一般人也會閃開,我怎麼覺得他是故意的。
  
  當我走進一看,夜色中映照的身影也映照著我慘白的臉龐。
  「是他!怎麼可能?」
  我不只心跳加速,就連身子都微微的顫抖。
  怎麼會是他!那個流浪漢?
  我的頭天旋地轉,眼前的景象似乎在跟腦袋產生對抗。
  百思不得其解,加上心中的害怕感讓我不知所措。
  
  但我還是很快的恢復理智,走到他的身邊去看他。
  「先生?先生?」
  沒反應。
  我試著量他的脈搏跟探呼吸,很好!正常。
  地上一點血漬都沒有,應該沒問題。
  當我要扶起他的時候,他突然睜開眼睛看著我。
  
  當下我是整個跌坐在地上,連話都說不出來,只差沒有顫抖兼尿失禁了。
  他盤腿而坐,但目光卻一直注視在我的臉上。
  不停的打量我,有時點頭、有時搖頭、有時嘆氣、有時大笑、有時大罵。
  直到經過五分鐘之久,我的神智才漸漸回復。
  
  「你沒事吧!先生。」
  他沒反應了。
  「對不起喔!我沒注意看路。」
  他還是沒反應。
  「要不要送你到醫院,任何損失我都會賠償的。」
  他依舊是沒反應。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說先把車子停一邊,扶他過去坐一會再打算吧!
  打定主意要起身的時候,突然被他用手扣住左手腕。
  當場又嚇到,愣在那裡驚訝的看著他。
  
  他翻翻我整隻手,然後緩緩的開口,說了一句我很疑惑的話。
  「哇!小弟弟不得了,不得了。」
  「我看到有股靈光從你的天靈蓋衝出,而且你的骨骼經脈特異是萬中無一的絕世高手。」
  「如果讓你練到神功那還不飛上天。」
  
  他是不是剛剛被我撞壞腦子了,咦不對啊!這句話好熟悉喔!好像在哪裡看過或聽過。
  「只是看你眉頭深鎖,心事重重的樣子。我懂手相跟算命,要不要我幫你卜個卦?」
  「要多少錢?」這時的我已經冷靜下來了。
  甚至極度懷疑他百分之兩百是詐騙集團。
  「一百夠不夠?」
  「哼!你當我洪七是什麼人?」十分不卑不亢。
  「兩百,不要拉倒。」我冷冷的道。
  「你可以把我當成阿貓阿狗。」不卑不亢頓時瓦解。
  
  我甩開他的手站起來。
  「如果你沒事了,那我要走了。」
  「等等!他又按著我的手。」
  「還有什麼事嗎?」我已經不耐煩了。
  「我看你的相貌,不像是個平凡人啊?」
  「是喔!隨便你怎麼說。」
  「我看閣下絕對不是普通人,而是普通人中的霸主。」
  普通人的霸主?不會還是像電視說的還是乞丐吧!
  「嗯!絕對不是乞丐,而是普通人。」
  
  頓時我的火氣升上來了,他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來找我麻煩的。
  「我不管你是誰?我也不想再跟你說話。」
  「現在,我要回家了,你請自便。」
  「年輕人,先別走啊!」
  「你有恩於我,我會報答你的。」
  「我什麼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家睡覺。」
  
  「你真的無慾無求嗎?」
  「......」
  「我要的你給不起也沒辦法達成對吧!」
  他笑了笑。「不是給不起,而是給了,你也要不回來。」
  
  我熄火,看著背光的他。
  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盒子,「這裡有三樣你失去的東西。」
  「現在我就把他送你,讓你找回來。」
  
  我接過盒子,瞇著眼看著他。
  好了!你可以回家睡覺了。
  我低頭看著盒子,又看看他。
  我不要跟你夢中相見喔。「管你什麼睡夢羅漢拳還是如來神掌的秘笈。」
  「放心!你走吧!」
  
  慢慢發動車子,我快速的離開。
  但後照鏡,早已空無一人。
  油門到底,逃回家裡。
  當天我發現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說夢不像夢可是我卻又身在其中,而且我還見到了一個不可能見到的人。
  
  「你叫什麼名字。」
  「喔!你叫我小慕就行了。」
  「是嗎?不過汝之衣裳怎麼這般奇特啊?」
  奇特,我還覺得你奇怪咧。
  「對啦!那你叫什麼名字啊?」
  「是的!在下,姓司馬,名遷,字子長。」
  「喔!姓司馬,名遷,字子長。」
  咦,不對啊!太史公。
  
  我居然回到古代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