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了一大早,其實...最近都很早就醒過來了。
  
  直到快九點多了,丸哥他們才到家裡來接我。
  因為今天,是說好的游泳天。
  
  我們一夥人很開心的騎到楠梓,像是沙灘男孩一樣很陽光,連天空都泛著耀眼的天氣。
  可是當我們一站在大門口的時候,全都望著上面斗大的標題發呆。
  
  『早上6:00~9:00』
  但手錶的時間清楚,正確的顯示9:40分。
  冏了!真的很冏。
  我們幾個像白痴一樣,頂著大太陽下當陽光寶寶。
  
  「現在?」
  「還問現在。」
  我突然想起哥曾經說過,左營有一個泳池。
  「那我們去左營吧!我哥說在蓮池潭旁邊而已。」
  
  我們又跨上機車,看著兩個很正的咩往泳池的大門那邊走過去。
  「又兩個傻子。」
  
  一邊打屁一邊亂亂晃。
  我跟丸哥還故意玩鬧毅和大便兩個人。
  因為兩個人對很多路都不熟,只能跟車。
  結果,丸哥他故意超一台大車擋住視線,看他們兩個會不會再十字路口一直騎。
  
  「機掰!」
  「哈!兩個路癡還坐同一台車。」
  
  因為第一次去找,我們居然將外環都繞了一遍還是找不到。
  不只浪費時間,還累的要命。
  丸哥的膚色幾乎都要變成古銅色的了,幸好我有擦防曬油,不然真的會曬傷。
  最後因為快11點了,我們決定先去找家冰店補充快要乾涸的身體。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因為毅12:20要先到美術館拍東西,所以能夠游的時間也很少。
  
  當我們又坐進上次那家,只是這次又少了跑皮,因為他又睡過頭了。
  坐在位子的時候,我們又跟上次玩同樣的把戲。
  就是看著牆上有任何電話就亂打,可是這次還加上大便的及時通帳號跟手機。
  搞的他差點發火翻桌。因為有一次毅在風色上面公開他的手機號碼,害他當天的流量爆到像數字的亂碼一樣多。
  重點毅還是用全頻,就可以想像它那天可能連在大便都要接著電話。
  
  早上沒吃早餐的我,其實肚子真的再叫了。
  可是我實在沒有太大的興趣將這攤冰水吞下肚,加上自己很不能吃冰的。
  但為了怕等等游泳的時候,會餓到沒力氣我還是努力的裝進肚子。
  
  「吃完!」
  「哦!我真的吃不下了。」
  「吃不完喔!那等等就塞你後面的洞好了。」
  「我、我的嘴巴跟舌頭都沒知覺了。」
  「這樣很好,等等讓你的屁眼也沒知覺。」
  「都只剩下冰水而已,不要啦!」
  「剩冰水,這樣比較好灌啊!」
  
  走出冰店後,我們決定先到附近的漫畫店逛逛。
  只是大便說的那一大堆漫畫名稱的時候,我的頭上幾乎都是問號。
  我不是不會看,而是我看的真的很少。
  除了固定幾部之外,我通常都不太會去看其他的。
  所以我看的漫畫幾乎都很少,不是已經畫完了,就是腰斬再不然就是卡住了。
  
  「噯呀壓!小慕怎麼都況桃色書區啊!」
  「喔!小慕壞壞~!」
  齁,我又無言了。
  剛剛就被他們嘲笑說,那句:『師父我們去取經吧!』講的有點A了!
  
  當我們在美術館的時候,已經是12點多了。
  但是毅的同學還沒到,他們是因為作業要拍攝東西,可是我們卻快蒸發了。
  平時,逛這裡可以增加許多人文素質,就連散步聊天都是好去處。
  但時間真的要挑對,而且我們四個人還穿著拖鞋跑進人家的展覽區,就只是為了找廁所。
  整個感覺就很不對,格格不入連我們都覺得不自在。
  
  我想今天天氣真的太大了,把他們幾個人的腦袋都燒壞了。
  因為他們要提升自己的格調,應是把英文跟台語湊在一起。
  就像看人,他們講成系郎(see人),搞的很像死人的台語。
  然後把一堆鄉音也套上去,連指路的時候也一樣。
  「等等要直bike然後turn右,right不right。」
  我想還是找點到目的好了,我想游泳啦!
  
  到了那裡,同學還沒到。
  但我們都已經快累死了,就算坐在咖啡店前面的椅子上。
  外頭的氣溫還是襲擊我們全身,幸好我今天穿的很亮,還加上牛仔褲不至於會曬到太嚴重。
  
  等了又等,只看到三個很萌的國中生走過。
  就是沒看到他說的像吸毒的、像白癡的、像猩猩的。
  直到大家的火氣都已經開始上升的時候,我居然做了一件很要不得的事情,差點回不了家。
  
  因為大家都等不下去,就連我都有點心煩氣燥。
  索性決定放他們鴿子不管他們,因為這本來就不是我們的目的。
  我就走出咖啡店,打算近距離看那三個很萌的學生妹。
  但目光卻是繞過他們身後幾公尺的距離。
  吸毒?白癡?猩猩?
  我的目光轉到毅的身上。「是不是他們?」
  「啥?喔對啊!」
  「沙小。」丸哥的眼神。
  「機掰。」大便抓著我的衣領。
  我知道我完了。
  
  接下來的時間就一直被他們砲轟。
  雖然他們只是表現的很不快,但就是不泡我不甘心。
  我就像小姐一樣陪笑著。
  「我、我只是用眼睛在吃冰淇淋咩!」
  「信不信我等等讓你吃大便。」
  「我就想說,會不會是他們咩!」
  「就算想也當作不是咩!會不會看場合說話。」
  
  雖然我們還是坐上來等,但是他們幾個真的很會拖。
  就連我們喝完飲料了,他們還沒從餐廳走出來。
  不只是我們三個很無奈,就連毅都火大不想等了。
  所以我們還是離開,放他們鴿子了。
  
  終於,游到泳了。
  身子整個就泡在水中不想起來,雖然是露天的但很乾淨。
  而且人不多,所以可以游的很盡興。
  我喜歡水,可是我卻很沒有游泳的動力,因為我整個就笑翻了。
  丸哥跟毅一直要拖大便的泳褲,然後大便的叫聲又向飆高音的歌手一樣。
  1個多小時下來,笑的時間比游泳的時間還多。
  
  最後我們回到毅家去打麻將。
  一天的行程差不多就要玩了,可是到的人還是不多。
  什麼時候才可以在跟Etoiles的人見面,當兵的一個、在台南的一個、在泡妞的一個、在睡覺的一個、在失蹤的一個,還有嗎?
  心中的所念念不忘的人,還有嗎?
  有!一定有。
  
  「你說錯了!」
  「啥?」
  「剛剛那些,他們不是我的朋友。」毅糾正我。
  「他們只是同學。」大便接著說。
  「??」
  「毅的意思是說,我們才是朋友。」丸哥結尾。
  
  握在手上的牌,似乎又緊了。
  是啊!是朋友,但你們都是我的兄弟。
  
  「ㄟ!打出來啊!」
  「你握這麼久是要愛撫它嗎?」
  「齁!大相公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