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是第一次這樣做。
  但還是覺得很好玩,因為身邊的人不一樣。
  所以感覺就不同。
  
  禮拜四那天,才是黑的真正生日。
  原本那天就是打算去夜唱,所以我,柳、亮、冠也打算再送禮物給他。
  只是除了原本就帶好的,我們又加上一個很意外的禮物。
  
  九點的時候,我們從學校出發。
  到了神采,我們決定先去逛瑞豐耗時間。
  因為我們定的時間是11點的。
  
  其實夜市在台灣算是不能缺少的重要指標。
  不光是熱鬧而已,就連許多道地的小吃都應有盡有。
  就連我們那邊也都有,但比不上高雄這幾大夜市地區。
  
  雖然,有吃晚餐了。
  但是還這種地方,還是會被很多食物給吸引。
  一邊看一邊逛,能夠看到很多形形色色的攤販。
  但天氣真的很悶熱,尤其食物的熱氣都聚集。
  所以我們決定到對面的走,因為也沒有要買什麼了。
  
  到一間量販店,我們幾個停下腳步。
  不是因為有吸引我們的東西,也不是有晃著大奶的正咩,只是因為有空調。
  沒錯,這時就會看到幾個像笨蛋的笨蛋一直再同一個地方不離開。
  不只是路障還有礙瞻觀。
  
  直到把拔催促大家,才依依不捨的跟空調道別。
  只是亮跟柳居然看到了一個在平凡不過的東西,可是卻讓他們熱烈討論。
  「過來,過來。」
  他們意示我過去。
  「送這個好不好。」他們笑的說。
  我笑著點頭。
  
  只是結帳的時候,他們居然把我當白癡一樣在看。
  因為結帳的大哥看到我手上的東西之後居然,「旁邊有size大的。」
  「啥?」
  「旁邊有size比較大的。」
  「哦!不、不用啦。」
  我很監介的笑,他們很過分的大笑。
  
  連結帳大哥都笑著拍我肩膀說,「沒關係啦!男生長大都要買的,第一次不用這麼緊張啦。」
  挖哩咧!我也不用解釋啦,只能一直陪笑。
  我還記得,我們在挑選的時候還看到有口味的。
  是怎樣要叫他很enjoy嗎?還是叫他當我們的面套上。
  
  走回集合的地方。
  「不過保險套怎麼這麼貴啊!三入就要這麼多錢。」
  阿災,「或許他們品質,產地、形狀、味道、安全都有差吧!」
  如果要免費的就到各個衛生單位去拿咩,不然做一次愛做的事等於也在燒錢。
  
  抵達神采,這些就真的不用再打什麼了。
  因為有太多東西是不能用打字或口述可以形容的出來的。
  
  把拔是五月天的粉絲,點的都是他們的歌。
  而且把拔也很會帶動氣氛,雖然有些歌不會唱還是會幫忙。
  
  而Mr.Da是真的很hight。
  他拿到mi就像網球王子裡面的阿隆拿到球拍一樣。
  很熱血,也很會一直唱,就算不熟的歌也能唱的不亦樂乎。
  
  亮從那次之後就冠上了情歌王子的稱號。
  因為我跟把拔一直點情歌給他唱。
  還要他跟黑對唱。
  
  馬麻和八姊就很喜歡點台語歌,還是悲情愛情的台語歌。
  而且老愛那哭腔去唱,整個就很有點。
  
  烏、堃跟圈就比較害羞吧!
  但是他們唱歌真的都很好聽,聲音也很美。
  跟貍合唱的時候,我都很enjoy。
  只是剛開始都被我們霸佔了,哈哈~~拍謝啦!
  
  只是柳一直都很沒有精神一樣,大概是習以為常啦。
  結果看他躺在那邊,我就故意把臉湊過去假裝要吻他。
  他真的嚇到了,結果我跟亮就一直要親他。
  把他嚇到整個跌坐在地上。
  
  這時馬麻他們都拱我們要親壽星。
  結果我的脖子被黑嘞的太用力,差點喘不過去來。
  因為我們兩個太激烈了,居然都摔到地上了。
  只有臉頰而已啦,如果奪走他的初吻我不就完了。
  
  其實時間要說慢也不慢,要說快也不快。
  有人說過,在一點多的時候是人體最想睡覺的點。
  幾乎大家到兩點多都躺下或是補眠了。
  只有幾個人還是清醒的,我有稍微休息一下,之後都是唱歌。
  
  把拔比較ㄍㄧㄥ,因為他知道一定要有人醒著。
  我知道。
  因為我旁邊的她,在睡覺。
  我很怕她會摔下去,只好用將右手放在她頭那邊,以免我反應不過來。
  
  到後面,我唱的都幾乎都跟亮一起唱情歌。
  把拔還是一直點五月天的歌,馬麻偶而會唱唱歌讓自己清醒一下。
  小八姊!比較厲害,她會累但我幾乎都看不到她很倦容的樣子。
  
  時間到的差不多時,把拔點了一首歌把大家叫醒。
  我看的出來她還是很累,吻了她的頭一下。
  我把東西整理好,伸個懶腰。
  
  早晨的陽光很刺眼,因為我們待在昏暗的地方很久了。
  平安的將人載回學校,那時候幾點了我也忘了。
  回到家,我整個就好像一睡覺就不會再醒過來了。
  
  但我還是不能睡,因為等等還要去被醫生看。
  所以我脫掉衣服跟牛仔褲,只著汗衫跟短褲,嘴裡還咬著牙刷。
  重點來了,因為那時候意識還滿模糊的結果我走到外面丟垃圾。
  聽到一聲清脆的,「ㄍㄨㄤ!ㄎㄤ!」我就知道我完了。
  瞬間整個被嚇醒。
  
  挖哩咧,你現在在遊戲我嗎?
  外婆家的門就是那種不調就會自動上鎖的門。
  我害啊!
  身上連電話都沒有,機車鑰匙也在裡面,口袋一毛錢都沒有。
  而且這裡四周都是稻田,連個住家都沒有。
  我真的是求生無門,叫天不應。
  
  所以只能將嘴裡的泡沫趕快處理掉,騎著外婆的淑女車到大馬路上的住家求救。
  很蠢我知道,但我更冏。
  原來今天的點是這個,被鎖在門外,騎著淑女車,只有穿汗衫跟短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