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日,幾乎所有人都回外婆家慶祝母親節。
  因為要過去吃中餐,所以我跟妹早早就先過去。
  但那天真的很熱,熱到我超想只穿著汗衫大搖大擺的。
  
  之後小阿姨他們到了,而且他們在庭院吆呼我們下去喝茶聊天。
  所以一群人吹著風品茗兼喇賽,話題一直一直就像天上的雲一樣飄忽不定。
  
  看著小表弟跟老妹各捧著一本書埋頭啃,有時聽到笑話也會跟著一起笑。
  小阿姨、姨丈還有大表弟則是跟外婆,聊著很多近況跟趣事。
  三不五時還可以聽到一些令人會心一笑的糗事。
  
  一旁的我不是靜靜聽,不然就是回答問題而已。
  
  過了許久,二姨、表哥加上小可愛到了。
  她一開始還假裝很害羞,到我們面前時候,二姨都說她會偷偷欺負小姪子。
  大家就故意說她幾句,結果...啪!豆子大的眼淚掉下來,她當著我們很錯愕的面哭了。
  讓所有人都連哄帶騙,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我只能說她的自尊心真的很強,外婆則說她跟表姊小時候很像。
  那時候只要表姊在外婆家感到委屈就會牽著表哥,走到大馬路哭著要回家。
  真的有點好笑,但我也不是說這麼想理她。
  因為自己現在都搞不定了,還要去煩惱別人的感受。
  
  過了快一點多,表姊他們還沒拿到pizza,小姪子又因為肚子餓在哭鬧,二姨索性叫他們不要等了。
  畢竟這裡就有煮很多東西,實在不用再等下去。
  因為這天,別說是pizza店了,很多東西都是要大排長龍的。
  
  我嗑了幾碗鹹粥就放下碗筷不吃了,因為目光停在娃娃車上的小嬰兒。
  不光是外婆就連大家都被他的舉手投足給吸引注,剛剛喝完牛奶的他躺回去繼續打哈欠。
  小可愛也特別繞過去看他,自己也知道在這個場合可能不行動手,所以便搖著娃娃車哄弟弟睡覺。
  
  一邊喝著小阿姨的咖啡,我想這種現磨現煮的還是不太適合我。
  大概那種便宜的咖啡飲料才符合我,畢竟我不常喝也不太能喝。
  
  喝完咖啡有點悶的我,想暫時離開人多的地方。
  回到房間我開始敲打著鍵盤音符。
  直到小可愛要睡午覺,二姨才打開房門問我可不可以躺床。
  妹妹跟小表弟一個是很累,一個是感冒還沒好,便讓他們各睡在其他兩間房間,我則是繼續。
  
  快到四點多吧!表哥和表弟進到房間來。
  我們一直一直再喇賽,因為怕吵到睡覺的,所以我們回到客廳。
  聽表哥的很多經歷,還有表弟趣事。
  我突然真的很沒用,真的一無是處。
  
  自己的姊姊正準備高普考,妹妹的成績能上國立大學不成問題,而且她又很努力。
  表弟雖然讀夜校但白天有工作,小表弟也是一個只顧讀書老把身體操壞的鐵人。
  表哥除了跑船能增加世界的視野跟許多難忘的經歷之外,他也打算考海巡署,至少較穩定。
  兩個堂哥,一個是博士班雖然有兼職但生活安穩。
  一個已經有固定收入可以養家賺錢,空閒之餘也不斷的充實自己。
  
  綜觀現在的自己,卡在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階段。
  學到的只是知道人性的陰險跟狡詐,得到了背叛跟不公平的待遇。
  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有用嗎?
  
  當初自己,放棄了興趣的科目。
  一來自己明白興趣不能當飯吃,二來現實的殘酷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那時的自己很單純,因為我喜歡探討過去跟發現未知的文明。
  這個的夢在國中的時候結束了,因為考古家的工作已經隨著科技的破壞減少了。
  
  那時的自己很會想,瞭解人心的七情六慾跟喜怒哀樂,因為我知道心是很微妙的東西。
  這種的幻想在高一選組的時候破滅了,因為國內的心理醫師不像國外這麼發達。
  
  那時的自己很堅定,畢竟這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來,而且這也是一種功德。
  這樣的毅然決然在選填自願時被家人阻止了,因為生死學真的不是人人都可以克服的。
  
  那時的自己很天真,老是誇下海口要成為小說之王。
  這些白日夢,已經不知道遺忘在哪個角落了。
  
  可能會覺得可惜,但如果放到未來這樣的可惜就顯得微不足道。
  畢竟我已經放棄很多很多了,人的開始就是不斷的幻滅。
  有些人會成功,有些人會失敗。
  未來,是不可斷言的也不是無跡可尋的。
  
  雖然不是擇我所愛,可是我仍會盡力讀完,因為這是我該做的。
  對我來說,這不是我愛的,甚至也沒有任何喜悅存在,可是現在的我就只剩下未來。
  因為有了明確的目標,和想闖出的動力。
  既使踏進的不是專業領域,但我想要的還是家。
  我承受不了不屬於我的自由,擁抱不了不想要的流浪。
  
  寫到這我突然想起過年時,二叔到家裡來拜年,順便想介紹姊姊過去大陸工作。
  當時的我莫不吭聲,聽著他們的對話。
  心中內頭就是,「何不過去賺個三五年再回來。」
  但我知道就算三年五年過去了,自己還是不會回來的。
  一來都已經習慣,二來在台灣找不太到福利比較好的工作。
  
  我知道那時候想歸想,但不會心動。
  可是現在卻覺得無所謂了,有錢賺有工作做何樂而不為。
  或許想法跟觀念真的有了偏差。
  但我卻覺得,當失去所有的情感後才發覺,錢財權力是真實的。
  不是因為吸引人而是經過大起大落之後,抓在手中的是害怕跟不願意再失去。
  
  她!似乎覺得我一無是處。
  認為我想要都是現階段的膚淺,行為也是幼稚的受不了。
  一雙肩膀扶持不了一片天,一雙手掌握不住未來的幸福。
  腦袋擁有的只是歡笑度日,想法上的價值都是微不足道。
  
  如同現在的自己一直都不想當兵,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
  雖然在大部分人的眼裡這是好事,但我卻覺得這是鳥事。
  什麼視野會不一樣,什麼會變的成熟,什麼變的更像男人。
  一套這樣的體制底下,就像要逼那群政客從良是一樣的困難。
  對不起!我偏離主題了,這些東西就此打住。
  
  回到客廳,我還是吃著蛋糕在沉思。
  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也漸漸懂得差距究竟在哪裡?
  但想歸想頭腦還是不允許我動太多,因為已經發出抗議了。
  
  我知道不想再見到我的你們,早就似我如空氣了。
  沒關係等報告出來,如果腦袋真的長了東西,我想自己大概也見不到幾次太陽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