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多久了,重新踏進這個熟悉又深刻的地方,頓時內心百感交集。
  走過依舊的蘋婆樹下,腦海中彷彿還重現著三年的記憶,唯一不同的整修過的痕跡。
  腳底下踩著不習慣的觸感,似乎再說著我們早就不屬於這裡了。
  「這些能撐多久?」
  「不知道?」
  我笑著對妳說,是因為彼此都習慣著落葉紛飛的聲音。
  
  許久,才經過懷念的教室。
  「不在?」
  「不在!」
  她!一直都很尋尋覓覓。
  當初在帶導師班的時候就已經是個隱藏人物了,何況現在又只是任課老師。
  有課的時間更是大不如前,空出的悠閒比以前更加繁多。
  
  「怎麼辦?」妳偏著頭問我。
  我卻是看著右手的東西,再思考另一個問題。
  「我們,好像得了健忘症了。」
  「怎麼說?」
  「妳看下面」
  她滿臉疑惑的向下看?卻不知道我何出此言?
  「啊?」
  當她張大嘴巴,眼中閃爍的看著我,我知道我們真的很健忘。
  
  所以我們就先決定,不與她差肩而過也不交集,唯有先離開現場再說。
  我們從二樓的連接走廊閃過,快步到第二棟的地下室。
  因為那裡,有著我們共通回憶的地方跟人。
  
  「阿姨,好久不見。」妳搶先一步的向前。
  我則是露出難得的笑容對阿姨,因為她是個很了解我們的阿姨。
  「阿姨這是送給妳的。」
  第一朵康乃馨,我們獻給了高中生命中佔有重要地位的馬麻之一。
  
  「謝謝!哇你們是第一個先送我的人耶!」
  「搶頭香啊!」
  真的是頭香,因為我們直到買完,進到這裡我們才想起要奉送的花應該要有四朵。
  可是手頭的一朵,我們決定先給了阿姨。
  原因大概只有當下的我們知道,畢竟這樣的感覺是每個人都不同的。
  
  時間過的很快,因為我們是笑著第二次走進同一間花店,看著同一個老闆,買了同樣的花。
  不過這次應該補齊了,我們希望。
  畢竟這樣的糗事,都已經跟阿姨笑過了,很開心的笑過一遍。
  
  回到懷念的教室,她仍然不在。
  但我們發現了第二位馬麻。
  她比我們還快,一眨眼的時間就跑到樓下的實驗室。
  我們一箭步的追過去,給了她一個很驚訝的驚喜。
  「老師!」
  
  老師笑了,我們也很開心。
  我不知道妳笑的跟我是不是相同,但我知道我是因為老師的健康笑了。
  她的氣色比以前還好,連身材都有幸福的象徵。
  聽著玩笑,我想起了那年的物理,卻是糟的一蹋糊塗。
  想著是妳老像孩子一樣的脾氣,比我們還像個小朋友,比我們還容易幼稚。
  
  離開的倉促,因為終於找到她了。
  我們拔腿就跑,連上了到四樓。
  看著銀白的鐵門,摸著冷到骨隨的手把,心卻是異常的興奮。
  
  推門進去,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只有螢幕透出來的光亮,映照在妳美麗的臉龐。
  我們很雀躍,還是按耐著心情等妳小跑步的出來。
  「老師!!」
  不只是妳連我都忍不住的喊出來。
  那天,我知道雖然時間很短,但是回憶卻拉的好長好長,長到一整晚的時間都不夠。
  或許這樣的幸福不夠,因為回來的只有兩個人。
  
  妳轉身的背影離去,我們笑著不回頭,因為心中的悸動早就說明了一切。
  不需要任何留戀,這樣短暫的分開是為了將來大家的相聚。
  向前我們都需要有更大的勇氣,對於妳,我們都知道這是曾經的牽絆。
  
  回到一樓,我們兩個在外面等了將近半個小時,就為了見她一面。
  雖然時間已經讓彼此昏昏欲睡,可是這樣的等待是有很大的回報。
  因為妳的聲音,妳的活潑讓我們深深的刺激著身上的毛細孔。
  當初的念頭就是希望鐘聲永遠都不要響起,就像是分離的時刻到了,時間悄悄的帶走了一切。
  
  「老師!!!」
  「嘿嘿?哇!」
  短短的對話,我知道我們又回到從前,從前妳帶來的無憂無慮,帶來的無法抹滅的情感。
  面對面,一個笑容,這樣的就已經是全天下的足夠了。
  就像寶藏不是用挖掘的,而是去經歷這樣的過程,然後將它們通通收進自己的潘朵拉裡頭。
  有著禁忌,有著無鑰匙的孔,不是打開是要從內心深處去喚醒,但醒的瞬間也將是夢破碎的那一剎那。
  
  站在夕陽灑落的地方,我們三個人的影子漸漸被地板吞沒。
  沒減的默契,你還是依然的瀟灑自在。
  搞怪的逗趣,讓我知道當初好捨不得你。
  你笑的很開,是因為你有屬於自己的人生跟快意。
  「可以畢業嗎?」妳擔心的問他。
  「可以啦!上台大都沒問題。」笑容還是不減,得意都寫在臉上。
  「是啊!他一定會上台大,補習班。」我忍不住的笑出來。
  「哈!果然還是很有默契。」
  三個人,三種笑聲,為了相同的心,因為它僅僅連接著。
  
  當我們很傲然的經過辦公室,看到一個我們絕對不能忘記的人。
  「啊!完蛋了。」
  「係啊!剉賽啦!」
  當下我們又是低著頭,快步閃過。
  幸好是上課時間,不然沿途大概會有很多人指指點點當笑話吧!我想。
  所以我們幾乎是用倉皇的離開,只想著該怎麼不被發現。
  
  「怎麼辦?」
  又是重複的問題發生。
  「只好補給囉!」
  反正下禮拜才是母親節,找個空閒的時間我再送給她。
  不過她們倆個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咩!
  唯一不同就是人家是比較有閒的發慌,她是把自己搞的忙到發慌。
  要找她不是不找她也不是,簡單來說也是很難找啦!
  
  只好再想想該給的康乃馨是第幾朵?越來越感覺自己好健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