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欄杆不是為了享受溫暖的太陽,而是讓雨水滴落在整顆腦袋上,好減輕頭痛跟無奈。
  
  看著霧化掉的世界,放空的睡意襲上身子。
  推想過後,才知道失去肝跟肺之後,自己容易意興闌珊。
  
  「影響很大?」
  吐口菸,你語重心長的說。
  「多大?」
  我始終表態如一。
  「這關係沒處理好,不是對現在而是對未來。」
  我不想處理嗎?
  「我沒想過不處理,我也想有個完美的結束,但我,肯對方不見得願意。」
  「其實要解決,只需要兩通電話。」
  我抬起頭,望著煙霧瀰漫的他。「兩通電話,何以見得?」
  「你打給他,他打給他們。」
  我又趴回去,如果真的這麼容易的話,那就不會拖這麼久了。
  「上頭沒指示,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只知道我去找過他了。」
  那樣,已經不是可以說說而已是嗎?
  我不禁想問,不去理會的那一件是因為都是同班怕會更加尷尬。
  
  「你不辯解也不解釋,這樣他們不會明白的。」
  「氣在心頭,會聽得進去嗎?況且這樣是在為自己找藉口理由。」
  我不是戰神,也不是聰明人,就像陳某的不是人中的一段。
  『有些人既使做錯事了,也會理直氣壯的辯解,到最後反而是責罰的人不對,我欣賞,畢竟他們比你我都聰明。』
  
  「不過,你將來就會知道,這樣的影響力有多大。」
  「而且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其實很小。」
  我知道就像心中有了疙瘩,不去理會他還是存在著。
  「不將心結打開,未來當兵工作出社會,你就真的會深刻的了解,這世界真的很小。」
  
  自以為的逃避論,時間沖淡論在短短的幾分鐘就被打碎了。
  對任何事情都是一樣,因為我知道自己最大的挫敗在於......
  「對啦!你有試過一個晚上抽完一整條菸嗎?」
  「啥?」
  「這紀錄還沒有人破過喔!你想試試看嗎?」
  呵呵呵!還是一件一件將事情先處理完吧!看我哪天想不開的時候就去挑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