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原本要通緝他的,還打算將他養起來,在提供給各國的精神病院研究中心去研究的。
  本來!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也計畫的天衣無縫。
  但是就只因為一個很簡單的原因,讓我們不得不放棄整項綁票勒索案。
  
  「怎麼辦?毅哥,我連贖金都已經想好了,結果居然不能綁架。」我用力的將紅中打出去。
  「碰!一萬。那有什麼辦法,誰叫那個該死的原因讓我們失去了。」阿狗無奈的吃掉堆積如山的零食。
  「糊!沒關係。老子現在就狠狠的從你們身上敲一大筆。」
  接著就是一個人從沙發上跌下來,然後被其他人狠狠的修理一頓。
  
  聖誕節我知道那是耶穌降臨的日子,但是我來不及參與。
  可是現在的人,卻是將這天非凡的日子,搖身一變成了那些轟趴跟情人在一起的慶祝日子。
  有事沒事就要隨便的放假、慶祝、開趴、告白、玩樂,把人家的生日當成自己的生日一樣過。
  我想耶穌在天之靈,大概會冏到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們把他的生日搞得像是國定假日一樣偉大。
  
  「九萬!」
  「吃!」
  麻將繼續,我也繼續餵牌。
  只是想到這個禮拜的事情,就讓我一直心不在焉,還非常沒力氣。
  
  為了送禮物,我花了將盡快一個禮拜的時間準備,還把送的過程都想得非常周到,我想任何人都應該會感動到沒痛哭也會流涕的程度。
  但是!人算就是不如天算,感動歸感動但就是沒有動心,就只有幫人家養的份而已。
  噯呀呀~對於這方面我一直都不是高手咩,當初也沒追過前老婆,只是狗屎運她剛好也喜歡我。
  也因為這樣,我在這方面的經驗一直根本就是初生之犢,不怕母老虎,才會被當成送入虎口的肥羊一樣,替人家養老婆。
  
  「丟臉!」毅哥突然冒出這句話。
  「蝦小?」我真的嚇到還以為我心裡想的都下意識的說出來了。
  「不是在說你啦!緊張什麼!」
  「喔!」
  
  將麻將收完之後,我們換打排七,只是用兩副牌去玩。
  一面排一面想,最近是不是因為沒什麼太陽的關係,讓自己變得很憂鬱。
  既使自己本身的多想與多心早已經超出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程度,但是好像很久都沒有過這麼群魔亂舞的高頻率。難以控制到連本身的精神都快要喪失掉了,像體內有東西快要爆炸衝出。
  
  我想大概是本身超級賽亞人的潛力,快要被那些弗力扎等級的教授給逼出來了。
  看著一個又一個戰友的身影,被迫當掉而倒下,我就知道責任越大能力越大這個道理。
  但我可是不會幫你們作弊的知道嘛!活該死好~哈哈哈。
  
  不~不對啦!好像跟我想表達得很不一樣。
  一想到要跟相處一段時間的室友換房就真的捨不得,畢竟他們人都很有特色,也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如果子信走了,就沒人倒垃圾;阿誠不在了,就沒有可以幫買消夜或是練習ㄉㄧㄤ人功力;黑輪拆了,就沒人可以陪我玩男男戀的遊戲。
  
  好像又不對了!那自己是在心絞痛幾點的啦?
  這原因就算了,我也不想說了,畢竟都已經打在青春成長四部曲當中了,想看的在跟我說吧!
  因為那些真的沒什麼,看完也會覺得不知所云,就這樣的感覺。
  
  就像現在都喜歡躺在床上,跟大家一起聊天、打鬧、聽笑話,吵吵鬧鬧到連喇叭都放的非常大聲。
  所以我已經不需要綁架聖誕老公公來許願了,因為我自己就會摺星星;不用贖金,因為我自己會賺。
  不會消逝的節日,因為我根本就不需要過這樣的節日。
  消逝的應該是我對內心渴望的放棄,儘管我真的想把握看看,既使我想努力註定好的就是這樣。
  就像現在這樣...
  「三條、順子、大老二。哈!對不起喔又贏了。」
  ...輸得快讓我們又想敲聖誕老公公一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