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疲累、沒精神,臉上的倦意像極了脫線的傀儡。
  有表情、有顏色,無力的心靈彷彿是感染著全身。
  雖然悸動的情緒很大,流失的情感卻非常重。
  
  有心無魂,是植物人;有魂無心,是雙面人。
  那我喪失的大概是習慣性吧!
  
  躺在床上,明明才五點多;室友沒半個醒來,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外頭冷風,就像把我弄醒的噩夢一樣;讓我身子發冷,腦袋清楚的想著夢中的一切。
  真是夠了!早知道昨天就不該受他們的慫恿看邪降2,雖然我覺得不像他們說的那麼噁心(拜託!沉默之丘、奪魂鋸系列之類的片子我馬都看過了,區區的邪降會難得倒我。),可是我還是夢到一大堆類似裡面的鬼魂跟降頭術。
  最誇張的大概是我在夢中看見有一個屍體出現在我面前,拉著我的被子。因為太過真實,我下意識的將我眼罩拿開睜開雙眼去看。
  結果...只有分針跟秒針在跑,聽到子信跟阿誠的夢話,還有冷風颯颯的拍打窗戶。
  
  就這樣!大概螢幕前的你(妳)會有一點點毛毛的,但老實說我卻覺得很好玩。
  因為我以前就時常夢到一些有的沒的,醒過來之後我會趁著記憶猶新時不停的回想、不斷的思考,就因為託這福的原因,我才會有那些天馬行空的靈感。
  
  可是最近真的太累、太沒精神了,所以有好多人都以為我不開心、以為我跟以前都不一樣。
  不是啦!是生理時鐘開始在不對勁了。
  
  記得在上國中之前,每天睡覺的時間都不超過九點半。
  因為是跟父母親同房間睡(他們睡床,我睡榻榻米。),所以都要跟著他們的作息而定。
  那時嚴重到只要晚睡的時候,就會有很重的罪惡感咧!
  
  直到上國中,我開始將上床時間往後撥,但是一定不會讓自己超過11點半的,而且會到11點多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
  因此!到了高中便是痛苦的開始。
  我通常都熬不太到12點半,也不會讓自己的腦袋處在混沌不明的狀況下讀書,我會覺得根本就讀不進腦袋,因為習慣不了熬夜的摧殘。
  就是這樣,所以我念書的時間都會偏在一大早,至少早上上學的時候不會昏昏欲睡。
  
  但是!上了大學就真的不一樣了。
  我很想睡,但是室友還在onlie、msn,或是大吵大鬧放音樂、聊天。
  真的想睡,但是作業、報告、考試,還浮現著教授那張狡詐的嘴臉威脅著。
  所以拚到現在,我發現這個過渡期有點爆發了。
  才會讓我最近失神兼恍神,讓他們感覺我在生氣不開心。
  
  對不起啦!腦袋lag太嚴重連元旦是國定假日都忘記了。
  說真的!當時還不知道我說錯話了,在他們問我要不要跟他們去跨年的時候,我很認真的說:「齁!禮拜五還要上課耶,算了。」
  接著,他們不是打我頭、就是笑我延腦受創。
  呆了幾秒我才恍然想起,可是卻還懷疑的到處問人家。
  
  其實,我真的忘記了,忘記元旦有放假這回事。
  國中三年讀的是好一點的班級,所以就連假日也都是正常上課。
  高中那三年的一次是剛好放在禮拜天,其他都在上課期間,所以根本就忘了調到哪裡去。
  
  而最重要的一點事,我很少沒跨過年,大多都在11點初頭就睡著了,更說出外跨年(只有高二一次去旗津)。
  有一次我很白目,因為外面的擾人清閒害我差點打去警察局報案。
  直到那頭說,「今天是跨年夜,就請你將就一下行不行。」
  雖然我很想說不行,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還是將話筒掛掉了。
  
  就因為這樣阿牛要約我去夢時代跨年,我的心裡卻很飄揚。
  飄到國高中的時候,因為許多因素沒辦法跟大家一起跨年。
  我還是比較想待在溫暖的家,畢竟父母親的那種擔心,我已經能感同身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