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我又接到同樣的電話、又聽到同樣的對話,所以又被挖出門了。
  原本今天是要幫忙去進香的,可是我的姪子阿猴(他很喜歡叫我舅舅,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的這樣嗆他。)去台南宿營還沒回來。
  而伯公、叔公那邊的又沒什麼人要去理,只剩下那群哥哥還有姪子(他們年紀都大我很多,有些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所以我跟老爸說我不要去了,也要老爸不要去湊熱鬧。
  年紀也不小了,陪走就已經很累了還要抬轎子是不是?
  我很快的將東西收拾好,誰叫他們前幾次都來的太快害我很趕。所以我只好隨隨便便一點,只有錢包跟手機連防曬乳都只擦臉部。
  
  很快的!機車聲由遠到近越來越明顯,我走了出去。
  「挖咧!又要去哪裡啦?」
  「看電影啊?」
  「2012喔?」
  「嘿啦!」
  我帶上安全帽,坐上毅哥的車。丸哥又是載著大便,而小狗和跑皮又沒出現。
  「阿狗跟跑皮咧?」
  「一個在女朋友那,一個說看過了,所以在玩手槍。」
  
  一路上,還是一樣無所不談、無所不樂,只是毅哥做了一件事讓他們礁的半死。
  騎到援中港的時候,他才說,「欸!岡山也有耶!我們到岡山去吧!」說完,就立刻切小路繞回去。
  啊!油錢是不用錢喔?還是妳的已經升級到噴射車了,不然還是要靠屍油才能前進吧!
  到哪去看都沒差啦?我也不想到華納去看,因為又貴又會勾起不好的回憶(分手前才去那裡看了唯一一次的該死電影)。
  所以我們就改到岡山的那家小戲院了。
  
  到了那裡,果然很有以前小戲院Fu,要不是中正堂倒閉了,不然還真讓人懷念咧!
  不過,剛剛是兩個人在炮轟毅哥,接下來居然是三個人一起拿機關槍掃射我。因為我忘記可以買學生票了,結果多花可以了兩份薯條的錢(我們那裡有賣30元的)。
  啊!對不起嗎?最近失眠、疲勞過度、精神不濟、失戀打擊,才會在打完票之後跟小姐說,「啊!不好意思這可以重打嗎?」
  齁齁齁!看電影啦。
  
  整體來說,這部片子的特效是不錯啦!但是我們覺得這個編劇可能壓力太大所以腦袋有洞,才會編出這樣的劇情來。
  所以我們幾個無恥的賤胚,竟然一邊看一邊幫他們竄改。還套用了一大堆有的沒的,就是希望整個聽的人都能感受到我們的用心良苦以及天份。
  但是!螢幕前的妳(你)絕對不要當個賤胚,因為我們都是小孬孬;不敢說的太大聲,只是笑的很大聲。
  「我覺得我快睡著了。」
  「你已經重複了13次了。」
  
  當我們步出電影院的時候打算吃完中餐再回去,哪知道大便就是欠砲。他一直喊著要回家看動畫,還有玩他的夏娜。
  當然免不了挨轟的情況,所以他有很識相的跟我們去吃。
  吃完丹丹的之後,我跟毅哥一直望向對街的飲料店。
  「哪!是不是之前阿狗打工的地方」
  「管它的!反正店員正就好了,過去隨便問問啦!」
  所以我們在回家的時候,還向那很可愛的店員搭訕。
  齁齁齁!你以為你是大便喔!開始喜歡蘿莉控了。
  「幹!你給我下車。」
  
  把大便送回家在到毅哥家之後,我們又開始找阿狗來打麻將、玩鬼陣,把一大堆糜爛通通都擺出來。
  「大學生了,就要開心點。」
  「這叫熱血你懂不懂啊?」
  「你不知道什麼較放鬆嗎?書呆子。」
  是是是!你們這群廢物說的我都不懂行了嗎?我要拿第一名不行喔!除了獎學金之外,我還有獎賞耶,懂不懂啊!你們。
  「不懂!」他們異口同聲。
  「幹!」
  
  到了晚上我跟老爸到廟裡去請客,我只能說這群委員真的腦袋有洞。
  連位子都搞不定,還用言語調戲服務生。
  我操!請別丟我們五府千歲廟的臉好不好?
  
  喔!差點忘了到2012/12/21來的時候,我還要對H說一聲,「生日快樂」、再一聲,「命喪黃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