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的熱血青春延續到禮拜天,讓我過了一個添畫顏色的瘋狂週末。
  這天!一樣的目的:玩,不一樣的陣容:大便這個死傢伙,一直想要回宿舍去抱他那一比一的夏娜充氣娃娃,所以不跟我們去游泳。
  沒辦法,我們又不能敲昏他,把他綁過去。他已經忍了好久都沒去用夏娜了,我們怕他會在泳池裡面做不該做的事,害所有人都要洗身體。
  所以就只有我、毅哥、丸哥,先到跑皮家去等。
  
  騎往立民路的途中,我跟毅哥都很好奇這些住宅裡面到底有沒有什麼寮的?有沒有像我們那邊,都有XX寮或是OO寮的?
  為什麼會懷疑嗎?因為這種住宅區,有很多都是最地下的,也包括軍人。所以我們兩人都好期待喔!^^
  「是這條嗎?啊幹又錯了。」帶頭的丸哥又走錯了。
  「小藍藍!你再錯一次,我就扭斷你的小黃瓜。」毅哥笑裡藏刀。
  終於在試了N次後,我們來到了跑皮"一人一戶"的高級住宅區。
  
  該怎麼說嘞?這種地方還是不喜歡。
  我寧可住在比較純樸的鄉鎮區,也不要這冷清清的孤立都市區。
  走到一半時,他隔壁鄰居有一隻吃不飽的臭狗,一直一直對我們哭腰。
  毅哥很不爽的說,「幹!在雞雞歪歪的,過來啊!我一拳打飛你。」
  「有點廉恥一點好不好,打暈就好啦!」
  
  結果出那個小鐵門的時候,跑皮跟丸哥就瘋狂的ㄉㄧㄤ毅哥說,「你駕照是用買的喔!」「行不行啊!不要刮花人家的門好不好?」
  他們瘋狂的靠腰,結果毅哥轉頭看像我。
  「你不必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我要說什麼?」
  我伸出手指指著他們兩個,「幹!在雞雞歪歪的,過來啊!我一拳打飛你。」
  哈哈哈!我們又笑成一團。
  
  到了游泳池,不懂水性的跑皮居然上演飆高音的的戲碼。上水前,我們還特別囑咐他,記得把胳肢窩的毛先洗乾淨再下水,我們不想得皮膚病。
  下水的時候,只懂玩水的他被我們三個,上中下合攻逼的他又跳又叫。好像我們正在對某個人做不該做的事情,讓一旁的小朋友上了場震撼教育。超勁爆的4P,都是男生。
  不過真的很輕鬆,浮躺著水,讓身體順著水流移動,讓放鬆的感覺席捲而來。
  微暖的陽光,很是舒服;冰涼的水溫,沁入心扉。
  嘻笑的話語在耳邊呢喃,藍白的天空在交錯盤旋,池子的水漾蕩然飄飄,眼前的景象是一大水乳交融的情況,嘩!幹,居然潑我。
  我抹到蛙鏡上的水珠,我陰險狡詐的看向跑皮。
  「好啦!我...我是開玩笑的啦!」他害怕的躲到角落邊。
  我笑了一笑,戴上蛙鏡,吸口氣潛入水中。
  「不要啦!我知道錯了。」他拉著快被我扯掉的泳褲,大叫著。
  看你還敢不敢。
  在起來前,我們才想起沒做暖身操。結果這群白癡就在池子裡面做暖身操,連一旁的小孩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要回跑皮家之前,我們又去楠梓火車站前吃冰。
  不過我不光是吃碗裡面的冰,就連外面的冰淇淋我都吃喔!
  火車站真是個好地方,可以看到不同的冰淇淋。(看不懂得可以跳過了沒關係,看的懂得我只能說英雄所見略同。)
  
  最後我們一行人來到了跑皮的豬窩。我的天呀!真的事亂到爆,只差沒有蟑螂老鼠、螞蟻蚊子在四處爬行走動。
  我整個就快很想拿把火幫他燒個精光,就連用過的衛生紙都不丟掉(被眼尖的毅哥看到了!),我快抓狂了。
  接下來的事情,我真的很想將那天錄影的全PO上來,但是礙於私人權力我只能簡單描述。
  
  跑皮!人前人後很不一樣,只要有人在他就會變成high咖!連唱一首歌都可以去鬧丸哥,在他耳邊深情侃侃的說。
  而且兩個人還在這種地方玩摔角,搞一堆有的沒的。
  最後居然還開啟微風的成人區去看線上教學,他完全不知道我的play已經按很久,也錄很久了。
  他的無俚頭的行徑,都已經錄影在黑盒子裡面啦!
  哈哈哈!
  最後的結尾才經典。因為他們三個都窩在前面,我在後面偷拍。
  直到跑皮覺得我怎麼這麼安靜,轉頭過來。
  「你怎麼都不...啊!幹機掰。」
  所有人都笑翻了,他撲過來我將手機拋給他們兩個。
  「幹!我在想說你怎麼這麼安靜,原來你在錄影。」跑皮配他們兩個制住。
  「刪掉啦!這樣會有把柄耶!」
  「有夠經典的啦!開藍芽。」
  「跑皮在家裡放A片給我們看!」
  「噓!小心,你的後面有鬼在偷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