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我們一行人原本要跑到海之角去吃冰,可是有點遠,所以我們就在左營南站附近去吃。
  等冰的途中,我們發現牆壁跟桌上有留下許許多多塗鴉跟手機號碼。
  所以,又拿跑皮的電話去試。好笑的是有個叫小靜的打過去居然是個男的,我們當場又笑到肚子痛。
  而且跑皮一直吵著要拿筆簽下東西,丸哥居然叫他用下面去寫,節過著個色胚還說,「這樣會變成白膠,而且還會透明。」
  後來,老是沒頭沒腦的跑皮,連冰掉在桌上都會被ㄉㄧㄤ。
  「你看看、你看看,小朋友喔!」丸哥指著桌上的冰。
  幼稚的他居然吐掉口中的冰在丸哥附近,「齁!你看看,你看看,幼稚園喔!」
  然後又演唱小睪丸之歌(小睫毛)跟黃色板的「家後」,害我們差點笑的把冰都噴出來。
  
  吃完冰,我們決定殺到撞球館。
  在彎出左營大路後,跑皮突然把脫鞋拿在手上,還在那裡搞笑。
  到了紅綠燈停下來時,他突然熄火下車,我們以為他又要搞他的破拖鞋就說,「不要穿了啦!你不是說自己是台灣小孩,可以赤腳走天下。」連旁人都忍不住笑了,結果他是要拿外套。
  行到大順路,他跟丸哥又說,「欸欸欸!等一下停紅綠燈的時候,我們兩台車包在別人的左右,另一台在後面,然後開始大聲的聊天。」
  真是夠了,這群賤小孩,有膽子說,卻沒膽子做。
  都照計畫擺陣了,居然還給我沉默以對。
  三個廢物。
  
  而且,連阿嬤級的都不放過。毅哥就說了嘛!跑皮喜歡熟女,還是熟到爛了,被人踩過的那種。
  說到這裡,就讓我想到我們的英文老師。
  哇哩咧,熟啊!身材火辣、穿著更是吸睛,又是留美的。難怪別班的雄性都跑來我們這裡插花,就是為了一睹風采。
  說著說著,來到了撞球館。
  這裡不算偏僻,但也不顯眼,至少不會太髒亂啦!
  
  一進去,就有一個濃妝艷抹的服務生在櫃檯。跑皮還暗暗的跟我說,要她陪打。
  「可以啊!只要你付錢,想打多久就打多久。」
  廢話!可我不吃這套的,比起來在這裡的每一位版版,光用氣質就可以壓死她們了,俗不可耐。
  而且這不是重點好嘛!重點是我們的球局。
  我們五個裡面,就屬跑皮跟丸哥有身手,我則是平平,只有大便跟毅哥最沒經驗。
  不過最下三爛跟無恥的就是跑皮。
  他會故意吹氣,還會直接拿起來,不然就軟硬兼施的搞笑恐嚇。
  
  很誇張的一次是,他要用母球跳球。結果是一跳就是直接落入袋口,我們笑的氣都喘不過來。
  跟這個沒腦的出去,就要隨時隨地注意他的動向。因為很多好玩的事情,一個不注意就發生了,所以會讓你喪失笑的機會。
  打到最後,我們變成PK戰。
  就是兩個人,各拿一顆球,然後要把對方的球打入袋口就算贏了。
  雖然白癡,可是真的很好玩。玩的不過癮,變成五個人一起打,這時候就可以知道誰是你麻吉了。
  他們故意說別人的球好打之類的話,讓自己免於危險。可是這種玩笑就只有跟他們才開的起,因為他們是發自內心說笑的。
  
  時間過的很快,喝光最後一口飲料,我們有說有笑的離開地方,又踏上各自不同的道路。
  跑皮跟大便要去旗山,丸哥去工作,毅哥等等還要去上課。
  不過這樣也好,短暫的相聚會讓我們更珍惜彼此的友情。
  當身心疲累的時候回頭一看,會發現他們正招著手,要你過去。
  昂首闊步,迎接的都是歡樂的青春,增添生命色彩的一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