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過了一天,但我還是想把這句話說出來。

  「黑輪!生日快樂,我們都這麼熟了,應該不用把發禮物吧!哈哈哈」

  老實說,我真的太失敗了。

  連自己室友的生日都沒問,也沒行動。

  要不是今天他的朋友,拿了一堆卡片跟禮物,我壓根就不會知道。

  雖然我跟他說,要買巴拉松給他,開他玩笑但是我真的心底很過意不去。

  走向操場,做完暖身。

  在慢跑的時候,我發覺,自己又漸漸想起以前的事情。

  先是沒辦法被人記起的無所謂,以及替旁人感受這份喜悅。

  接著又是一大堆雜七雜八的記憶,就像跑馬燈一樣不停的在腦海閃爍。

  既使如此,我的步調沒亂,呼吸還是平穩,只是魂又飄到太虛了。

  飄到我14、15歲的時代。

  國中!

  堪稱為風雨飄搖、孤軍奮戰。

  一個人,要浴血奮戰。

  一個人,要明哲保身。

  一個人,要獨立堅強。

  一個人,要忍受失敗。

  一個人,既使眾叛親離;為了生存,還是要把一切吞下肚,包括苦楚跟淚水。

  自己做的錯事,就要自己去扛;自己惹的禍,就不要去牽連別人。

  那時候,總算是了解了,一直以來都不了解與體會過的成長。

  但相對的,也漸漸沉默,封閉內心。

  致使過了這麼多年了,我還是不敢面對他們,面對國中的一切。

  除了Etoiles的幾個人之外,我還是內疚的抬不起頭。

  因為都是我造成的,連帶波及到那些重要的人。

  慢慢的!我邁向第五圈。

  體力還夠,只是最近上呼吸道感染,氣有點被壓抑住了。

  但還不礙事,我調整步伐跟吸吐的方式。

  雖然今天沒有拔河了,但還是有許多人在操場上做自己想做的事。

  除了那些辛苦的系籃、系足跟其他系的練習之外。

  真的很優閒。

  看著系足,又讓我想起了高中的社團。

  那時!我、熱狗、狸仔原本要參加的是網球社,但是那年進去的又特別多,所以就糊裡糊塗的成為足球社的一員。

  在那裡的第一年還蠻開心的,學長、社長、教練都很風趣人又好。

  但是到了第二年,我離開了。

  離開的原因是因為,這任的社長太剛愎自用,副社又太驕傲自大。

  一個很會踢的,老是英雄主義,又說沒隊友,而且也只信任跟他同班的人。

  一個球技平平,卻愛誇下海口,又沒真本領,說他會哪些花招、水準很高。

  所以!當初他們還沒被推薦的時候,我就擺明了。

  有比賽!我會跟你們披甲上陣,但是這個飄搖的團,我沒半點心思待下去。

  所以我異然決然的離開了!

  我不敢說自己很強、很重要,但是我有那份想做好的心。

  可是!比賽的時候,你們居然還帶什麼啦啦隊(學妹)。

  跟女生踢的時候,心思是到哪裡去了?

  我將思緒拉回來,還剩最後一圈。

  在這個時候,我都會加速,因為長跑都是比最後那衝刺。

  雖然大學沒有這樣的比賽,但是高中三年比賽下來的習慣還是改不了。

  阿彰的身影,似乎隨著停下來而消失,但是那份動力,卻一直長存我的腦海中。

  永遠不會離開。

  籃球小子、運動健將,你的軍官道路不會孤單的。

  至少還有十四班的全體同仁。

  我慢走,休息著。

  「你跑幾圈?十圈喔!」黑輪把袋子拿給我。

  「還不夠!我還要在更進步,不光是讀書跟運動。」

  因為你們的腳步都很快,我要一點一滴的慢慢追上。

  雖然第三年有些分裂內鬨,但是我還是沒忘記高中的稱號。

  同仇敵愾,不分彼此,團結永心,情感長存。

  那時我似乎,又找到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