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預兆嗎?

  今天!下午在上工程倫理的時候,我的左眼皮居然開始跳個不停。

  是怎麼樣,有事情發生了是不是?

  還是我的顏面神經被外星人偷偷破壞掉,或是等等就會被田中太郎、Keroro大舉入侵了。

  沒事沒事的,大概是昨天跟唐伯虎聊太久,抽筋了吧!

  我很會自我安慰法這一套!

  不過,好像沒屁用。

  而且接下來的微積分,它更是不規則的跳動。

  真是夠了!不要跟我說,還照著temple走呢!

  連將軍令都要出來了是不是!?

  可是,就是不願意停下來半秒。

  我只能忍著這奇特的感覺,皺著眉頭(因為這樣能將肌肉緊繃)繼續艱苦的上著課。

  但是,這好像很對不起老師。

  因為我是皺著眉頭,盯著黑板,奮力的抄筆記。

  好像是要糾正錯誤,又不敢吭聲的樣子。

  終於!因為這樣忍受煎熬的痛苦下,服教的時間我幾乎都不太理學長姊。

  連女生我都擺著撲克臉已對,不然就是偏過頭。

  在此如果有得罪,還請多多原諒,我是有苦衷的!

  終於,拖著半死不活的身軀,原本還要去操場作例行的運動。

  但由於接二連三,學校有校慶、拔河等活動。

  跑道都被佔滿了,根本就不能專心跑步。

  只能放棄了!

  回到宿舍房間,原本以為今天都沒事可以做了。

  我打給家人,都確定他們平安無事。

  真的可以圓滿落幕了,還好!沒什麼重大事情。

  又再一次確認之後,我想今天真的不會有事情發生了。

  可是,嘿嘿嘿,就是接下來這通電話,讓我的宿舍房間整個就很爆走。

  我接起電話,走到房間的窗戶邊(因為沒什麼收訊),我拉開窗簾。

  映入我雙眼的,竟然是很朦朧、很不明顯的姿態倩影。

  我不確定她前一秒的動作是什麼(有點讓人暇想跟害羞的情況),但我確定的是她也在注視著我。

  我看看她、她看看我,她的動作止住、我有點僵硬。

  下一秒!我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把頭偏向另一邊,緩慢的拉上窗簾。

  下下一秒!我很驚訝的告訴這群室友。

  下下下一秒!他們開始暴動,活像半獸人似的。

  我只是離開房間,將一切錯誤留在厚重的另一邊。

  剛電話裡的人說抱歉,因為讓她久等了。

  我想,這不算幸福吧!

  對不對,我說的對不對?

  但是電腦螢幕前的你(妳)應該不會相信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