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分,腳踩在潮濕的柏油路面,隔著衣服,悶熱的空氣還是強迫整身的毛細孔吸呼著,隨即一滴又一滴豆大的汗珠從皮膚沁出,而內心那種沉甸甸不踏實的感覺依舊存在。

  坐在接送車裡,一邊調適坐了三個多小時的飛機而酸疼的身體,一邊聽司機大哥娓娓敘述這一個禮拜發生的新聞。

文章標籤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