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地上早已忘記時刻的我,望向鐵窗外天空的顏色變化,慢慢地由漆黑轉變成泛白。

  耳邊從來此起彼落的鼾聲沒有停過,我伸了個懶腰企圖舒緩沒有睡好而有點酸疼的身子,揉揉嚴格說起來根本就沒有休息而發酸的眼睛,雙手交叉枕著後腦袋。

文章標籤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