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05 Mon 2018 22:12
  • 秘密

  人死了,要為其守喪。

  心死了,要為其埋葬。

  身子斜斜倚靠在陽台,露出半截身形,此時加快流動的血液不斷在在血管來回穿梭,一會兒撞擊心臟,一會兒充斥腦門,趁著高昂的腎上腺素試圖喚醒疲憊的腦袋,只是今晚快意的風吹得讓頭直發疼,揉揉不停跳動的太陽穴,企圖緩和那股莫名又不安的躁動。

  指尖沒有冉冉上升的白菸瀰漫眼前,只有思緒隨著涼意飄向不知名的遠方,我眺望著被裝飾點綴著無數霓虹又無法表達寂寞的山坡,似乎這世界只剩下我能和它對話,可是它永遠都開不了口。

  我深深吸了一口,雪白的菸灰豐厚著實成了餘燼,在黑夜中炙熱一點紅光宛如天上一閃而逝的殞落星辰。

  試圖讓Lanceros保持燃燒著最好的溫度,然後將那濃郁的豆香和著菸草味全部停留在嘴裡咀嚼品嘗,但伴隨而來的只有辛辣的苦味。

  吁出大量瞬間消散的濃厚白菸,將口腔、胸腔,狠狠的沒有任何殘留一乾二淨的壓榨擠盡,唯有壟罩其中方能體會的那股消逝的餘韻。

  捧起酒杯將杯裡色澤呈現濃郁金黃色的液體湊到唇邊,杯緣接近鼻唇的剎那,強烈迷人的西洋梨和蜜桃果香撲湧而來,接著又是柑菊清香以及醇正花香。

  一飲而盡,渾厚圓潤、富饒深度的味道衝擊而來,後勁的柔順且完美的甜味平衡取代也中和了辛辣,伴隨著絲絨般的順暢質感,餘味悠長綿延。

  晃著充斥菸草與酒精的腦袋,沒有任何時刻比此時更加清醒,趁著雪茄跟威士忌互相交雜的味道口感還在嘴裡殘留,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沁涼。

  此時陽台的紗門被拉開,有個人影從一片漆黑中走了出來,我沒有回頭,因為我知道那個正拿著捐血集點換來的印有台灣黑熊的保溫杯,裏頭裝著熱水的男孩終於肯放下書本離開書桌。

  雖然從房間到陽台的距離對他壓抑許久的懷念跟渴望並不會有太大的改善,不過能將緊閉的象牙塔打開一處縫隙也算是一件好事。

  他端著杯子站在我的右側,一如往常的跟我一樣,眼神望著不會開口說話的山坡傾訴,彷彿這世界只剩下它是唯一不會逃離的聆聽者,無法不接受男孩那殘破不堪的情感。

  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喜歡孤獨的,可以選擇的是孤獨的生活方式,但更害怕卻是伴隨而來的寂寞,所以才要拚命地想要找出孤獨跟寂寞的共通點,試圖說服自己是可以忍耐承受的。

  如同咖啡跟酒精一般明明是南轅北轍無法相容的東西,但本質上都是一種讓人依賴寄託的蠱,蠶食削弱著那所剩無幾的歲月,又能在傷害後假裝這一切的後遺症不存在。

  男孩將眼神轉移到我身上,我與他四目相對,可是他始終看不見我,也聽不到我的聲音,可是我是這個世界上甚至比他自己還要清楚了解,了解他的過往,了解他的內心,只要我想。

  桌上的書看了幾回?至少有三回了。

  而且每翻一遍就會越翻越快。

  我知道男孩是強忍著悲痛壓抑著沉重翻完那兩本書,而且不管怎樣都只想要趕快看到最後,期望這一次會有個不一樣的結局。

  我苦笑著想著人是否會因為年紀的增長就越希望任何事情都能夠以喜劇歡樂收尾。

  但很可惜,這兩本書的開頭,就已經為這兩則故事寫下註定無法改變的事實。

  男孩彎著腰手摀著口鼻劇烈地咳嗽,身子強烈顫抖彷彿要將身體的內臟全數吐盡。

  「咳、咳咳...下一個會是誰?」

  男孩一手扶著牆壁單膝跪地,我蹲低向前關切卻看不見此刻他的面容,只是聽著喃喃自語的夢囈,我思索著是否藥效已經發作了。

  「這種事情,只要起了頭,就永遠沒有停止的那一天,也看不到結束的盡頭。」

  「因為這是萬物生靈最原始的天性,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慾望,但生命的本質是將其繁衍存活下去,而人卻將這樣的行為建立在追求跟挑戰,才會造就出這樣的行為。」

  「一個是被自己的叔叔。」

  「一個是被自己的哥哥。」

  「一個是被補習班老師。」

  「一個是被陌生人。」

  「一個是被有婦之夫的老闆。」

  男孩哭了,兩行清淚滑落臉龐,鼻涕不斷滴落,「那,下一個,又會是誰?」

  「為什麼,要讓她們遭遇這樣的事情?」這些人,這些事情,當初的我都看著聽著一清二楚,當她們向男孩訴說後,那種無能為力的心痛只能默默承受。

  不管這些傷痛是不是真的忘記還是假裝遺忘,當那些人捅破她們的下體,塞滿她們的口腔,將龐大的慾望射進去的時候,就等同於是拿刀子插進她的心臟,被傷害的心比傷害肉體更加來得痛苦。

  縱使在多年後擺脫舊日的夢靨,掙脫世俗與現實的恐嚇,去擁抱生命的對立面,也接受缺陷是生命的一部份,卻是要被害人去接受去重新振作。

  永遠都只有這樣的指責,《被性侵?是你勾引人家吧!》『以後誰敢娶妳。』“妳已經髒掉了。”﹝這個穴不行了又臭又鬆。﹞〈為什麼妳當下不反抗,抵死不從啊!〉

  為什麼對加害者就沒有更嚴厲的譴責,讓這不公平的現實更加扭曲,成就了毫無界線的道德規範,而法律保護的究竟是加害者還是被害者又或者是取得平衡的利益者。

  弱小的男孩始終不明白,到底誰能夠做他不敢做的事,又是誰能夠做他不可能做到的事。

  就在這些女孩一一轉身離開,告訴著他始終無法保護任何人的同時,他也漸漸明白這終究不是陰差陽錯的愛情,而是明明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心但是卻不能在一起的無奈。

  失去所愛的痛苦是無法治癒的,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極力掙脫痛苦,但道理雖然簡單,可是下一次痛苦來襲時,我們依舊無法擺脫徹骨的心痛與無力感。

  因為人在愛與失去愛的當下,就會慢慢遺忘愛的本質,無處安放自己破碎不堪的愛,哪還有力氣去承受、去回應別人的愛。

  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喜歡孤獨的,可以選擇的是孤獨的生活方式,但更害怕卻是伴隨而來的寂寞,所以才要拚命地想要找出孤獨跟寂寞的共通點,試圖說服自己是可以忍耐承受的,然後用一個人的身分行走在這無垠的天地中,或許是這難堪的一生中,最好的結局。

  聽完男孩昏迷前講訴的這些話,我扶著他躺回床上,將藥攙和著酒精讓他沉沉睡去,或許這才是他現在最想要的,一覺不醒永遠活在自己的夢中。

  關燈離開前,我悄然闔上那兩本書,《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與《迫害效應》

  

  ---此文章獻給成為天使的妳,謝謝妳留下了讓我找到生命出口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balletvickie
  • 命真異同
    心好傷痛


  • 謝謝好友的到來。
    無能為力的我也只能寫出這樣不堪入目的文章來表達內心翻騰的情感,對不起,哈哈。

    晚上好,這美好的夜晚送給你。

    慕寒 於 2018/03/19 21:58 回覆

  • Emily&Du老爺的家
  • 社會好像都是這樣
    記者媒體有得報就亂亂報
    真的很傷人
  • 謝謝好友的光臨。
    流言蜚語,其實每個人都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而渺小的我們只能懷著悲痛跟感傷繼續向前,然後祈禱著停止的到來。

    晚上好,這美好的夜晚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3/19 22:00 回覆

  • huei
  • 推4 唉!! 只能說傷人者沒有同理心
  • 謝謝好友的足跡。
    如果傷人者當下有同理心,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我們能做的究竟是什麼,縱使有同理心又要怎樣去降低減少甚至是使其消失。
    需要每個人一起努力實踐。

    晚上好,這美好的夜晚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3/19 22:02 回覆

  • TaMaSHI
  • 不曉得為什麼
    有一瞬間我會覺得男孩就是那個第一人稱的本人
  • 謝謝好友的一瞬間。
    哈哈,可能要說你多想也想太多了。
    你的這句話就當作是我敘述故事的能力還沒有退步,可以讓人感同身受,這樣的讚美我收下了,謝謝。

    晚上好,這美好的夜晚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3/19 22:07 回覆

  • lulu咪
  • 人生無常
    做好自己
    關愛親人朋友
    小故事大道理
    感謝分享
  • 謝謝格友的分享。
    如果每個人都能夠多點關愛,或許真的就會不一樣呢。
    共勉之,能夠做好那個想要做好的自己。

    晚上好,這閒適的夜晚送上一份祝福。

    慕寒 於 2018/04/12 22:07 回覆

  • 樂泊黛
  • 那兩本書 樂 都忘了要去買了@@''

    有時傷人都或許無意吧~ 這麼想會不會比較好呢?!
  • 謝謝好友的足跡。
    每看一回,感覺都有不同的體悟,但都是同樣沉重的心情。
    換個角度想,為什麼要用無意去做傷害別人的事情而換取有心的結果。
    這個問題我還在反覆思考,也找不出答案,只是我並非當事人無法完全傾訴。

    晚上好,這平靜祥和的夜晚,送上一份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4/12 22:11 回覆

  • 峰哥小朋友
  • 如此錯綜複雜的「假設與命題」
    沒有明確規範的「環境與定義」
    看見的 看不見的

    「此題無解 no solution」#
  • 謝謝峰哥的到來。
    我想到現在依然沒有個答案,然後世界各地仍然不斷上演著所有被報導還是依舊隱藏的性侵、強暴事件。
    縱使感同身受卻還是只能當成一群旁觀者,忘了到底是該安慰他們放下還是鼓勵他們讓那些人嘗到相同的痛苦,畢竟司法的存在往往是建構在下位者的痛苦與上位者的腐敗。

    晚上好,這雲淡風輕的夜晚,希望峰哥有個好眠。

    慕寒 於 2018/04/27 22:53 回覆

  • 星月遊蹤
  • ..推!
    有些沉重...
  • 不好意思,讓好友感到沉重了。
    希望不會有任何不好的情緒影響著你,更不希望會有親身經歷的發生著。

    晚上好,這舒適恬淡的夜晚,獻給好友你。

    慕寒 於 2018/04/27 22:55 回覆

  • Alice
  • 整個事件只有當事人最清楚
    但真的不需要尋死
    只要活著
    真相終會水落石出
  • 好友說的是,或許不是想要一個水落石出,也不是想要得到世人的認可跟同情,但至少還是活著。
    雖然痛苦煎熬,甚至看不到任何希望,可是每個人都在,縱使渺小不偉大,但是終究會有所改變的。

    慕寒 於 2018/05/18 15:2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