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25 Mon 2017 00:12
  • 飄流

  冷冽寒氣在夕陽消失當下瞬間籠罩整座城市,闇夜朧月的天色伴隨著細雨,彷彿是一種帶不走又留不住的遺憾,無處宣洩黯然啜泣。

  我頂著如針細雨努力縮著身軀僅靠發抖維持體內熱能,獨自一人漫無目的在這條空蕩蕩的路上走著,溫度低到連一隻流浪貓、狗都沒看見,更別說紛紛躲在家裡窩進沙發被窩裡取暖的人們。

  一面吹出熱氣一面不停摩擦雙手生熱,正想著是否該去超商取暖的時候,恰巧遇見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孩從住處的大門走出來,跨上機車調整雙肩背包的背帶後又和剛才一樣雨衣沒穿就發動,然後迅速地消失在街道轉角的一頭。

  我滿腦子疑惑卻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會說又?猛然想起,方才十幾分鐘前他下班騎車回到住處的時候身上也沒有雨衣,而我就是在這個地方看著他走進去。

  愣了幾秒,我從口袋掏出一根香菸徐徐點著,寒冬中努力透著微弱殘光,然後緩緩吐出一圈圈的白菸圍繞周身,還以為他和大多數的人一樣下班了就窩在家裡不出門,除了解決嘴饞飢餓或真有什麼重大事情非得挪動身子離開被窩不可。

  不過看他的樣子一點都不像第一個理由,反倒是後面那個還比較有可能,一副就是出遠門的裝扮,當他騎車快速遠離我身後時,我清楚地看見他溫熱濕潤沒吹乾的頭髮緊黏著臉龐以及聞到身上那股淡淡柔和的清香。

  我扔掉只剩濾嘴的菸頭,往前跨一大步跟了過去,果不其然,立刻就在車站的月台上看見他的身影,似乎剛買完車票進站。

  他沒注意到我,可我就坐在相反座位的椅子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他,同時也看著這受盡寒風刮打的月台,看著形形色色南來北往的匆匆停留離去,看著一雙雙帶著任何理由流浪的足跡,看著一幕幕上演的劇碼不外乎生離死別的故事。

  我整個人大字形的癱在椅子上,後腦杓懸掛在椅背外,手上點著的菸企圖想減緩高漲思緒,吐掉一口白菸,無奈只能任由錯綜複雜的感情不斷湧現,畢竟看得多終有一天也會習慣的,因為已經麻木不仁了,如同大多數坐在車廂的人與他亦如是乎。

  一節又一節有規律節奏搖晃著,一站又一站的起迄,不知道是因為時間晚了還是車廂舒適的溫度讓人感到昏昏欲睡,悄然挨近他身旁的我意識逐漸朦朧,整個人慢慢呈現睡醒各半的模糊狀態。

  昏睡前,我看著他手上拿著一本書,腦袋恍神間似乎聽見他盯著書不停喃喃自語,「原來她說的,是這個意思。」

  聽到這句話我的,上一秒還疑惑,下一秒畫面倒轉,當我怔眼環顧發現自己坐在一台客運上,而男孩由原本的黑衣外套變成規定制服,連樣貌都變得比剛剛還要青澀稚嫩,唯一不變的是那道緊縮靠近的眉頭與深邃無比的眼眶。

  我悄然坐到他的右手邊,他似乎沒有發現,全神貫注地盯著手機螢幕,雖然被瀏海遮住部分臉龐,我還是清楚看到那面如槁灰的表情極其凝重,就連按壓按鍵的手指也因壓抑強忍而顫抖不已。

  我忍不住往他手機觀看。

  ......

  『昨晚,我把門反鎖起來,他還是撬開門鎖闖進來。』

  『當他壓在我身上時,我努力反抗甚至咬了他的手臂,結果被他狠狠甩了一巴掌。』

  『當我哭著說不要,他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求,都忘了我爸媽在家,也忘了我是他的親人。』

  『當他將那噁心醜陋堅挺的下體硬深深強行撕開進入時,我已經放棄掙扎,選擇動也不動讓他抽擦到結束,甚至就這樣讓他射在裡面。』

  ......

  一條又一條的訊息不斷冒出,男孩的手指飛快按壓,左手因為過度用力握拳完全沒了血色只剩慘白。

  「妳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去找妳。」

  『......哪裡?現在到了哪裡我也不曉得,漫無目的離家越遠。』

  「對不起,我應該留在妳身邊陪妳,這樣就能保護妳。」

  『......保護?由始自終你根本保護不了任何人......』

  當我還來不及看完所有內容時,男孩猛然提起頭,融化的五官模糊不清的面容惡狠狠地對我說,「你看夠了吧!滾出我的房間,滾出我的腦袋。」

  話畢,眼前的他以及所有畫面全部扭曲糾結,宛如漩渦般瞬間一乾不剩地吸進深淵,我猛然睜開眼,看見車身停止不動,耳邊響起車門開啟的警示聲。

  我倉促下車邁開腳步追趕熟悉的身影,男孩斜背包包似乎不疾不徐走出車站與身邊匆匆擦肩而過的人不同,最後我與他只有幾步之遙的距離停下來。

  他背對著我抬頭仰望這無月的夜空,似乎努力尋找記憶裡曾經熟悉的一幕,清楚記得那時是晴空萬里無雲與此刻風冷雨寒的黑夜截然不同。

  我順手點著菸的同時他剛好也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火光打著的剎那被從天而降的雨滴不偏不倚的正中澆熄,他似乎忘了自己已經在雨中站了多久。

  吐出一口白菸,我瞥見男孩嘴角輕揚喃喃自語,接著他便默默將打火機和被雨水沾濕的菸草收回口袋,然後邁開腳步走向緩緩駛來的車子,坐上後一同融入在市區的車海中逐漸消失。

  扔掉濾嘴,這一晚我似乎感到有些疲憊又忙碌到無法歇息,一個人漫步在東門圓環的街道,走過曾經風光一時又荒廢炎涼的巨城,現在又成了熱鬧非凡的經濟指標。

  一路上望著外面的景色走走停停,坐在後座的我除了眼前這些熟悉與陌生的景象,耳邊只有男孩與開車友人的閒話家常,偶爾的笑聲穿插在彼此間才會有的默契,縱使多年未見情緒也沒有特別泛起漣漪,就是伴隨音樂風轉情輕。

  經過印象中的街道巷弄,飛快瀏覽又遺忘一幕幕未曾參與的改變,我知道,男孩心裡也很清楚,這一切與他多年前來訪時有很大出入,唯一不變的還是那一望無際綠油油的稻田與不遠處的層巒迭嶂,只可惜夜幕壟罩一切。

  直到車子緩緩駛進一處社區停在裡邊一間房子車庫前,男孩下車前還滿心歡喜地想要見見汪汪。

  因為他忘不了第一次與汪汪見面時牠連吠帶咬的姿態猛然衝向男孩,然後下一秒就臣服在餵食攻勢的淫威下,立刻擺出一副只要有吃得你想怎樣都可以的賣萌討吃的樣子。

  結果友人告訴他,自從他家人搬去另一個住處後,汪汪就帶過去了,因為牠習慣不了,家裡安靜無聲模樣。

  是了,偌大房子只剩他二人的呼吸聲與空氣裡盤旋的低溫,窗外咆哮肆虐的勁風不停地敲打發出聲響,看不出以往燈光明媚、舒適溫馨的曾經。

  帶著些許失落男孩走進浴室,沖著毫無熱度的冰水,洗去一身沾染塵埃的疲倦,落下的冰冷刺痛瞬間化作一股灼熱燙傷寸寸肌膚,宛如鐵烙下的印記瞬間痛醒。

  我坐在床前的梳妝台透過鏡子望著彼此互道晚安,已是凌晨時分,熄燈就寢的二人各懷心思紛紛睡去,留下滿頭疑問的我反覆咀嚼消化他們方才的對話。

  這一覺,我失眠睡不著,不停地搓揉頭髮,甚至開始數羊強迫入睡,啊!突然想起我根本就不需要睡眠。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漆黑中像貓瞳孔放大的我睜著眼,看著男孩不甚熟睡的臉龐、不時跳動的眼皮與偶爾顫抖的手腳,不知怎麼著想要抱著他讓他好睡些,可是我又突然想起我根本就碰不著他。

  最後我點著一根又一根的菸,默默等待黑夜褪去黎明驟降,直到窗簾外泛起淡暈乳白色的光亮,直到男孩聽見隔壁門扉傳來輕聲的開闔,我看了看手腕上的PatekPhilippe,時針與短針恰巧是一直線,如果我記得沒錯,從他們上床睡覺到醒來的時間僅僅過了幾個鐘頭。

  男孩走到隔壁房間輕敲房門走了進去,「這麼早!」

  『對啊,習慣了!』友人看到男孩起床有點訝異,『上一份工作的關係,目前還在調整,你咧,睡不著?』

  友人對著走進來的男孩點頭問候,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螢幕,手指在鍵盤上飛快按壓,滑鼠也將畫面視角不停地旋轉移動。

  「淺眠慣了。」男孩也看著畫面,「不過跟我幾年前來的時候一樣,整個社區很寧靜,很適合我。」

  『所以汪汪無法習慣就是這樣,太安靜了,對牠來說很不安。』

  「因為靜了,聽到的可能不只是呼吸聲跟心跳聲,而是自己念想中的聲音,然後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或是瘋了。」

  男孩喝了一口水,「話說剛剛看了看,外面溼答答的,而且灰灰的看起來陰晴不定,你說他會不會跟我們出門?」

  『不曉得,他說他早上要運動,吃完早餐再去載他。』

  「好啊!等等要帶我去吃那間早餐喔,超想念河粉的味道。」

  斜靠一旁書櫃翻書的我,安靜地聽他們輕鬆愉悅的談笑,想著也是第一次嘴裡嚐到河粉蛋餅的滋味,多年前的事情彷彿昨天才剛發生,而我也知道,男孩更喜歡友人的媽媽煮的客家菜。

  尤其是他們聊到幾年前回憶裡短短幾天旅程的往事,那天下午在內灣老街品嚐完小吃的二人,雖然離晚餐時間很近,一回家還是不顧沒多久吃下肚的食物,忍不住又在餐桌上大快朵頤。

  「我最喜歡妳馬麻做的薑絲炒大腸,那味道不會太酸,吃起來又香非常好下飯。」

  「還有那個山豬肉香腸,比起剛剛在外面吃的完全就是不同等級。」

  「在加上你媽特調的沾醬,根本沾什麼都好吃。」

  「ㄟㄟ,你說你麻今天會不會煮晚餐等我們回家吃,好久沒有吃到你馬麻煮的菜了真的超級想念的。」

  坐在後座的我真不知道該不該提醒他們一下,話說剛剛才吃完河粉蛋餅現在已經討論起晚餐。

  沒搭理他倆的傻樣,只是用手托著下巴望向窗外,車子緩緩與某個曾經短暫駐足的新興社區互相錯過而且越離越遠,男孩也看見了,因為他從剛剛就一直往大廈林立裡一棟坐落不久的高樓怔征望著。

  當高樓只剩後照鏡倒影的時候,友人忍不住開口問男孩,『要過去坐坐或是進去打聲招呼嗎?現在掉頭還來得及,我可以在外面等你。』

  男孩頓了頓,依舊看著窗外撇過臉背對友人,「不了,難得的假日,剛好小孩也有家人照顧,就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享受兩個人的世界。」

  後照鏡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景色,只有空蕩蕩的柏油與後方車子呼嘯而過,「況且還有一個人在等我們,如果再不出現,他鐵定會哭說我們放生他。」

  『他說不定還沒梳妝打扮好。』

  「搞不好又會在那裏碎碎念,說要幫他堂姊買午餐你信不信?」

  『我信,然後會說他也不知道要買什麼又在那裏焦慮。』

  「如果他在機機歪歪的我就把他打暈,然後塞進後車廂。」

  本想附和的我突然想起,他們根本就聽不見我說話,只好悻悻然地盯著窗外的景色看著。

  接著,我卻聽見了另一個聲音。

  就算是家人也有南轅北轍選擇生活的方式,他、她、他們無法承受孤獨的滋味,從以前到現在依舊沒變,喜歡身邊來來去去的熱鬧,寧願用假笑面對一切,就算終歸寧靜也不愛一個人。

  我也是,有時候喜歡身邊圍繞戲謔歡笑的情緒,就算並不是真誠發出內心的笑容,至少我們都有把該有的樣子表現出來,所以當短暫的熱鬧喧囂塵埃落定後,就要學著聆聽沉靜後剩下來的聲音,所以我更習慣擁抱寂寞享受孤獨。

  因為一個人最寧靜的時刻,往往最接近死亡時分。

  這些話,男孩並沒有說出口反倒像是透過內心訴說給坐在後座的我聽。

  畢竟你也活過這麼久的時光、走了這麼漫長的歲月,寂寞孤獨早已融入身體的一部份,對你而言已不再是隨著外在跟內裡的情緒起伏所誕生消逝的產物。

  從這座城市走向另一座城市,由這個世代跨過下一個世代,生離死別有著個人嚮往的自由,但動搖不了現實汙穢的本質。

  只因這世上有一種東西,是存在諦視眇目間,眨眼一瞬,在人的轉視中成了必然,毫無眨眼之目光,更是生與死的丈量,縱然會走到盡頭,在還沒抵達終點前是無法停下腳步,然而大多數的人會忽略甚至糟蹋,畢竟那是比生命還要更細微的存在,我們稱之為時間。

  所以短短彈指歲月的我們,生命宛如曇花一現的煙花,隨著燃燒衝飛上天,在空中發光發熱,是一種最奢侈的繁華,然後逐漸各自分散消逝,如果真有這麼一天,該慶幸的是,火光的美雖然短暫,記憶卻是永恆深刻。

  命運令世路風霜,是人生鍊心的意境;命運讓世情冷暖,是人心鍊性的所在;命運使世事顛倒,是人性鍊行的資仰。

25659411_1481191218643298_4302021381293489764_n.jpg

  如果可以,我想飄向遠方,想再次伸手觸摸天際,原來心的流浪是一種無形無相的姿態,如同將無常無定的雲緊握在手掌心的感覺,是這麼令人陶醉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Thomas Kuo
  • 人的心隨境隨轉,境轉心不轉已是修行的最高境界了~~
  • 大哥說的是,不過因為心會隨境轉才能有這麼多情緒,才是一個普通的凡人,雖然是塵俗,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超脫三界六根清淨的。

    晚上好,謝謝大哥的到來,祝福聖誕佳節,行憲紀念日快樂。

    慕寒 於 2017/12/25 22:02 回覆

  • 悄悄話
  • Emily&Du老爺的家
  • 好久不見了
    美好的文章
    祝閤家聖誕快樂
  • 真的好久不見了,感謝Emily姊姊的到來。
    這些日子有點混亂搞得沒有去更新姊姊一家人幸福出遊的進度,這幾天要好好補足一下,哈哈。

    晚上好,祝福聖誕佳節,行憲紀念日快樂。

    慕寒 於 2017/12/25 22:13 回覆

  • 悄悄話
  • 文文

  • 慢慢地,看著你的文字.......

    晚安好夢
  • 謝謝文文的到來。
    慢慢看,會不會看到睡著,因為我的文章太無聊了,哈哈。
    謝謝妳每次都看得這麼用心,希望有更好的作品能夠在新的一年發文。

    晚上好,新的一年快到了,先送上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12/29 21:39 回覆

  • 曉悠
  • 這一篇文章寫得很好
    漂流後還是要回家面對家人
    最後的一段話寫得真好~
  • 謝謝曉悠的喜歡。
    其實還不算滿意,本來沒有寫得這麼沉悶,應該是一篇出遊的記事而已,連照片都拍攝好了,結果寫得這麼沉重,哈哈。

    晚上好,新的一年快到了,先送上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12/29 21:41 回覆

  • Alice
  • 閱讀了好幾遍
    您寫的真好
  • 謝謝Alice的稱讚。
    其實本來要放棄地說,只是最後還是想把它完成。
    拍了一些照片,要把這篇當作是一趟旅程的遊記,拖了好幾個禮拜,修改到最後就成了這副模樣,哈哈。

    晚上好,新的一年快到了,先送上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12/29 21:43 回覆

  • Alice
  • 好久不見
    近來好嗎
  • 是的,真的好久不見了。
    沒有很好,可能更糟糕,不過這就是人生。
    妳呢,好友的狀況呢。

    慕寒 於 2017/12/29 21:44 回覆

  • Misa
  • 人往往在卸下面具與自己獨處時,才能將思緒看得更透徹。
  • 謝謝Misa的足跡。
    有的時候讓自己沉澱一下,腦子也會冷靜一些,思緒會更加清晰。

    晚上好,新的一年快到了,先送上祝福。

    慕寒 於 2017/12/29 22:00 回覆

  • 峰哥小朋友
  • 愛 就註定了一生的漂泊
    時間或許只是人生中一個量測的刻度
    當時間停止 珍惜當下 締造永恆

  • 所以要把握現在,每天都要不後悔用力地過下去。
    謝謝峰哥分享這麼棒的心得給我,最近過得如何呀?
    話說出遊的隔天有上去桃園,有機會再找峰哥,哈哈。

    晚上好,新的一年快到了,先把祝福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12/29 22:03 回覆

  • 夢玄
  • 人心修行的意境過程是命運 而人生的命運也只能一切隨緣.
    您的文章寫得真棒 意境真高.
  • 謝謝大哥的稱讚。
    其實很多時候,慕寒也只是把命運掛在嘴裡,當站在上風處就好像人定勝天,結果趴在地上、心在谷底時,這似乎就是不可逆的上天註定,所以一樣的載浮載沉隨波逐流。

    晚上好,冷冷的天祝福大哥有美好的夜晚。

    慕寒 於 2018/01/04 21:35 回覆

  • sara
  • 好友文筆真棒
    讓人看了意由未盡喔!
    推8
  • 謝謝好友的喜歡。
    這陣子天冷要多加注意保暖喔,慕寒都已經冷到想要去冬眠了,哈哈。

    晚上好,寒冬的夜晚送上溫暖的祝福。

    慕寒 於 2018/01/14 20:45 回覆

  • 安綺~♥ 滴滴咕咕
  • 推推~
    謝謝好友的分享,
    天氣變冷注意保暖!
    祝福周二開心。
  • 謝謝好友的足跡。
    希望這裡能夠讓好友快樂的度過每一天,可以忘掉憂愁煩惱,哈哈。

    晚上好,寒冬的夜晚送上灣暖的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1/14 20:58 回覆

  • alice987654321
  • 看完有點感動
    一些簡單的情景被你描寫得好生動喔
    寫得真好!
  • 謝謝好友的感動。
    希望這裡能夠多給好友各種方面的觸動,擁有人生百態的情緒,貼近每個人的內心,感同身受。

    晚上好,寒冬的夜晚送上溫暖的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1/14 21:00 回覆

  • Alieen
  • 這幾天真的冷咧((:發抖 挫挫手
    寒冷在頭皮 在手指 在嘴巴
    在齒間 哈哈 哈好冷喔!!
  • 哈哈,好友說的是。
    慕寒手腳容易冰冷,這些日子以來已經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了,一整個就是想要裹著被窩出門呢。
    不過感覺有稍稍溫暖了許多,希望能夠就這樣一直到春天,哈哈。

    晚上好,寒冬的夜晚送給好友溫暖的祝福。

    慕寒 於 2018/01/14 21:02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情節有點凝
    我得好好消化許久呢
    你的思緒
    我目前跟不上
  • 哈哈,不好意思,讓好友感到凝滯了。
    其實是在寫某個下班的夜晚,慕寒北上去找朋友的情形。
    原本有拍了很多食物跟地方的照片,但是寫著寫著就走中拉不回來了,哈哈。
    有什麼不懂得可以提問,我會回答的。

    晚上好,這冷冷的夜晚送上溫暖的祝福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1/29 20:50 回覆

  • 墨語(福氣)
  • 心情要開朗!你的文章寫的真好~
    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祝福:平安順利
  • 謝謝好友的祝福。
    寫的東西越來越不像樣,只是一昧地抒發情感,完全沒有什麼可以發人省思或是學以致用的道理,哈哈。

    晚上好,這美好的夜晚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8/03/19 22: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