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紙錢如雨飄落,焚煙燻紅冷然的眼,遮掩已然郭清的過往,一段壯志未酬的過往。

  天意何忍,人心何忍,不甘又悲婉,好似無聲傾訴,深記這消寂萬籟的黃土,來世再語,世間何處不相逢。

  餘煙裊裊,風中瀰漫刺鼻蕭索氣味,悲荒殘骸比比皆是,一座簡單樸素新墳前,站立不少落寞人影。

  有人悲慟成狂向天咆嘯,有人靜默不語淚流滿面,有人咬緊牙關忿怒難平,有人喃喃自語祈禱祝頌,有人叩首不斷盼求安息。

  自當日從回廈門,鄭森跪在小春母子面前,雙手顫抖地將骨灰交於小春,然後緊緊抱著韋甯剛滿周歲的兒子。

  接著,一下又一下重重敲地的叩首與一句又一句痛心疾首的道歉,迴盪在所有人心底。

  「是我對不起韋甯,對不起韋家,鄭家有負於你們……」

  強忍悲傷的小春異常冷靜地接過骨灰,然後輕輕擁入懷中,死命抱緊不肯鬆手,彷如此刻韋甯就在身邊,還能感受到他離去前最放心不下的餘溫跟叮嚀以及對兒子的慈愛。

  縱使他不在人世已成定論,卻還沒接受這樣的事實,仍習慣著每每當他回家,小春總會在韋甯的耳邊輕聲呢喃,溫柔地道,『辛苦你了,歡迎回家。』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子已逝,愛仍存。

  

  說完,小春便捧著骨灰然後抱著小寶一同朝向鄭森恭謹叩頭。

  此舉都使所有人驚訝不已包括鄭森亦然。

  『韋家的存在,只為鄭家,能為主子而死,我的丈夫,小寶的父親,雖死猶榮。』小春提起頭眼神堅毅,『這是侍從應盡之責,凡是對鄭家有利的,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鄭森欲將小春及小寶扶起,卻被小春委婉拒絕。

  小春緊緊摟著小寶,『只是這孩子,韋家的唯一血脈,從今往後,將是不一樣的『忠臣』之後,還盼鄭王成全。』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穀,我獨不卒。

  

  『將來孩子大了,我會予他說,他的父親不過是我生命中的過客不知為誰,不讓他追尋那驕傲又虛無的背影,也不怨懟父親從沒有好好抱過他,這樣他才能更懂得珍惜得來不易的幸福。』

  

  缾之罄矣,維罍之恥,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發喪當日除了與韋甯有相關有交情的人之外還有不少將帥士卒到墳前祭弔,這些人不一定見過韋甯,也不是其麾下部曲,有些甚至不是己方的人,卻都因此等英勇犧牲的勇士們的忠誠而被觸動,前來恭敬拜祭。

  忠誠,是一種信念,一種態度,而信念與態度,都會超越陣形與立場,更會超越自身,既使死後價值仍然不滅。

  有些人以才智、以計謀、以功勳、甚至是以天下讓世人記住,但韋甯卻是以忠誠贏得所有人的懷念。

  或許韋甯從沒想過這些,他根本就沒有這些宏偉遠大的志向,由始至終,不過是踏實地實踐自己信念,並守護執著的男人罷了。

  然而亦因為如此,才更使人敬佩。

  鄭森伸出手掌按在墳頭墓碑上,如同往日抓頭捉弄韋甯的戲謔,只是這一切都已經不復存了。

  「還記得,你最討厭我這樣抓你的頭。」鄭森笑了出來,「因為你比我高。」

  接著將半截長槍硬生生插在墓前,這支曾經陪伴主人在世上留下驚人戰績的長槍終於回到主人身邊,槍身滿佈傷痕,槍刃銹跡斑斑,如同主人生前戰績纍纍且驚心動魄的死鬥。

  最後眾人跪拜離去,涼風拂過,捲起一地紙錢徒留荒涼平靜。

  殘橘晚紅,金烏西墜,如思人的眼,總是滿佈著血絲,回顧往昔。

  風肅肅,捲來一地沙塵掩蓋沉默依舊的墳頭,倏來兩道熟悉身影從無邊無月的夜色中緩緩踱至墓前肅然致敬,頷首躬身,接著各自把一罈烈酒奠到地上。

  濃濃酒香和著青草紅泥,一者靜默,是以最深刻的懷思;一者無語,是以最沉重的弔唁。

  

  竭力疆場不過換來黃沙相埋,戰火燃,啟干戈,幾人曾看樓起落,天下紛亂,朝代幾汰,戰,也兵災,和,也兵災。

  

  未幾,無語的人飲了一口烈酒後開口,『以前每到這個時候,都會聞到廚灶裡傳來小春和韋甯一起做飯的味道。』

  『明明是個粗人,卻燒了一手好菜;明明是粗茶淡飯,卻是滿滿人情味。』

  『只是這些,恍如昨日才發生,而今已不復存。』

  「對不起,一切錯誤都是我造成的。」施琅仰天乾了一口烈酒。

  『不,不是二哥的錯,時至今日如此局面,又有誰曾算盡,你我皆微居洪流,身不由心,於存於逝,何傷何幸。』陳永華又飲了一口辛辣,『只是我的憤怒也是身不由心。』

  「復甫!」

  『嗯?』

  「聽二哥一句勸,離開這裡,才能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現在一退,之前所有的犧牲就白費,連先前的部署都…付之一炬。』

  「你的戰場已然不在這裡,而是海的盡頭。」

  『我還有得選擇嗎?』

  「有—」施琅飲了一口酒潤潤喉,「如果你執意要繼續下去的話,我已替你先行佈置,應該可以減少傷亡。」

  『願聞施大人高見。』

  施琅撇過頭沒理會陳永華的嘲諷,「要攻下護國嶺先發難打泉州,奪下海澄後配合漳州協守劉國軒這內應,引軍進入漳州府城,以此對府城總鎮張世耀施加壓力,他必會棄械投降。」

  「另一方面進行孫可望詐降的計謀,他會對清軍獻上滇黔地圖,引誘敵人進入西南等地,只待清軍深入腹地,糧草接濟不上,將受到南明軍的前後夾擊。」

  「一旦戰事被咱們拖長,便可與西寧王李定國取得聯繫,分別由東、西兩面合力發兵進攻廣東,則勢力就能統整合流,長江以南直至西蜀便落入咱們掌握,到時候再沿著長江北伐,」

  「定西侯張名振、浙東兵部尚書張煌言,前後三次攻打長江缺口,只需佔領江寧,再攻克贛、浣、蘇各省,那大業才有一絲的復興希望。」

  『二哥,已經部署到這般地步,何故語帶保留。』

  「前提是要此計謀的每一步皆成,我軍將士兵卒雖然各個忠誠、驍勇善戰,卻也因大哥治理嚴苛、軍紀嚴峻下不容累犯,往往讓犯過錯的人,因害怕再次犯錯心生畏懼而退縮叛逃。」

  『所以軍中的人不是懷有二心,只是容易成為變數?』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被底下的人背叛出賣,最起碼也要鞏固閩南沿海的勢力,掌握海權除了貿易經商、籌措軍備募兵外,還要為渡海備下萬全之策,之後…」

  『之後?』

  「之後,接下來的路就要靠你自己獨立去完成。」

  陳永華深深的吁了一口氣,『二哥居然已經把路鋪得這麼遠了。』

  「我的主策已完,要走的副策只剩兩條,一是全權由你接手,二是投誠走向清狗。」

  陳永華若有所思地望向施琅,『要走,一起走,要留,那怕僅剩最後一人,流乾最後一滴血,我們斷不會拋下兄弟。』

  施琅避開陳永華的目光,「不,有我在,才能深入核心適時提供有用的情報以及部署,雖無法算無遺策至少也要無後顧之憂,而你們取得的勝利也將是我上位的踏腳石。 」

  『目標相同,理念不同,最終還是不能同路嗎?』

  「一內一外才能力保鄭氏血脈,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清狗要渡海攻台,我發誓,水師提督領兵攻台的位子...非我莫屬!

  『為了我們,值得嗎?』陳永華望著施琅。

  施琅轉頭回望,「復甫,你想說什麼?」

  『咱們同生共死多年,早已超越血緣親情,二哥的為人、思想,我最清楚不過,只是?』

  「嗯?」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二哥仍依然堅持如己,內心未曾有過半點迷惘?』

  施琅輕輕撫著墳頭碑石,如同往日抓頭捉弄韋甯的戲謔,「君子獨立不慚於影,獨寢不慚於魂,在大義之下,縱是渺小,心仍無懼。」

  『無懼不表示不會動搖,當有朝一日面臨抉擇,自己當立何方?是主子還是大義,二哥你…要想清楚。』

  「橘逾淮北只為枳,做人要懂得把握,懂得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

  『就算二哥叛徒的污名坐實,世人對二哥的誤解是史官筆下的犧牲者也毫無畏懼嗎?』

  「一生追尋的理念,每每想起,如獲新生。」施琅飲了一口酒。

  陳永華也飲了一口酒,『看來私自斬殺一事,勢在必行。』

  「不殺曾德,他們不會相信,縱有投誠前科,仍要讓他們卸下心房暫無防備,為此我的家人也要被你們善待。」

  『放心,我會對外宣稱已處死二哥的家人,然後會好生安頓他們的,請二哥勿掛心。』

  「謝謝!」

  『謝什麼,說起韋甯和二哥,才是應該被世人稱頌的英雄。』陳永華也把手擱在墳頭碑石上,如同往日被韋甯抓頭捉弄的戲謔,『如果我和大哥真的渡海了,可不需要你千里走單騎來尋,你說是吧!施二哥。』

  施琅低頭苦笑,彷彿聽到世上最諷刺的笑話,「所謂的英雄,不過是物種與物種彼此競爭下的產物,透過史書記載過去,野史歌頌英魂,把忠肝義膽、義薄雲天昇華成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縱使殺人如麻,將來死了,也會封神列聖受萬人景仰,只是天意還是做出回應,歷史終究已成過去。」

  施琅把剩餘的酒奠於碑石上,「越是高位,越是淒涼。」

  『越是響亮,越是炎涼。』陳永華也照做,『最後沒有人記得的忠臣,英雄相埋,不過黃土一坯,無人弔祭的孤墳。』

  諸命消逝,數如恆砂流轉,運行天道,喜無益,悲無損,道裡淺白,遇之難為,因果相結,何解,何能解,何願解,雖似作繭自縛,卻也樂於其中。

  「說不定將來,你跟大哥都會成了民族英雄被世人感懷念知,還封神列聖,備受萬人供養香火鼎盛。」

  陳永華仰天大笑,彷彿聽到世上最滑稽的笑話,『哈哈,如果連我們這樣的人都能成為神明被膜拜,那這天下真的沒救了,正是世人的悲哀。』

  

  山河幾多顏色改,數朝代,嘆成敗,征塵古今只餘哀,天下百載翻波態,故人在,故心在,生,也相待,死,也相待。

  明永曆四年、清順治七年,五月,施琅私自處決鄭成功麾下部將曾德,為此鄭成功大怒下令誅殺施琅全家,經此一事,施琅與鄭成功結下大仇,再度降清,數十載後,施琅信守誓言指揮清軍水師攻克台灣。

創作者介紹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Emily&Du老爺的家
  • 有歷史有真象
    雖然不一定是真的
  • 好友說的是,眼見不一定為憑,更何況是杜撰出來的史書。

    晚上好,抱歉,回的有點晚,去了一趟旅程,祝福好友也有個讓人羨慕的旅程。

    慕寒 於 2017/09/29 21:45 回覆

  • huei
  • 首推 感恩分享 ^^!
  • 謝謝好友的捧場,哈哈。

    晚上好,抱歉,回的有點晚,去了一趟旅程,祝福好友也有個讓人羨慕的旅程。

    慕寒 於 2017/09/29 21:46 回覆

  • 言無
  • 真是讓人盪氣迴腸的一篇文章
    細膩的筆觸讓人感動
    謝謝好友的分享
    祝好友有美好的新的一週~
  • 沒有拉,是好友不嫌棄。
    寫過都不敢自己看,怕會忍不住瘋狂修改,哈哈。

    晚上好,抱歉,回的有點晚,去了一趟旅程,祝福好友也有個讓人羨慕的旅程。

    慕寒 於 2017/09/29 21:47 回覆

  • 悄悄話
  • alanjih
  • 拜讀好友佳文時
    赫然發現好友真是博學而多聞啊!
  • Alice
  • 好友寫得很好
    讓人蕩氣迴腸
    山河幾多顏色改
    數朝代嘆成敗
    征塵古今只餘哀....
  • sara
  • 真是精彩文章
    推7
  • sara
  • 周六開心
  • sara
  • 好友歷史好
    文章也是另人寡目相看
  • 峰哥小朋友
  • 國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手裡一把黃土 隨風飄揚.....
  • 夢玄
  • 明清國事寫得真精彩, 陳永華對台灣的供獻也很大.
  • Ponylite的心世界
  • 歷史過往
    我們只見史家
    以成者王敗者寇在論寫
    其中多少忠肝義膽
    又豈是後人得見
  • alice987654321
  • 每次看你寫這
    都覺得你歷史好好 文筆當然不用說 xD
    太厲害啦~
  • 寶寶
  • 假日愉快,謝謝分享!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