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南下勤王的鄭森,忽覺一瞬怪異襲上心頭,抬頭仰天只見艷陽高照,逆光下一面帥旗掙脫竿子隨風離去。

  不祥之兆?莫非是韋甯出事了?

  正想開口說話,一股氣鬱不知由何而生堵在胸口一陣呼吸困難,只見畫面天旋地轉,接著眼前一黑,身子癱軟倒地失去意識。

  片刻,鄭森悠悠轉醒,頭痛欲裂使他目不能張,暈眩造成的噁心感不斷從腹部延燒至喉頭,想吐卻吐不出東西只能乾嘔。

  踏—

  一道聲音緩緩響起,鄭森似乎聽到什麼,用力大喊,「韋甯,是你嗎?」

  鄭森對著眼前的幽冥漆黑用力喊話,迴盪耳邊的只有比寂滅更寂滅的沉默,心裡泛起無聲漣漪,卻始終沒人回答。

  「是你回來了嘛,韋甯?」

  踏、踏、踏,跫音乍起,在寂靜黑暗中劃出震懾聲響,鄭森聽到不明處傳來熟悉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緩緩圍繞不去。

  心急如焚的鄭森不停地原地打轉用手揉眼,卻始終看不清眼前濃密的漆黑。

  踏、踏、踏,直至身後一道帶著緩慢又淒涼的聲調,從黯然深幽喚起,更像從心裡被囚禁牢籠的深處衝破。

  『不、不要回頭……』

  「韋……韋甯!」

  因聽見摯友聲音而大喜欲轉身的鄭森,被突如其來的大吼震懾停下動作。

  『不要回頭,沒有聽到!』

  「好,好—我不回頭!」因驚嚇而停下動作的鄭森,即刻安撫著韋甯,「我就知道你沒這麼容易就死,絕對不會輕易丟下我們不回來!」

  『……』

  或許身後是幻覺、是場夢,更是心知肚明的答案,卻又只不住期待的提問,只是希望終究落空。

  鄭森強忍著因悲傷而顫抖的語調,「韋甯,你,真的不來了嗎?」

  『……對不起,主子,我來不了了!』

  「該說抱歉的人是我,這是我鄭家欠你的,我鄭森,永世不忘韋家的一切。」

  『韋家的存在,只為鄭家,能為主子而死,我,雖死猶榮。』

  「要你代替我死去,韋甯,對不起。」

  『從我成為你的那一刻開始,韋甯早已不存在,不存在的人,何來死亡。』

  

  等待的人等不著來人,該來的人永遠來不了。

  

  鄭森不顧一切猛然回頭,看到的卻是一具插滿長槍跟箭矢的軀體。

  沒有頭顱,頸項被利刃殘暴分離,切口處參差不齊,身子滿是血洞,內臟碎塊從血洞不停流出滑落,跌了一地,引來狼群跟烏鴉爭相搶噬。

  鄭森大叫驚醒,滿身汗漿,大口喘氣,驚恐的眼神環顧四周,映入眼簾的臉孔各個惶恐不安,而剛才的夢,究竟是什麼含意?

  到此刻為止,鄭森還是不願意相信韋甯已經死去,他一定會回來的,不過是落單,一時迷路罷了。

  〈鄭王您沒事吧?怎麼好端端地突然暈了過去!〉(你們快別堵在一塊,趕緊讓太醫瞧瞧。)

  「我沒事—」推開擁簇群臣的鄭森欲起身下榻。

  〈鄭王您別起身,快快躺好,多休息。〉(是啊!我看這幾天鄭王是日理萬機的,想必是累壞了身子。)

  嘩的一聲,施琅推開營帳闖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名浴血歸來傷痕累累的士卒,面色極其沉重。

  臉色凝重的施琅抿抿嘴,『不管你現在有什麼毛病?有些事情既然醒了,就要趕緊讓你知道下決定。』

  〈施大人,鄭王甫甦醒,身子尚微恙,有什麼話不能晚點再說嗎?〉(是啊!施大人,您沒看見鄭王在休息嗎?)

  「閉嘴—」鄭森大聲吼退所有人,接著望向施琅,施琅示意點頭,所有人同時望著入帳跪地的斥侯。

  「有什麼事情,快說吧!」

  施琅吁了口氣,「兩件事情,第一,清軍趁廈門防備鬆散,趁虛攻入。」

  「意料中的事情,這不是你們籌謀好的,叔父按照計畫,假裝怯戰而逃,加上藍晉的假情報與韋甯的偽鄭王,好請君入甕,一次擊殺。」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件事情,原本說好,每三個時辰向主營回報一次軍情,只是從昨日後就在無半點消息。』

  『直至方才帶來的消息回報,韋甯…』施琅嚥了嚥口水,『他們中伏了,除了主軍還在奮力抵抗之外,他和其餘數十人……』

  「不、不可能—」鄭森頹然跌坐在地。

  『人……人死不能復生。』

  「沒、沒有親眼看見屍首,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死命逃出生天的斥侯回報,[稟報鄭王,我軍受到敵軍夾擊,韋將軍等數十人捨命斷後掩護主軍撤退—]

  「等等—」鄭森打斷了斥侯的話。

  「你們—」鄭森指著帳內的將軍,「按住我。」

  所有人不明所以。

  「我說,按住我。」話畢,每個人強按壓住鄭森奮力掙扎的身軀,以及不斷抓地爬行的四肢。

  斥侯不敢抬頭,[最、最後韋將軍等人力盡而亡,不只身軀支離破碎,就連首級也被割下來。]

  鄭森無法不去想像韋甯死前的慘況,縱使咬緊牙關,強忍身子,卻還是止不住淚水嚎啕大哭,每位抓住四肢強壓身軀的將領無不流淚哭喊,不是為了安撫鄭森而是不讓他衝動報仇。

  施琅回過頭,『那,屍首呢?』

  [請施大人恕罪,當時情況混亂,敵軍人多勢眾,幾名弟兄冒死搶救幾經辛苦才能取回部分殘骸。]斥侯低頭,聲音越來越小,[聽說…首、首級一直在敵軍中傳閱示眾。]

  鄭森沒停歇放聲哭喊用力掙扎,聲嘶力竭的淒涼回盪整個營帳,被按住的人止不住淚水,強押施力的人連淚水也無法拭去,每個人的臉上只存在同一種表情,就連施琅也是靜默不語,以手覆額,拇指與食指用力按壓頭痛欲裂的太陽穴。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止住,痛苦與悲傷縈繞盤旋,揮之不去的氛圍只有喪失鬥志的挫敗。

  未幾,施琅深深吁了口氣,走至被人按壓在地五花大綁的鄭森面前,一拳狠狠地用力轟至痛毆在鄭森的臉上。

  所有人傻住急忙將施琅架開,就連鄭森也停下動作,愣愣地將臉埋在地上像是沒了自我。

  『哭過、鬧過也該清醒了,不是只有你難過,在場所有人的心情都是相同的。』

  〈施大人快住手!〉其餘的人趕忙隔開,此刻鄭森也不再掙扎而是漸漸冷靜停止。

  臉上黏滿和著眼淚鼻涕泥沙的鄭森,緩緩爬起身坐在地上抹去一臉頹然黯然。

  『會有這樣的結果,早在那一晚就知道了,他不怨天你不尤人,所以你不能猶豫迷惘更不能擁有私心,就算會痛也要繼續前進,這就是身為上位者要背負的罪愆。』

  施琅伸手一指,『你仔細瞧瞧,這裡,包括每過一分一刻就死在外邊的每一條人命,都是他人家中血脈,都有至親至友的,孰人例外?』

  『你現在所下的每個決定都關係到一條性命,生與死的丈量全在你一念間,只要一步踏錯,陪葬的很有可能是所有人。』

  『如果不夠有覺悟,就夾著尾巴向清狗求和,等你想清楚了再下決定,不要意氣用事,也不要被仇恨蒙蔽雙眼沒了理智。』

  『我也很憤怒,悲哀自己無法保全兄弟的性命,痛恨自己連替兄弟保個全屍都做不到,但做為一名將領最要緊的首要條件就是冷靜,眼下每個人都被情緒左右沖昏了頭。』施琅轉身離開,準備走出營帳。

  悲傷過後,鄭森下定決心,霍然起身,縱然內心煎熬卻仍要強押面臨崩潰爆發的情緒,勉力自己冷靜沉著。

  「琅,給我五百人,可以嗎?」

  施琅停下腳步沒有回身。

  甘輝有所會意的望向施琅。﹝鄭王,這……﹞

  “鄭王,您想取回屍首?”萬禮凝望鄭森堅毅的側臉。

  「不把他帶回來,怎麼對得起小春?不報此仇,又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弟兄?」

  「琅—」

  「現在咱們主力直接退回東南沿海與廈門一帶,他們分兵緊咬著其餘部隊不放,一定不會料到咱們有此一著居然敢殺回去。」

  『想清楚了?』施琅回過身去,『據斥侯回報,韋甯掩護大隊撤退,現在人馬已經撤退在關隘城池後方的林地堅守,等待救援。』

  「所以由我出面,率兵前往將剩餘的人帶回,而你—」

  『—而我則是親率將士,混入城中,趁機取回韋甯屍體。』兩人語氣平靜,彷彿此行根本毫無凶險,輕而易舉就能完成,旁人卻是聽的膽顫心驚冷汗直流。

  就連太醫也是張大嘴巴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明擺著是九死一生直闖鬼門關的行為,此刻從他們的語調居然稀鬆平常,這不是一個環節出錯或時機算錯就能補救回來,毫無疑問是有去無回。

  明明才剛經歷過大悲大苦的傷痛,彷彿老了十來歲,現在卻有著率性瘋狂的快意,血液在沸騰,精神在燃燒,整個人重獲新生。

  重情重義,施琅和鄭森的心裡一直重複的同一句話,縱然沒有說出口,卻彼此心意相通。

  『給你一千吧!我怕你弄不好死了,沒那個顏面下去見韋甯,說不準還會被他罵回來。』

  哈哈哈……鄭森張口大笑,施琅搖頭苦笑,然後甘輝聳肩燦笑,萬禮皺眉微笑,接下來,所有人互相對視而笑,從眼神中感通寬慰,仰天朗笑。

  韋甯,謝謝,謝謝你,以忠誠,讓我們更加堅強,更加團結。

  『就這麼定了,我救人,你救屍,就連一根腳指頭都要給我帶回來。』掀開營帳的施琅依舊沒有回頭,『保命要緊,所有人都是。』

  踏、踏、踏,步伐加快,旁人只道施琅心急如焚,趕忙回到自己營帳擬定作戰策略。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准進來!』一掀開布幔甫踏入營帳的施琅終於強忍不住氣血攻心的悲痛,腿一軟雙膝著地、身子一塌往前撲跪,雙拳重擊抵住勉強支撐搖搖欲墜的身軀。

  喉頭一甜,撥刺一聲,攤在地上的血漬彷彿從體內咳出一隻早夭的蝙蝠,嘴角兩鼻間微微流出鮮血,滴滴滲入黃土。

  只感到眼前天旋地轉的施琅頭痛欲裂,腦袋縱使很累依舊不停反思尋找,究竟是哪一步驟、環節出錯,消息走漏的比預期要來快?

  快?走漏?難不成?施琅飛快地用手指在沙地上寫下一條條的計策。

  施琅猛然憶起陳永華曾對他說過的話。「二哥,莫要輕敵,默默無名最是可怕,小人物更要提防。」

  小人物?

  施琅咳了一聲,『原來如此,哈哈,咳、咳,哈原來、咳—』

  本以為利用曾德誘騙藍晉來提防張學聖,成功牽制二王攻勢;吳三桂深入西南等地,受到李自成、張獻忠餘部的頑強抵抗兩面奔波;多爾袞新死,鰲拜等臣忙於奪權互鬥,八旗各旗主立場搖擺不定,正處於內憂外患無暇出兵;而老爺送來的降將名單不論真偽皆以堤防,所有環節盡在掌握中。

  除非是將投降的漢人編制成另一支八旗軍,沒想到張學聖派遣出兵的人,居然是這幾年叛逃又不受重用的馬得功,咳、咳—居然誤中輕敵這最簡單、最卑劣的計謀。

  『哈、咳、哈哈哈—』滿嘴是血的施琅用力咳嗽無奈苦笑,嘲笑自己的無知和愚蠢,跪倒在地的不是施琅的身軀,而是他的尊嚴,陷入泥淖的十指緊握不放,一拳又一拳痛毆在地的是滿滿不甘心,眼角滑落的不是淚水而是無聲的懊悔。

  最後他停下所有動作閉上眼睛揣度,暗自下了一個決定,縱使施琅的內心百般掙扎,雖然這不是他最想要的決定,但是他仍必須下這個決定。

  咚、咚、咚,此刻戰鼓響起,施琅緩緩起身用手擦拭嘴角與鼻間的鮮血,整理完儀容後冷靜地走出帳外。

  甘輝走向前抱拳等待下令,『甘輝,你派人捎口信給後方的復甫。』

  ﹝是,敢問施大人要留什麼話給陳大人?﹞

  『就說……』施琅仰望著天,深深吁了口氣,『就說主策已完,改走副策。』

  甘輝心頭一凜,身子微微顫抖退下領命。

  咚、咚、咚,震耳欲聾的聲響,似是將某些信念悄悄的轉告某人。

  聽到了嘛?韋甯,不論你人在何處,這戰鼓聲絕對響徹天際,永遠會在黑暗迷途中為你指引一條與我們相會的道路,咱們的情誼如同這燈火一般永不熄滅。

  「琅,戰鼓已經響起了,咱們…」鄭森策馬而來,「出發吧!」

  『嗯!』施琅跨上馬背,輕輕咳了一聲,接過鄭森遞來的配劍。『如果順利的話,傍晚前應該可以到達,我看過天象,今夜申酉交替時刻必有雷雨交加,要趁此良機。』

  接過劍,彼此吁了口氣,本該沉浸在深層傷痛的烏雲慘澹,此刻卻格外諷刺的艷陽高照,兩人伸手拳頭互相輕碰,仰天振臂。

  

  一條計謀,見證主僕承諾。

  一次犯險,見證兄弟情義。

  人終歸一死,士為知己者死,知己者…被自己人殺死。

創作者介紹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峰哥小朋友
  • 慕寒近來可安好?
    百般無奈 笑笑看待 無語問蒼天
    加油!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 謝謝峰哥的關心。
    最近工作上比較忙碌,不過還是可以應付得來。
    閒暇之餘安排一些活動,倒也過得很充實。
    峰哥呢,是否安好一切還順利,一起加油囉。

    晚上好,祝福峰哥有個美好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19 22:44 回覆

  • 夢玄
  • 那該相信誰?
    誰都不可信。
    天下英雄皆孤獨!
  • 夢玄大哥說的好霸氣。
    果然英雄類型的小說都會令人感到嚮往跟惆悵。
    有種寧可我負天下人的氣勢,哈哈。

    晚上好,祝福夢玄大哥有個美好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19 22:49 回覆

  • Alice
  • 天氣很炎熱
    最近好嗎
    祝福好友夏日舒心
  • 超不好的,快熱死了,雖然一天有大半時間都在公司,哈哈。
    好友去跑點也要注意炎熱的天氣,多喝水補充,盡量防曬避免毒辣的太陽。

    晚上好,祝福好友有個美好的夜晚。

    慕寒 於 2017/07/19 22:54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謝謝格友的觀賞。

    晚上好,祝福格友有個美好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19 22:58 回覆

  • Emily&Du老爺的家
  • 人性
    考驗
    好久不見
    很忙歐
    新環境適應了吧!
  • 謝謝Emily好友的問候。
    最近工作室有點忙,不過下班之餘也有去上一些課程,所以過得很充實。
    越來越喜歡台中,只是路線還不熟,已經在考慮要不要把車子牽上來,感覺去哪裡有車子比較方便,哈哈。

    晚上好,祝福Emily好友有個美好的夜晚。

    慕寒 於 2017/07/19 23:00 回覆

  • Syb
  • 故事情節真有畫面感,
    悲痛的情緒描寫得好細膩
  • 謝謝syb好友的喜歡。
    其實,我都覺得自己寫得太囉嗦,想要直接用畫的。
    無奈我的藝術細胞留在慕媽的肚子裡,沒跟我一起出生,所以沒辦法,只好繼續用文字荼毒大家的眼睛,哈哈。
    如果有機會好想拍的跟長蘇吐血,或是與靖王的虐心畫面,會比較有感覺。

    晚上好,祝福好友有個美好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19 23:04 回覆

  • 千帆起航
  • 人性 優劣參雜其中 讓人時而懊惱 時而摸不著頭緒 冷靜的分析 未必有真實的答案 文章高潮迭起 讓人怦然心動
  • 謝謝好友的喜歡。
    不過還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強,寫出來的作品自己不是很滿意,哈哈。
    如果有不足或是覺得改進的地方,請不要嫌棄的通通講出來,這也是我進步的動力喔,謝謝。

    晚上好,這風雨交加的夜晚祝福好友有個快樂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29 23:05 回覆

  • 伊芽
  • 該來的人永遠來不了...好感傷喔!

    感謝分享

    夏日炎熱多補充水分喔~夏日舒心!
  • 人生大多數的相遇都是為了分離,擦身而過就不會再有下次。
    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沒有擦身而過的際遇就不會有特別的相遇,哈哈。
    這幾天的炎熱都被颱風給帶走了,雖然解了旱災,不過有些地方又開始淹水了。

    晚上好,這風雨交加的夜晚祝福好友有個快樂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29 23:13 回覆

  • 劉姐姐
  • 人性的考驗...
    謝謝分享
  • 謝謝劉姐姐的到來。
    該說是人性的考驗嗎?倒不如說是一次次捨棄掉人心,變成不是人的人。

    晚上好,這風雨交加的夜晚還是祝福好友有個快樂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29 23:20 回覆

  • 言無
  • 真是慷慨激昂呀!
    看得讓人情緒也激動了起來!
    祝好友晚安~
  • 謝謝好友這麼融入劇情。
    快點給你上杯茶,消消氣冷靜一下,哈哈。
    不過還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請好友不要嫌棄。

    晚上好,這風雨交加的夜晚祝福好友有個快樂的明天。

    慕寒 於 2017/07/29 23:21 回覆

  • 夢玄
  • 午安,好棒的人性激昂故事.
  • 謝謝大哥的問候。
    人性人心都是差了一線之隔,但造成的結果會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給大哥一杯茶,不要太激動,哈哈。

    颱風天的夜晚祝福大哥一切平安順心。

    慕寒 於 2017/07/29 23:31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戰場上
    忠肝義膽
    但若有二心之人
    是很快便可以把主子賣掉的
  • 聖賢說,忠臣不事二主,亦說良禽擇木而棲。
    一說人話,一說禽話,直白翻譯的話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所以都是騙人的謊話,哈哈。

    晚上好,這涼爽舒適的夜晚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08/01 22:46 回覆

  • 蘊璞小院
  • 慕寒晚安吉祥~颱風過境一切都安好吧
  • 謝謝師兄的關心。
    一切都安好,現在在想要怎麼處理我根本不愛吃的泡麵餅乾零食,真的超級苦惱的啦!

    晚上好,小周末的夜晚來個特別的心情放鬆一下吧!

    慕寒 於 2017/08/02 21:57 回覆

  • koko
  • 好久不見了~ 工作還順心嗎?!

    祝: 一切如意, 午安................... ^_^
  • 真的好久不見!謝謝好友的祝福。
    一切順心,最近工作比較忙,又要去上課,又要運動,都沒什麼時間上格子,縮哩。
    好友呢!?最近過得如何呢,應該繼續尋找美好景色然後用鏡頭留下來。

    晚上好,小周末的夜晚來個特別的心情放鬆一下吧!

    慕寒 於 2017/08/02 22:17 回覆

  • Miner
  • 感覺內奸比外敵更可怕......
  • 哈哈,正所謂最難防的永遠是自己人。
    不過這還只是伏筆,希望可以讓好友驚艷到,呵呵。

    晚上好,這佳節的夜晚還有月圓相伴,一起送給好友。

    慕寒 於 2017/08/08 22: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