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皎潔、彤雲消散,披著一身朦朧月色,沐浴在星辰下餵招接招的二人,動作一致,行雲流水,既使閉上雙眼也不可能傷到對方,因為,他們太了解彼此,熟悉得連對方的心思與想法都瞭如指掌,宛如是鏡中的另一個自己。

  「再來啊!沒力氣了嘛?」鄭森提劍向前虛晃突刺,劍鋒一轉朝眉心橫劈揮砍。

  韋甯揮槍成圓,清脆擋下並旋身回敬一槍,『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只會這招,有沒有新花樣?』

  鄭森大汗淋漓,劍尖指地,「臭小子,別以為上過幾次戰場就可以在我面前拿俏,想當初不過是手下敗將。」

  『去你的,當初僅僅十來歲,打不過你也是應該的。』韋甯叉腰站定,銀槍敲地,老實不客氣的回嘴,『現在也沒看你打贏我,只會舊事重提,害不害臊啊!』

  「少囉嗦,要不是我多次在沙場上拚命救你,哪還會有你站在這囂張跋扈的機會。」

  『放屁,明明就是你的武功太低,被敵人包圍的時候還要靠我奮力突圍。』

  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絲毫不遜手裡互相敲擊的兵器,看在他人眼裡,似是二個賭氣拌嘴又不肯認輸的滑稽孩童。

  “拜託,行行好,你倆吵的我頭都疼了。”放下酒杯的施琅終於忍受不住。“也不想想自己都已經是做爹的人了,能不能多少學著成熟穩重一些嘛?”

  「關你屁事!喝酒。」

  『少來插嘴!喝酒。』

  “好好好,是我的錯,不說了。”同樣默契十足的回話讓施琅啞口無言,只能搖頭苦笑繼續與陳永華對飲。

  永華將空了酒杯滿上,﹝二哥,你就別自討沒趣,都十幾年了,哪一次不是這樣的。﹞

  望著斟滿酒杯的倒影,施琅緩緩吁了口氣。“是啊!一轉眼,都十幾年了。”

  永華靜默的聽著,接著飲盡,望著空杯無言以對,然後又斟滿

  不知過了多少這樣打打鬧鬧的荒唐與瘋狂,習以為常的歲月,本以為這樣的日子將會是永遠。

  可過了今夜,在場的四人心裡都很明白,像這樣輕鬆胡鬧的時光,將不可復再。

  眼下,讓人越是驚惶不安,表現出來就越要鎮定,一如往常的相處模式,不能露出一絲破綻。

  雖然彼此笑得盡情玩得盡興,但內心,卻越是扭曲越是痛得慘澹。

  「韋甯,我再說一次……」鄭森舉劍擋下韋甯的砍劈,噹,清脆響聲在靜默的氛圍裡劃過一絲椎心震盪,「你……真的不必為我犧牲至此。」

  『鄭森,我也再說一次……』韋甯迴槍擋下鄭森的刺擊,噹,清脆聲響又在靜默的氛圍裡劃過一絲椎心震盪,『咱們四個從小到大一起玩到大,到現在並肩作戰奔馳沙場,這麼多年相處,你心在想什麼,我……』韋甯的視線穿過鄭森背後的施琅與永華,『……我們都知道。』

  沒有回話的鄭森絲毫不敢回頭,只是心中閃過一瞬不安,微微一凜。

  原來在太熟悉,比家人還要熟悉的人面前,有時候,有些話說出口都顯得過於虛偽多餘。

  其實,每個人都心知肚明,清楚感受對方內心痛苦的煎熬,伴隨剛剛猶存於耳的話語。

  方才施琅攤開佈軍圖,手指飛快比劃解說,“目前我們與敵軍的對峙依舊僵持不下,雖有各地反清勢力取得大捷,可彼此間沒有聯繫與默契,甚至相互猜疑,各自為政的情形下,大多只能淪為地方性抗爭,時間一長就會被各個擊破,無法打持久戰。”

  “因此若要打破此等僵局,除了要整合所有兵力在同時間一起發難外,還需要想辦法一舉削減對方兵力。”

  「如果能夠削弱清狗的兵力當然是再好不過,可要怎麼實行?」

  “必須有人投誠獻策,將我方所有的佈軍位置、糧草所在等重要情資全部洩露,當然這些全部都是假的,目的就是要引之送死。”

  「有人選了嘛?」

  “有,藍晉。”

  「藍晉?」

  “對,他是曾德的手下,已查實是敵軍派來的細作。”

  “這幾天我故意派幾名要員接近他,並對他施加壓力,他肯定會提前從曾德手底下叛逃,將竊到手的情報通通洩漏給敵軍。”

  『既使是對方的細作,但清狗應該不會輕易相信這些未證查實的情報,甚至會抱持懷疑態度思考這是否又會是一條計謀。』

  “的確,合理的懷疑範圍內誰都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時間不夠,根本無法證實這些來歷不明情報的真偽。”

  “因此要順利驅使主策就必須要有副策應對,兩兩相輔,計謀才能順利行使。﹞

  『副策的條件是?』

  施琅頓了頓,望向鄭森,“在戰場上必須有鄭王爺的身影,而且是要親自率領主軍先行開啟這場戰役。”

  除了施琅外,其餘仨人都吞嚥欲言,可是施琅沒讓人打斷,“如此一來,就算敵軍查覺是計謀仍會義無反顧出兵,畢竟殺掉大哥等於直接滅掉反清大業最強而有力的號召,而叛亂也終將塵埃落定。”

  “因此清軍必會傾巢而出攻打假情報的所在地,然後墮於我們事先安排好的陷阱,再配合各地反抗軍閥共同發難擊殺,一股作氣揮師北上,奪回金陵逼迫議和。”

  『聽起來很順利,不過有但書是吧?』

  “沒錯,此計用兵凶險,如果配合時機不對,稍有不慎延誤軍情,很有可能腹背受敵,遭到孤立無緣的絕境。”

  “因、因此—”

  『因此,這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而是置之死地而無生,明白,簡單來說就是需要一個假的鄭成功打頭陣,不管成功或失敗都要衝鋒陷陣就是了。』韋甯搶白打斷施琅的話,『別多說了,自我父投靠鄭家的那一刻開始,從我出生後就一直被叮嚀囑咐,韋家的存在就是為了鄭家,這一天,我已經等很久了,你們誰也不要跟我搶。』

  「不、不一定要—」聲音顫抖的鄭森全身激動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不,並不是話說不出口,而是肩頭被另一隻更加激動的手掌按壓下來,迫使他無法開口。

  “唯有從小與我們相處至今,對彼此瞭若指掌的人,才能勝任這個角色,順利瞞騙過去。”施琅極力壓抑,語氣冷淡,只因用力過度的拳頭,已讓五指慘白毫無血色,“而且,只有姓韋的,我們才可以放心盡信。」

  ﹝但、但是—﹞永華看似有話,卻被韋甯打斷。

  『這是侍從應盡之責,凡是對鄭家有利的,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在場的仨人望著抱拳頷首的韋甯,心中激動的情緒遠比在戰場的出生入死還要來的更多。

  此時此刻,彼此間沒有各懷心思,而是有著心意相通的苦楚煎熬,沒人敢出聲也沒人敢動作,唯有冷冽的刺骨寒風夾帶無情狠狠痛襲身軀。

  未幾,鄭森大大的吁了口氣,帶著尚未平復的情緒道出,「就這麼說定了—」鄭森起身別過臉,「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局,既然如此就要好好幹,咱們家已經沒有承受失敗的本錢了,有的,只剩我這條被你們極力周全保下的性命。」

  望著鄭森的背影,韋甯知道、施琅知道、陳永華也知道,其實鄭森的內心非常痛苦,然而這些誤解與傷痛卻是家族繼承人必須承受的。

  拿起配劍,鄭森頭也不回的走下亭盧,「我的主策是反清大業,但、我唯一的副策就是,保住家人與兄弟的性命。」扔掉劍鞘,鄭森俏皮地用劍尖挑釁,「來,韋甯陪我過招吧!」

  鄭森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不是任何安慰話語或是悲苦惆悵,而是極需好好流一下汗,發洩內心的鬱悶。

  拾起銀槍的韋甯,緊緊握住是為了不讓身邊的人發現自己不光是雙手,連身子也在顫抖不已。

  一飲而盡的苦澀辛辣在施琅與永華的口中漫延開來,只是喝得再多也紓解不了內心的酸楚與重重壓住喘不過氣的糾結。

  要下這樣的決定,鄭森比誰都要難過,世上沒有什麼是比親手送摯友去死更加內疚不捨,然而,這就是為什麼他比誰都更需要這樣一個替身,假扮自己成為眾矢之的,在戰場上成為最明顯也是唯一的目標,混淆視聽教敵人跟這個替身同歸於盡,好讓計謀行使,大業順利完成。

  讓犧牲的傷害降到最低,救盡世人口中受苦受難的天下蒼生,驅除世人眼裡殘虐無道的滿清狗韃子,為的只是讓鄭家免於迫害,徘徊在利與義的邊緣,這代價,值還是不值?

  毫無光榮與用處的犧牲,除了從小跟自己相伴左右,形影不離的韋甯,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勝任。

  假使隨便找來一個外貌相像的頂替,能否信任還是其次,消息風聲一旦走漏,沒準會被輕易看穿露出馬腳,添加不必要的枝節麻煩,才是重點所在。

  鄭森已經分不清臉上究竟是汗水還是淚水,很想哭但是哭不出來也不能哭,原來欲哭無淚的滋味,是連哭都無法宣洩內心傷懷。

  鄭森忽然嘆息苦笑,扔下長劍,高舉雙手迎接韋甯尖槍。

  猝不及防的舉動,令韋甯驚呼一聲,情急下急忙迴槍收勢,才沒有傷及鄭森,施琅與陳永華更是奔出亭廬,直向鄭森而去。

  韋甯扔下銀槍,踱向鄭森,沒有等待鄭森開口,一拳就痛毆轟到鄭森臉上,『王八蛋,想死我成全你—』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站在一旁的兩人傻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面面相覷,被毆至跌坐地上的鄭森不怒反笑,他突然領悟到,越是難過就越要大笑,當笑了,就不會在恨自己無法哭泣了。

大笑的他,深陷泥草裡的十指緊握鬆開,身子瞬間彈起伴隨嚎叫,直往韋甯懷裡衝去。

  韋甯奮力接招然後使勁,順手一撥將鄭森推向施琅與永華,就這樣四人跌撞在一起,然後彼此不再言語,專注以拳頭互毆,鬥力摔角,貫注內心最誠實的心意,通過最原始最孩童的扭打拉扯,表達最不捨又最不滿的無力掙扎。

  就這樣,四個迫於成熟長大的少年,在星月的見證下,以男人的語言,真誠對話,先行道別。

  原來,對於真正心意相通的伙伴,連那句最重要的對不起,或者謝謝,都不必宣之於口。

  就這樣,纏鬥不休的四條身影終於呈現大字形累倒攤臥在草地,如果可以,希望天永遠都不要亮起來;如果可以,希望永遠都是世人眼中那個無所事事的紈褲子弟;如果可以,希望永遠都不要忘掉今夜所發生的一切好好謹記。

  

  人往往在長大後才拚命地想利用各種方式去尋回失去的時光,想要再次體驗最快樂無憂的感覺。

  就算最後拚命換來的是曇花一瞬的空夢,也會對這過往耿耿於懷,一方面祈禱天佑再次實現,一方面卻又與天鬥,極力抗爭擺脫已成事實的命運。

  然內省不咎,正己而不求於神,則無庇佑,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公子
  • 寫得好呀 咱已好多年未看武俠小說 現下為生活奔忙ㄋ
  • 謝謝公子的稱讚。
    對大哥說聲辛苦了,每個人都在為三餐而奔波勞碌。
    不過有時間好好沉浸在小說裡,能夠忘掉一些不愉快的煩惱。

    晚上好,祝好友有個愉快開心的夜晚。

    慕寒 於 2017/02/19 22:03 回覆

  • Alieen
  • 小時候是好朋友 長大還會保持那份友誼?
    沒吃到早餐 太晚來了嗎?
  • 謝謝好友的早餐。
    現在可能是吃消夜的時間,不過我不太吃消夜,可以預約明日新一天的早餐。
    就歷史而言,或許長大後背道而馳,但是過程卻似乎有不同以往的發展。

    晚上好,天氣很暖活,但是夜晚還是有些微涼。

    慕寒 於 2017/02/19 22:24 回覆

  • 悄悄話
  • koko
  • 謝謝分享精彩好文~~~~

    午安............. ^_^
  • 謝協格友的稱讚。

    晚上好,聽說下禮拜又有寒流要來,要多加注意喔!?

    慕寒 於 2017/02/19 22:54 回覆

  • 碌碌無為
  • 最近穿越戲很流行,我都不知道寫作時,都顧不了當時代了,怎麼穿越呢?
  • 謝謝格友的來訪。
    穿越元素是一種手法,不是影響故事的主線。
    除了設定角色外,重要的是穿越到哪個時代、時空、星球、異世界,然後怎麼跟你的角色做結合。
    是要在不更動歷史運行的情形下延續、還是開啟新故事的篇章,然後會不會再進一步思考是否要影響到當代軌跡,或者就這樣完成另一個平形時空。

    向格友推薦這位文字創作者http://karta13738375.pixnet.net/blog
    她所寫的故事都挺新奇又好玩,可以用力地參考看看。

    晚上好,晴朗的天氣,格友如果到外頭活動一下,或許能夠有不同的靈感出現。

    慕寒 於 2017/02/19 23:08 回覆

  • 伊芽
  • 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但願能修得這情操..心靈平靜則最樂..

    感謝分享

    祝福好友 平安 喜樂!
  • 謝謝格友的祝福。
    內省不咎,要怪就怪自己能力不夠,才不會怨懟上蒼、歸咎他人。
    很值得發人省思的一段話,一起加油努力。

    早安,祝福格友充滿活力的一天。

    慕寒 於 2017/02/20 09:54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這樣的肝膽相照
    真是嫩兄弟才能如此
    施琅此計凶啊
  • 謝謝好友的喜愛。
    沒有兄何來弟,但是能做到這樣的確不容易。
    令人稱羨,也覺得太過無情了,哈哈。

    晚上好,這個連假好友有去哪裡留下足跡呢!?

    慕寒 於 2017/02/27 23:0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