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跨年當天中午,我帶著些許疲倦躺在枕頭上鑽進被窩,準備好好休息已紓解上午在外的奔波勞累時。

  正當我閉上眼睛,這時電話突然響起。

  我想都沒想就直接......接起來。

  「喂—」

  電話那頭的背景聲很吵雜,『喂—』

  「安怎?」我的意識有點彌留。

  『我們沒有趕上【傷物語】的場次。』

  「是喔,不是說沒問題。」

  『結果來不及!』

  「所以?」我已經開始打盹了。

  『決定先看【長城】。』

  「啥?」

  『你要在一個小時內趕到大遠百。』

  神馬—「你當我有閃現喔,而且距離有點遠,不會看下下一場的嘛?」

  『下下一場的時間會跟下一場的【傷物語】的時間重疊,沒辦法啦!』

  泥馬—「行程都幫你們安排好了,居然還搞這招。」

  『總之你快出發,我已經買好你的票了。』

  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驚醒過來。

  「臥操,這算另類的強迫推銷嘛,是要逼死誰。」

  我立馬換好衣服,趕緊衝到大遠百,但還是有遵守交通規則,沒有闖紅燈或超速。

  就在電影播放前幾分鐘壓線抵達,當下真的超想順勢一拳將涂凃揍飛。

  接過電影票,我忍不住抱怨,「如果還有下次,請準時好嗎,不然就派專車接送。」

  “沒辦法,涂凃課長是我們的門面,出門前總是要梳妝打扮一下。”

  ﹝幸好他還記得穿褲子,不然一整個看起來就像是裝泳裝的猥瑣變態。﹞

  「居然買了四張電影,看來年終領的不少,涂凃課長真的好凱喔。」

  15825920_634261726774858_5992683973876720363_n.jpg

  一邊尺度無下限的對話,一邊找到位子坐下,沒多久燈光暗下來,發亮的開頭介紹以及斗大的【長城】二字伴隨場景轉換出現在偌大螢幕上。

  然後電影正式開始,不過接下來要說的並不是要針對電影內容進行影評、吐槽或是劇透。

  而是慢慢回想起,第一次看過【張藝謀】導演的作品,是小時候電視播放,他1989年的作品—【秦俑】。

  可惜我對這部電影的印象不深,但因為是歷史題材的內容所以我很喜歡,而且不曉得那個看來很白吃的郎中令蒙天放,原來是導演本人。

  我X—這樣的角色與設計真是徹底瞎了我的狗眼,居然認都沒認出來。

  隔幾年,直到2002年上映的電影—【英雄】,才讓我真真正正的認識【張藝謀】導演的作品。

  不過當時是屁孩的我還不曉得如何去看待電影本身的好壞與評價,該怎麼從多方面去了解故事內容表達的含意,以及完整體會電影帶來的衝擊感。

  是的,我什麼都不懂,但劇情內容的起承轉合、每段場景的佈置跟設計,每個演員的動作跟表情,確確實實都讓我為之深深著迷與讚嘆。

  尤其是看過陳道明先生主演的【末代皇帝】、【康熙帝國】跟之後的【臥薪嘗膽】,一整個就感覺電影裡秦始皇的角色完全是替他量身打照的。

  但他後來主演的【楚漢傳奇】真有點毀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但這裡就不討論,有機會的話再好好講述一下那部電視劇。

  然後【英雄】的整體故事內容的敘述方式也很特別,是採用無名與秦始皇的對話進行描寫,雖然最後結局相同,可是過程發展與每個人內心揣摩都著實出乎意料,就連服裝顏色都區別出性格的不同層面,真的很用心。

  之後我尋找導演較早的作品,如【一個都不能少】、【紅高粱】、【老井】跟【秋菊打官司】等,都是讓我再三回味的作品,甚至是之後的【十面埋伏】與【山楂樹之戀】,幾乎奠定導演在我心中不可撼動的地位。

  不過我知道身為一個影迷,對於自己喜歡的導演要導出一部讓大眾都感到喜歡的電影是很難的,畢竟這是主觀、客觀與旁觀的衝突,沒辦法以偏概全,更無法代表任何價值。

  因此當我再次回顧打從高中那年看過一次就不曾再看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突然明白兩個道理,一個就是當初鐵定是衝著周董跟小時候的女神之一的鞏俐去看的。

  第二個則是真的發自內心冒出的念頭,或許一位導演要導出一部好電影仍是需要時間的冷卻與淬煉,而這恰巧是一個過渡期。

  這麼多年過去,【滿城盡帶黃金甲】依舊無法讓我體會當初看【英雄】或是【十面埋伏】的震撼,也無法明顯呈現出那種氣勢磅礡的大場面與親情殘殺的悲歡離合,有的只是過多鋪張與誇張累贅。

  但這僅僅是我用主觀視角的感受去表達不客觀面相的評論,就已風格跟獨特來說,就或許是一種新的編劇與拍攝手法,能不能接受端看個人。

  所以後來的【山楂樹之戀】、【歸來】依舊是使我熱淚盈眶與滿滿感動的作品。

  接著就是2016年在台上映的【長城】,不可否認當初這部電影讓我抱持的期望真的大到無可厚非,因為我非常想知道這樣的題材跟劇本交到導演手上到底會拍出怎樣驚豔的作品,而且我十足認為以導演目前的狀態應該能拍出更上一層樓的作品。

  果不其然,當我欣賞完長城後的個人觀感,還是無法評論這是一部怎麼樣的電影,成功失敗與否,也不會毀譽參半,整體帶給我的感受與評價是介於【英雄】與【滿城盡帶黃金甲】之間,沒有特別亮眼的特點也不會過於迎合情節的生搬硬套。

  撇開各個演員的對白與演技,拿掉場面浩大的各種特效,丟棄不合乎邏輯的正常套路,不在意內心戲的衝突,綜觀全片而言只能說,或許【張藝謀】導演要出一部經典電影的冷卻時間快要結束了,只會讓我更期待下一部會是怎樣的巨作。

  當下心情真有點失落,不包含他們仨人一直在旁邊串改劇情,如果把這部片當作是【木馬屠城記】或是【英雄聯盟】的話,或許會比較違和一些,至少很多地方可以有合理的解釋。

  不過就如同導演想表達的,《這恰巧是一種鍛鍊,嘗試一些新的風格,難不成都是拍一些老舊的、被侷限住的作品,電影的領域是很廣的、是百花齊放的,所以不要畫地為牢。》

  

  因此帶著錯綜複雜的情緒,繼續觀賞下一部日本動畫電影—【傷物語】。

  15823366_634261723441525_4358446171029141959_n.jpg

  在此就不多做介紹,有興趣的格友可以自行到股歌了解,畢竟我也是當天陪凃凃課長才知道這部動畫,好看與否全憑個人,畢竟這場的電影票錢是他出的,就當作是撫平一下剛剛被蹂躪的心靈。

  接著就是今年我們要在跨年夜前看的最後一部電影,標榜著【今年跨年唯一首選】,【全球影迷、電玩迷引頸期盼】,【開片打破票房影史記錄】等聳動廣告標題。

  沒錯,就是改編自【UBISOFT】開發的遊戲【Assassin's Creed、刺客教條】系列的同名電影作品。

  身為一個死忠的玩家,怎能不對熱愛的遊戲被改編成另一種方式呈現眼前而不心動呢?

  從第一次知道要改編成電影的時候,真的無時無刻沒有一天不期待,預告片段一釋出還趕緊目睹為快,然後耐心等到著在台上映的日子到來。

  終於盼到的時候已經預計好什麼時間要去觀賞,結果卻從同樣有玩過遊戲而且搶先到觀賞首映場的柯柯那裡聽來概述後,就心灰意冷的直接放生這部電影。

  我並不是不想看,而是沒有跟他們花錢買票入場,只想等有光碟的時候再去租來看。

  在這裡無法說明自己為什麼心境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幾乎是360度,畢竟我沒有看過電影不曉得內容的細節是否合乎我的胃口,也無法針對電影做任何評論,更不會對這部作品有怎樣無可厚非的苛責,畢竟遊戲帶給我的樂趣是無可取代的事實。

  雖然我不是很認同冏老師的說法,可是當毅啊跟小鄭從電影院出來,我問過大概劇情內容後,就能夠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概。

  

  『如果要以這樣的內容還有票房來看,我估計應該很難拍續集。』這是坐上車後,毅啊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所以並不是所有翻拍題材的電影都很符合影迷的期待,卻也不是所有的影迷都會有這樣的想法跟觀感,畢竟這本來就是很難去評斷的。

  因此在跨年的最後幾個小時,沒有完成電影三連彈的我毅然決然地回家打電動,稍稍彌補那失落又空洞的心情。

  順帶一提,慕媽每次看到電視出現這個遊戲畫面,總是不厭其煩地說,『少玩一點!』

  趁著存檔我回頭送白眼,「我玩很少耶!只有放假回家的時候才有時間玩個一兩個小時而已。」

  慕媽很霸氣的回我,『現在讓你玩,等你結婚以後就休想我跟你老婆會再讓你玩電動—』

  依舊盯著螢幕的我總是很淡定地說,「那我寧願交一輩子的女朋友也不要結婚,以後也不會有小孩跟我搶電動,耶—」

  接著,我眼前的畫面就突然消失,我親生的慕媽就站在我後面,她非常的火,然後,痾,就沒有然後了—

  14316783_1044407645654993_758779206966226895_n.jpg

  以上針對電影所作的評論全屬這人意見,如有造成任何不快,敬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