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涉及腦殘對話及敏感話題,請自行斟酌觀賞,當作笑話看待。

  

  前陣子,一個久沒連絡的朋友突然賴我。

  對話其實沒有很特別,就普通的閒話家常。

  然後我想起前些日子她說要準備考公職,就問問看有沒有順利考上。

  她回答我,『有考上公職。』

  正當我準備要恭喜她時,她接著又說,『不過我不會去上班,因為現在做的工作比公職的薪水要來的多。』

  我的頭髮濕濕的,不是一頭霧水,是真的還沒吹乾。

  基於禮貌我是不該隨便過問,但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忍不住開口。

  是什麼工作待遇這麼好,讓她放棄已然到手的公職缺不去。

  她隨口說說主要內容,『主要就是市場整合、稅金方面有關的。』

  「所以是銀行或是財經方面?」

  『不算,但很類似。』

  「所以也有投資就是了。」

  『我們公司一些同事也會把這個當做兼職部分投資,除了正職的工作外,閒暇之餘就會投入這方面。』

  看到這裡,我一點都不覺得和直銷有什麼關係,可能是股票、基金或是外匯存款之類的。

  「這樣感覺滿有賺頭的,不知道需要什麼條件?」

  『你有興趣嗎?想賺錢嗎?如果要增加額外收入的話我幫你問問看。』

  「多多少少還是想嘗試。」

  『沒問題,我還是先問問看,目前好像都沒有缺。』

  「那我給妳處理好了,我比較信得過妳。」

  『你連我內容是什麼都不知道感給我投資。』

  「那妳可以先跟我說說看啊?市場整何跟稅金的投資我並不熟悉而且也挺廣的。」

  『我還不夠資深,很多地方也不懂,就約個時間,到某某某地方,我朋友會介紹給你認識。』

  說真的,有點手足無措,畢竟完全不熟悉的領域其實很不安,而且沒來由就約見面,到時候出人命該怎麼辦。

  「不然妳先給一些簡單資料或是公司的名稱,讓我先研究一下。」

  『我手邊沒有資料也說不清楚,何況資料有點多用賴也傳不完。』

  「不然就公司名稱好了。」

  大概過了,也沒多久,就3秒,她傳了一個名字給我。

  我立刻上谷歌大神搜尋,出來的東西居然是電線電纜的工作,或是輪胎經銷商,臥嘈,這是什麼鳥東西,跟她說的半點毛關係也沒有。

  雖然極度懷疑關鍵字是我打錯,反覆確認後應該是沒有錯,可是眼前的網頁就是剛剛跳出來的。

  難道我被唬爛,難道她的賴被人盜用,難道她成了詐騙集團。

  我越來越覺得可疑,雖然我跟她沒有很熟,當初她給我的感覺也不像會走歪路,所以我寧可相信她是被盜帳號。

  「我自認幽默兼半開玩笑,我很窮喔,連買個蘋果手機都要賣腎才有,沒有摳摳可以付什麼手續費之類的。」

  『才不是咧,你想太多了,不然你電話給我。』

  「拍謝,我上班不能帶手機,然後開始唬爛裝傻帶過。」

  過沒幾天,她就敲我直接給我某個地址跟時間,要我前去會面。

  然後我又唬爛裝傻帶過,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

  過了一個多月,她又敲我問可以出來見面,說她人從台中下來現在在台南。

  我還是唬爛裝傻帶過,有一搭沒一搭的不太想聊。

  又過了兩個多月,她又敲我,這次態度感覺非常強烈,像是給我下最後通牒。

  基於放了她二次鴿子,真的不好意思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一個女孩子,就算她可能變成詐騙集團。

  既使會被騙去賣肝賣腎,還是簽什麼賣身契,或是下海入坑的好康鳥事,應該都不會讓我遇到才對。

  不過選擇帶人赴會應該還是比較保險,一方面比較安全至少打起來的時候我可以先跑,二來待到無聊的時候有人可以陪我打屁聊天。

  因此人選方面要十分慎重,很怕神一般的對手,更怕豬一樣的隊友。

  0殺人0助攻沒關係,不插眼補錯刀都可以,一直送對方人頭當肥料也無所謂,就怕連自己人都雷到,就真的太坑爹了。

  所以我絕對不會帶哲翔、小真跟阿昊,雖然對別人介紹他們仨人的能力很簡單也很實用。

  妳好,他們是我朋友,從左到右分別長得像是放高利貸的、吃毒的,跟角頭老大。

  屌爆了,這樣不只能先聲奪人,還可以恐懼對方使其無法動彈。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猛然撞螢幕

  經過一秒的深思熟慮,還是帶正常一點的人過去,畢竟毅啊對理財投資方面頗有研究,腦袋也是我們這群最聰明的,或許可以從中聽出任何蛛絲馬跡尋找破綻或是發現藏於文字中的遊戲陷阱。

  然後是涂涂,這沒什麼好爭議的,因為他是我們的紅牌小姐,ETOILES的門面,一個行動人形扛棒。

  終於到了行動當天,身為我們的紅牌監門面,由他穿著連身帽偽裝成可疑人士先下車進入小7觀察環境探視敵人,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反正我和毅啊都在車上,有什麼萬一就讓涂涂獨自面對,我們猛催油門落跑,大不了就頭七那天多少點紙錢給他。

  透過他那台有點年紀的ZX我們看到斷斷續續不清楚的畫面,早叫他換支就是講不聽,可是這樣的間諜遊戲他倒是玩得不亦樂乎。

  直到真的受不了那個一直都是240的畫質還有跟鬼片一樣窸窸窣窣的斷氣聲,在車上等待我們毅然決然的正面對決,整個就是慢動作帥氣出場。

  「咦?沒看到人?」我東張西望的重覆瀏覽店內的每個人包括店員。

  “水喔,收工!”

  ﹝咱來造!﹞

  『嗨!』

  嗨咧!花惹發?我們仨人同時轉頭,著實嚇了一跳,連同小伙伴都一起驚呆了。

  眼前的她很正嗎?是的,很正!穿得很正式,就跟連續劇裡面的OL穿著打扮一樣。

  反觀我們仨個宅男,除了毅啊跟涂涂外,我真的是穿得最隨便的一個,他們二人至少還有穿鞋,我連鞋子都懶得穿,踩著夾腳拖鞋。

  她對我這身打扮也感到很訝異,臥嘈,誰會來小7還特地穿西裝打領帶穿皮鞋,然後拿著10摳的養樂多去櫃檯結帳,還請店員幫我加熱啊,這完全不科學啊!((雖然我們幹過請店員微波養樂多的蠢事!!!

  本以為是要在小7坐著討論,因為離車子也比較近,一看苗頭不對就可以直接飛撲在引擎蓋上迅速逃離現場,結果是帶我們到隔壁、在隔壁的辦公大樓。

  一走進去滿滿都是錢的氣息撲鼻而來,痾,一看就是銀行啦,上手扶梯彎搭進電梯,整個氣氛滿尷尬的,因為他們二人不習慣跟人交際應酬,所以我是他們的發聲筒。

  出電梯往右手邊,眼前是一間明亮偌大的房間裡頭還摻雜各式各樣的聲音,滿多跟她打扮相同的員工,每個人看來都十分忙碌。

  她要我們先填訪客登記表,就在我簽完要拿給毅啊簽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他看到表格上偌大的公司名稱,連筆都沒接就直接說,“慶X,不用聽了。”

  我承認,那個女生真的錯愕,如果她有小伙伴的話,肯定也是嚇到整個掉在地上。

  『為、為什麼?怎麼了嗎?』

  “我有親戚也有做過!”

  『所以呢?』

  “做直銷是吧!就是所謂的老鼠會啊!還有賣骨灰罈跟生前契約之類的事情。”

  她沉默我也尷尬,畢竟人家是女孩子,這臉打的有點重,但心裡非常的爽,果然帶他來是對的,我相信他的直覺跟堅持。

  “不用聽了,浪費時間。”說完他就拉著我往外走,而涂涂已經走出去準備按電梯下樓。

  之後發展也不用交代,畢竟結局也不太愉快,左右為難的我實在感到很抱歉,對方也隨便傳了幾句就不再和我聯絡,所以沒有任何下文可以再贅述。

  只記得準備上車離開前涂涂拿他查到這間公司的相關新聞跟BBS的文章給我看,頓時覺得很幸運,畢竟毅啊對於很果斷的事情一向都不會有任何偏差。

  雖然我不會因為身旁的人從事的行業而討厭對方,之前也有某人壽保險的學弟妹跟網路經營安X直銷的同學甚至是求職電話,三不五時會問我需不需要任何商品或是幫助,經過幾次回絕後至少他們都知難而退也不會強求我。

  從一開始就什麼也不跟我說明或是表明工作內容,只會含糊帶過,然後就不斷邀約見面的手段倒是真的令我有點不快,我也想不通好好的人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前到不會這樣。

  嘴裡咬著從小吃到大的黑輪米血,完全咀嚼不出任何家鄉味道,望著蓮池潭的潭水,此刻沒有半點漣漪,有的只是滿滿惆悵,畢竟是我沒有表明立場態度堅決,否則就不會衍生之後的事情。

  算了!還是吃吧!這是他們二人最後給我的結論。

  

  15179181_1117653328330424_2123549655952026178_n.jpg

  

  職業不分貴賤,被貶低的好像是自己的人格跟尊嚴,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一步登天,只是在環境驟變的壓力下讓人措手不及,現今的無窮慾望跟龐大誘惑已經遠遠超出於能夠想像的地步,可是恍然無知的我們依舊視而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